2011年3月25日 星期五

好友相伴不覺悶

夜晚, 朋友介紹左間響路環黑沙海灘的葡國菜, 佢地去之前想打去訂位, 點知餐廳佢地話我地要自己黎拿位. 我地就諗住早過食飯人潮到啦, 所以18:15我地就到達. 去到, 見到間餐廳好疏落咁坐左幾枱人, 我諗我地的估計正確啦... 結果?! 哈哈... 我地入到去同個亞姐講4位, 佢叫我地直入.穿過廚房的走廊, 出現響我地眼前的係一個400-500呎的後花園, 裡面企滿晒等位的人. 我地去登記的時候, 佢地叫緊第一版紙的開頭, 而我地個名就寫響第四版紙的中間, 哈哈...今餐有排等啦!
就係呢個等位的期間, 我地住響後花園旁的一個大bar枱, 為左解喝, 我地同忙到無晒反應的小姐order左一jar sangria. 為左醫肚, 我地仲叫左一個小食, 裡面包括燒西班牙式的鹹風腸, olive同熱烘烘的麵包. 就係食晒的時候我地就有位啦, 結果我地20:30先有位
佢的餐牌選擇唔多, 但勝在簡單直接
燒沙甸魚好好味, 用粗鹽擦身. 但我先沙甸魚的體形有d奇怪, 於是我叫朋友切開睇睇, 一睇之下, 果然發覺所有沙甸魚都是含春的. 我地現場睇呢魚春平平無奇, 不過影相之後, 發覺相中一粒粒魚春閃閃發光.
葡式燒乳豬都不俗, 不過我個人都係鍾意中式的多d.
啤酒牛肉一般水準, 不過都能夠應我地所求, 做到外面香脆, 裡面四成. 馬介休炒飯就平平無奇了, 而且炒得亦不夠乾身, 看來還是吃燒的東西吧!

在澳門, 地方沒這麼擠迫, 炭燒作菜不難, 而且食物亦較有"人氣". 在香港, 同類型不能生存, 因為單是炭燒就以有很大的問題.
整體來說, 食物質素是可以的. 而真正炭燒的, 香港難找, 價錢商宜, 故都成為熱門餐廳. 但如要等這兩個多小時吃這個, 一次便足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