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街坊物值


家住屯門, 但多少時間在這區, 自然找食的機會也少著。區內其實稱得上有級數, 很有質素的食肆其實少之又少, 然而街坊都是貪方便的找找吃。有一天晚上, 一個人回到屯門, 只想快快吃過便回家抖抖, 可是又沒多大頭緒吃什麼。結果一個人盪到了這一帶, 這邊近年比較多不同的餐廳, 但是街坊的取向偏差很大。有些餐廳店前長期堆滿人, 想找一個座位, 就如中頭獎一樣; 只一步之遙, 那餐廳便滿店虛座, 現象很奇怪。週旋在這幾家店中, 我找上了一家有些人吃, 但又可即時找到位置的。
店中佈置簡單, 只是一般的街坊餐廳格局, 眼看一眾食客相信也不會有人刻意千里迢迢到來尋食。餐廳則主打泰式燒烤, 明爐烤魚, 眼看魚長如臂胳, 而我只一個人, 試問哪可完食一魚呢? 結果我當然選了別的!
泰式生蝦, 是我很愛吃的一個菜。其實對餐廳來說, 技巧要求不多, 只是生蝦保持新鮮, 流轉要快。而這菜式對餐廳的最大要求只是醬汁的調配而已。這個醬汁其實很簡單, 指天椒, 魚露, 煎頭, 糖(原來也不少), 青檸汁及少許芫荽就可以了, 不過著重的是平衡, 辣也要辣得過癮。這個醬... 清一點, 欠香味, 甜度也有少許不足, 街坊餐, 算可以。
泰式燒豬頸肉, 這碟豬頸肉很奇怪, 似乎它一半半的是來自兩件不同的豬頸肉。一半軟稔像焗熟似的, 醃料不夠味, 肉瘦而不香; 另一半則肉質肥瘦相間, 香味強一點。雖然外皮焦的位置說不上是焦香而入口溶化, 但爽而脆就可令我滿意。不過一半半的也可說是只得一半有分。其實豬頸肉也是一個人們吃泰菜經常會點的, 所以做泰菜的餐廳要做好這個理論上是基本來的。
接下來是一個雞肉炒貴刁, 只屬一般水平。貴刁炒得開, 但油多而膩口, 偏而窄的貴刁欠彈性, 而且調味比想象中淡, 不過偏平的貴刁表面令口感更膩。不過雞肉處理算是不錯, 嫩滑而入味, 其他配料中就以金不換的香氣最為吸引搶眼。只於佐醬料也不算, 辣椒味香而辣度可以。

整體來說, 這家餐廳給我的感覺是"不求有功, 但求無過"。基本上, 餐廳各菜並不算是差, 但也稱不上好。以街坊的角度算是可以的了, 可是一個要吃得上三樣菜式, 用上百多元。要麼是我很餓很大食, 要麼便是碟頭小了!

