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6日 星期二

五十年的茅台

不得了! 真的不得了! 這瓶酒讓我一再回味, 那怕是什麼洋酒也好像不能比似的. 淡黃色的酒, 充滿了歲月磨洗的香氣, 是歷鍊的成果; 是謙遜低調但讓人細味驚覺出無比內涵的有識之士. 吃下, 津津有味, 不勝回味...

Moutai 1

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一年容易又聚頭

一年容易, 公司年夜飯.
此店老闆這排不停於電視亮相, 特來見見真人.
炒桂花翅 -- 這個翅被樂口福的那個有點比下去, 不過還算是不錯的.
上湯炒龍蝦球露筍 -- 龍蝦質素高, 上湯餵至入味. 一口咬下, 上湯與龍蝦汁湧出, 龍蝦則彈牙有嚼勁.
鮑魚炒雜菌 -- 之前吃過他的xo醬石鍋鮑魚炒雜菌比這個更惹味可口.
冬蟲草花膠石斛羊肚菌燉竹絲雞 -- 個名好長, 亦很足料. 味道鮮而甘, 很少嗆喉作料.
芝士焗蟹 -- 芝士汁味濃而不膩, 蟹肉多而有彈性, 因芝士汁太濃, 很難講上鮮味.
美極煎花竹蝦 -- 美極味道略嫌不足, 蝦肉較遜色. 我寧願選中蝦多過花竹, 我認為花竹最好吃還是刺身.
上湯竹笙浸菜芯 -- 沒有嫩葉, 只有菜軟.
當紅炸子雞 -- 不錯但無驚喜. 號外, 南乳汁另上, 同食者有人喜這南乳汁, 而且更要外帶歸家.
這個是什麼包? 這個是叉燒包, 有別於一般酒樓叉燒包, 但效果很不錯. 改天來這裡飲菜吧!
龍蝦剩物, 頭殼下瀾用作爻粥, 鮮香綿滑. 配上油器"兩個 -- 油炸鬼及牛脷酥, 很懷舊.
美點雙輝 -- 合桃酥 + 笑口棗
其實還有杏仁茶沒有拍 -- 這個是柚子糕, 椰汁糕, 另外是桂花糕.

這所站立於彌敦道多年的酒樓, 每每與人說起, 各人都有各自的回憶. 可以說, 他們都在這裡留下不少的"腳毛". 平時來吃, 不覺得菜式特別, 做菜有時亦會馬虎. 但兩次寫菜食飯, 表現絕對滿意, 菜式間中亦很驚喜, 用料亦絕不嬉場.

潮人老饗

香港島西區及九龍城的潮州人聚集特別多, 因此, 潮州老店亦有這兩區較有名. 小時就常到九龍城"陶坊", 可是現在都沒有了. 就如"兩興"也已不存在, 可幸還有這家"老來嬌".
夕嗲... 頭一水功夫茶, 茶欠香濃. 我們強烈要求下, 來了幾盆深色兩倍的~~正!
鹵水鵝片, 鵝腸, 鹵水蛋, 一般水準.
凍烏頭, 凍大眼雞常吃普通. 不過這個凍馬友, 油甘之極, 齒脥留香.
潮州菜必吃潮州翅, 潮州翅除講用料之外, 茨汁也很重要. 入口重身漿口, 需稠而不膩, 故多配上香醋, 芫茜, 蔥芹.
紅燒大鮑翅 -- 翅身當然更好, 而且是鮑翅, 配上火腿, 加上高湯, 好味. 口感雖沒潮州翅般稠, 但香氣一流.
普寧豆腐 -- 炸香的豆腐, 放進蔥與鹽水中. 熱騰騰的豆腐, 加入鹽水, 去除熱氣, 更是味兒.
哈哈... 我就是為這個而來的. 只有潮州菜才有, 每年夏末, 以香草炒薄殼. 薄殼就如細細隻的蜆, 味道不濃, 全仗香草汁茨吊味, 是很好的佐酒菜.
紅燒風腿紹菜
水瓜洛 -- 鬆脆成形, 香口軟嫩.
反而這個糖醋兩面黃就有點失望 -- 油膩, 麵團散亂.
甜品要了這個綠豆爽同水晶飽. 水晶飽有蓮蓉同麻蓉兩種餡, 滿足!

作為一間它店, 服務並沒有老氣橫抽的現象, 而且他們都會儘量應你所求, 代客泊車服務亦好. 不過如一囚老店, 關門時間較早, 建議早到早吃多滋味.