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

真知味

又一班酒友相約聚首, 目的是考大家用酒來配襯這裡的招牌酒煮鵝肝。攪手未到埗, 一班好友已蠢蠢欲試。哈哈, 對於這鵝肝, 因上次已試過虛實, 心中已有腹稿, 想必我襯的會比他們好。他們想我一定會以日本清酒應試, 可是我上次的一滴入魂已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今次我當然要以別些對配才有驚喜。
趁攪手未到, 先來個手撕雞醫醫肚餓。常聽手撕雞比一般雞好吃, 其實無他的! 手撕雞著重用手將雞肉一絲絲剝下去骨, 吃下啖啖肉, 而且皮跟肉分開, 厚層脂肪減低。另外透過手撕方法, 將肉質結構流失減到最少, 令肉汁保持, 所以手撕時不可太用力。我家常吃的便是手撕雞, 不是故作高尚, 而是免用刀帶來碎骨及懶惰而已。然而這雞無論怎煮也難有極好表現, 因為畢竟礙於冰鮮雞所致。
接下來拉開戰縵, 酒煮鵝肝, 厚厚的幾塊重澱澱的落在桌上。什麼Burgundy Red Grand Cru, Bordeaux, Riesling齊出, 以這個涼口厚重, 油脂甚高, 酒香味濃, 但入口如牛油放進口裡一般溶化的鵝肝。他們的選擇中, 我比較喜歡澳洲McLaren Vale的奶油味強的Chardonnay, 配搭算是工整。而我則用上1976年的美國Napa Valley Cabetnet Sauvignon, 這個厚重單寧重的葡萄品種經過36年的歲月磨洗, 單寧變得幼細, 但酒體依然保持, 令口感到質感都能跟鵝肝做上平衡。酒中乾果, 皮革味道轉化令鵝肝的酒香與奶油混在一起, 而且更進化成一種複雜的芳香味道。酒中尚存的酸度解去了溶化下來的油份, 感覺絕佳!
而接下來是開懷暢飲的時間, 我愛吃椒鹽豆腐。外面又香又脆, 內裡嫩滑幼細, 這個也算做得不錯。我喜歡內裡味啖, 是一個很不錯的佐酒小食, 只是外層香口的未算脆薄。
油鹽水花甲。這個是口水花甲售罄後的代替品, 當然味道比較清淡, 花甲亦爽口。可是花甲肉較細, 肉薄, 芫荽鹽水調味可以, 花甲沾上鹽水後鮮味給牽引了出來。
杏汁白肺湯, 杏香可以, 白肺與菜乾亦爽滑。湯身醇厚, 不過口中有粉狀雜質, 相信是因為杏仁磨成後所做成, 有礙進食。始終杏汁白肺湯, 我較喜歡頂好的香濃滑。
紅燒酥炸海參, 用上的是大大條光禿禿普通的豬婆參。啫哩晶瑩質感, 不稔, 而有少許彈性。外皮炸得酥脆而薄, 沒有油味, 口感反而多了一份爽的感覺。紅燒汁惹味, 味道不算太濃, 可是還有一點漿口感覺。
啫啫生蠔煲, 生蠔煮得外香而內裡有汁, 蠔身及邊香口, 蠔囊飽滿鮮味。啫啫其實只在形容上菜時的聲音, 代表熱滾, 有火氣, 但其實汁醬調都沒有概定。而這個汁醬調味是運用椒粒洋蔥, 再以一個類似山賊醬調配, 惹味刺激。不過啫啫煲菜的最大問題就是當煲冷卻後, 食物會變得硬而多油, 所以這個菜適宜人多快食。
手抓羊肉煲, 一個香料豐富的肉類菜式。表面看來似清湯一道, 可是入口調味料配搭絲絲入扣, 回味非常。
重溫舊夢, 豉椒炒軟喉。豬天梯跟軟喉爽脆非常, 豉椒惹味, 豆豉香從菜式一上桌就已經不斷縈繞。有時在軟喉旁邊夾雜肥肉的話, 於爽脆口感中多了肥肉融化的複雜感, 香味又多了一層。每次來吃這個也不錯, 唯如果少人吃的話會有點太膩而吃不光。
士多啤梨骨, 這個只可說是普普通通。甜味大於士多啤梨味道, 酸度不足而有些稔口。
啫啫生菜煲, 再一個啫啫菜式, 只因為聞到旁邊人士上桌時的蝦醬香味所吸引。現在做這些啫啫生菜煲的餐廳多不勝數, 最主要是因為製作簡單, 而且有傳染性推銷作用。旁席上菜曷的香氣迷到了點菜的人, 於是便一傳十, 十傳百的點上這個。可是以我吃過的多個啫啫生菜煲來說, 這個只屬平常之作。唐生菜還算鮮嫩, 未過火, 菜葉拉上油及汁醬, 可是不夠惹味; 菜頭爽可是不入味。吃罷, 煲底剩下的水份太多。
蛋散, 一眾飲酒人士都未想過點這個菜式。可是餐廳店員在我們加菜之際說要替我們留住, 為免售罄, 她還說: "來這裡不吃蛋散, 吃什麼? 我們這裡的蛋散最好!" 於是大家面面相覷, 點上了一碟。不過這個蛋散的確比外面吃的多帶一點人氣, 最少你會看蛋散以鑊煎成的焦痕, 麥芽糖不算甜但清香, 口感算是鬆化, 可說是不錯的。

整體來說, 這家餐廳可說是不錯的選擇。除地埗有點不上不下外, 其他各樣都可算是滿意。而價格收費達合理性價比水平, 最少鵝肝沒有一人投訴, 還有其他的味道很是可以。上一次兩人對酌, 今次大夥兒共食都甚享受, 只是大夥兒吃的話, 桌座有點擠逼而已, 其他都不錯。

2012年12月26日 星期三

開懷暢快的晚上

上一次到這裡是一個人無訂枱享受的寧靜閒日午餐, 感覺舒服, 氣氛輕鬆隨意。我認為歐洲多個國家的菜式其實很隨意, 他們會在該國不同的位置, 當然有不同菜式, 但是每一個家庭也會有大同小異的做法, 而且配搭更沒有規定。然而我認為西班牙跟葡萄牙一類菜系就是其中比較隨便的。當然葡菜來到了澳門, 也會有其地道式轉化, 人們稱為澳葡菜, 但也會有些保留比較多葡式風味, 如燒烤, 鹹醃魚類菜式等。無論怎樣, 這店亦帶給你不錯的體驗 , 而這次是為朋友一聚而來, 心情輕鬆, 無所不談, 另外知道朋友喜歡上我介紹的葡萄酒, 心中亦不禁暗暗自喜。
薯仔生菜湯, 感覺有點特別。湯身有別於一貫磨蓉後加忌廉的綿軟湯類, 亦與牛雞清濃湯類不同, 這個是感覺比較鄉村式的薯仔湯。雖然看不到一片薯仔, 但喝下去薯味甚多, 加上生菜絲及紅蘿蔔, 味道與口感都很不錯, 而當中生菜絲的口感是牽引整個湯味道的重要作料。
這個八爪魚粒沙律, 上次來時已想吃了, 這次特別點下這個。八爪魚粒清爽彈性高, 加了少許醋令可口的感覺減去一分稔膩感。沙律除撈上醋外, 還加入橄欖, 芫荽, 蕃茄等, 令清爽的感覺更加清爽, 是一個輕鬆而不可多得的前菜。
葡式炒蜆, 蒜頭, 橄欖油, 羅勒同炒。香氣於一上桌就已經聞得到, 蒜香逼人, 不過炒蜆明顯是先拖水, 而且間中有少許沙。
葡式燒烤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其實他們並非只得乳豬 (老實說, 乳豬我寧可吃廣東式的皮脆肉香)。然而燒烤只是他們的製作方式, 作料可以有多樣。燒烤來到了澳門, 調整之後, 會有豬頸肉。這個比較富東方色彩的, 而豬頸肉原來的肥瘦相間結構在令外面燒得焦香的燒烤火爐下, 可更顯出肉質彈性與疏鬆口感。雖然這個未有做到外面焦脆, 但肉汁與質感卻已可以, 唯獨怕放涼了肉質變硬。
燒烤墨魚, 墨魚這一類作料相信在葡國屢見不鮮, 因為近海緣故, 食物作料多是海產魚獲。而燒烤這墨魚處理得也恰到好處, 火候控制令外邊及爪位置焦脆香口, 墨魚頭位置則稔軟有彈性, 這個絕對不錯。
而燒牛扒方面, 牛扒面層也有香脆感覺, 而且內裡肉汁保持, 軼滑可口。加上蘑菇燒汁, 惹味可愛, 唯牛扒比較重, 沒有了墨魚的輕快可口。
反之燒牛仔骨就可有更好的效果, 牛仔骨近骨位置香口有嚼勁, 而肉塊比牛扒更嫩更輕。經醃過後, 牛仔骨帶上一點甜味, 不錯。
葡式的西班牙海鮮飯。有別於西班牙飯, 飯身濕而較淡口。西班牙海鮮飯原來晶瑩的飯粒與充滿爆發性的汁醬味道全都不能在這飯中找到。不知道是葡式的海鮮飯理應是這樣, 還是海鮮飯到了澳門變得如絲表現。看來也應到葡國走走, 我個人就比較喜愛西班牙的, 只要不是太鹹就可以。
最後的甜品是雞蛋焦糖布甸, 是這類不可不試的一味甜品。充滿焦糖香與雞蛋味道地布甸, 香滑可口, 雞蛋被打得滑溜, 一放進如會滑到喉嚨一般。吞下後雞蛋香氣直衝鼻咽, 舌尖上還留下焦糖的甜濃味道, 感覺美妙。