2011年4月5日 星期二

老情‧老事‧老樣子

中國人有時食飯只為了同桌之人, 而非食物之味. 舊人舊情, 一切沒變, 唯此店之味卻已離十萬八千里. 可是我們仍然享受這一餐, 因為關係的味道已比如何食物的味道更濃.
先來冷盤 -- 千層肉
燻蛋 -- 對比這個, 我較喜歡留園雅鈙, 不過都算可以.
脆鱔 -- 能有幾多脆? 一定唔係爆脆.
素鵝 -- 普通之作
冷盤只是個開始, 感覺都是很一般, 沒想到後面的比冷盤令差.
蟹粉小籠 -- 尚可
蟹粉豆腐 -- 全晚最好
金銀卷 -- 可配搭蟹粉豆腐, 好!
點了兩個蟹粉菜, 感覺都不錯. 食物, 都是吃時令的. 還有用饅頭來配蟹粉也可以!>
松子魚 -- 我較喜歡隔離雲陽閣的
擔擔麵 -- 醬味不足, 用料不夠, 麵湯欠水準, 失敗!
接下來的主菜不止普通, 更可以用差來形容. 擔擔麵可以算是基本, 但這個經"本地化"的擔擔, 不粵不滬, 無咩味道.
上湯北京菜芯 -- 鮮嫩
高力豆沙
剩下來只有青菜與高力豆沙, 已經沒有了感覺.

整體來說, 以這所在市場迄立許久的餐店, 表現簡直是每況愈下. 沒有了餐廳的美味, 剩下的只是有來自朋友之間的關係.

2011年4月2日 星期六

蘇浙同鄉齊賀壽

此店我曾到過幾次, 每次均有一些東西要兼顧, 令我無暇享受美食, 這次同朋友慶生, 當然好好品嘗吧!

先點了幾個冷盤前菜, 值得一提, 這些冷盤都是較早到的, 哈哈.... 其實現在的上海蘇杭菜食店都不會考究上菜的次序, 這些冷盤當然應該要最早到啦. 味道應由淡轉濃, 由冷轉熱. 現在的上海菜連鎖, 甚至有些米芝蓮餐廳?! 唉....算了吧!!
其實冷盤先到亦不無道理, 因為在上海, 冷盤多已預先弄好. 基本上少少後期加工, 然後就可以上桌吧!
鎮江肴肉, 如鬆一點, 味道會變得不一樣.
四片燻蛋, 溏心嫩滑, 灑上淮鹽胡椒, 美味可口! 吃後有淡淡的煙燻香, 令我想起留園.
烤麩 -- 入口如麵根煙韌, 滲出濃濃的蠔醬香. 我每次到上海館都會點的!
脆鱔-- 並不簡單, 脆鱔要夠脆, 亦得脆得持久, 這脆鱔脆得可愛.
與朋友慶生, 特備了火瞳雞絲翅, 翅身不俗, 有嚼勁. 火瞳高湯略嫌膩口, 整體可算滿意. 湯料亦十足, 看那些雲腿與肘子, 味道濃的很.
中場間奏清清口味 蔥油大餅 -- 我們都被餐牌上的賣相吸引著, 異口同聲都選它, 結果亦不負眾望.
清蒸鰣魚-- 朋友生日正值鰣魚旺盛之季, 肥美的鰣魚早在上次杭州酒家一聚已想點這菜. 今次只是補回上次的不足, 酒糟醋香交織. 雖然多骨, 但肉中的油分甘香怡人. 背部骨少味淡, 腩部甘滑留香.
難得一到此店, 又是大閘蟹季開始之時, 怎能不試他的蟹粉小籠呢. 算是可接受, 但仍不如以前海都之味.
蟹粉炒蛋白, 無錯只係蛋白, 看見的橙黃色都是蟹炒的油染成的. 味道卻不怎麼樣!
酒釀丸子 -- 始終喜愛它的酒糟味. 另點了一份高力豆沙與高力雪糕, 沒有特別! 而且相中分不清呢!

整體來說這餐廳大部分的菜都能感覺滿意, 服務也是不錯. 老員工也沒有什麼無常的老氣橫抽, 更算得上是殷勤! 可惜此店只招待會員, 亦需會員訂位及月結. 我不是上海人, 所以不能常來, 有點遺憾.

戀戰沖繩

週末下課, 疲憊不堪.
平靜坐坐, 戀纏愛物.

見店內人士, 一充著長腳蟹鍋物放題而來, 或喜杯中古酒, 把酒言歡. 而我們卻只嘗嘗吃吃罷了.
前菜是冷茄子蓋上鰹魚絲.
吃沖繩菜怎能沒苦瓜?! 這個是炸苦瓜片, 很脆很熱氣, 不過佐酒一流.
墨西哥春卷?! 找不到沖繩與墨西哥的關係.
和牛一口燒, 上面放著海鹽與脆片的香口物, 感覺可以.
炸小櫻花蝦, 櫻花蝦脆軟, 可連殼食, 但凍了後變得困難一點.
我都愛串燒, 特別是蔬菜類. 不過選擇不多, 只點了長蔥, 煙肉車厘茄, 雞翼與雞肉云云.
長蔥很嫩, 橫片有如年輪蛋糕, 紋理有致. 可惜香味不足. 再來串燒, 冬菇及豬肉, 都是一般水準.
野菜炒蛋, 不過不失.
有趣是最後點了香腸拼盆 -- 舶草, 蒜味與原味.
其實還應該吃腐乳和炆豬肉, 可是太飽了!

整體餐店只屬一般水平, 但餐廳都聚了一些愛喝的日本人. 而這些人都是只啖幾口小食, 主要來喝古酒. 對他們, 服務都算是日本居酒屋式的殷勤, 但我們來吃吃的, 卻又顯得步履慢慢. 至於價錢, 收費算是中高, 但味道卻是頗沖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