整體來說, 這是一餐吃不盡, 談不停的快樂晚餐, 彼此開懷盡興, 唯只有肚皮容不下, 不然應嚐更多。

2012年12月24日 星期一

妖野人狼

又一個酒聚, 經過朋友們的安排, 來到了這家餐廳。之前路經於此也有留意它, 可是畢竟上樓餐廳, 少有打算walk-in的念頭。一進去覺得餐廳裝潢設計不錯, 擺設及各樣都充滿一定的品位, 最少各位置的水晶佈置令人感覺高級典雅。
第一個前菜是一個微型的前菜拼盆, 由四款只得一口的小食組成。
前面一個是由肝醬蓉打成泡沫醬, 唧花於利是餅上。肝醬Mousse幼滑, 只有少許香味, 口感有一點稔。後面的是一個蘑菇加上芝士而做成的, 蘑菇有汁而鮮香, 芝士質感重於味道。
另一個則是風腿夾球狀的蜜瓜, 蜜瓜甜味明顯, 可是風腿味淡, 鹹味不足, 反而給蜜瓜蓋過了。
最後中間的像是施薩沙律, 但加上了很多的芝士粉, 味道還算可以, 不過覺得沙律醬唔係好夠兼芝士粉太多而太膩。
接下來的一個菜是一個混合式的他他, 將帶子的刺身切薄片, 然後用上三文魚薄刺身片卷成, 上面加上些香草黑椒橄欖油。口味比較清淡, 而且薄片刺身比較清爽一點。可是不知是否因為刺身太過薄片, 又或者沙律芝士味太濃, 所以不太嚐出味道。反而正中間是一個由吞拿魚方塊砌成的他他, 味道口感都更好。
法式煎鵝肝, 這個做得不錯。外面煎得香脆, 入面則嫩滑可口, 上面加上意大利陳醋作為甜份跟油份的平衡點。如果可灑上多少海鹽味道會更加好。
緊接鵝肝之後來弓一個心較重身的沙律, 牛油汁大蝦沙律, 口感比之前的沙律來得濃而重。牛油汁香味不會太過蓋過食物味道, 而且大蝦爽口彈牙, 令沙律多一份飽肚的實在感。
過場的是蘑菇蓉忌廉湯, 雖然口感十分之順滑, 但整體味道及質感較稀, 追求的濃滑口感一下子就沒有了。而且收結的餘韻味道怪怪, 而且有點苦, 可能是因為麵包上的炸油所致。
煎牛扒, 外層雖覺得好像有點過了火, 但是其實內裡很好, 肉質軟稔有汁, 血紅色的入面, 令牛肉更有生氣。面頭鋪上了一層芥末的汁醬, 令牛肉的香味發揮。
相比牛扒, 這個羊架做得更好。火候控制一流, 外層肉香脆得咬下時嘞嘞作響, 而內裡肉汁則鮮嫩軟稔, 滑溜得如絲一般。可惜唯一美中不足是用料的質素不算太好, 有時也會遇上筋呢!
而最後這個雞肉就似乎遜色了一點, 雞肉肉質較粗糙, 燒汁醬可以, 不過有點點搶味, 整體來說只屬很一般。

其實整體來說, 餐廳的食物只屬中間水平, 不過菜式賣相及創意有時也挺新穎的。而且環境氣氛不錯, 適合一些朋友聚聚談天。再者, 餐廳其實不算大, 如果是大班如二三四十人聚會, 我覺得包場派對也是值得可選的。

另外有一有趣現象, 餐廳到半夜時分可供人包場唱歌。如果十多人的話, 卡拉ok房如私人會所感覺, 而且還有提供啤酒等飲料。我們正飽著肚皮之際, 房入面則變得狂野不已, 有趣有趣!

2012年12月23日 星期日

On your Mark

以前經常都到天后炮台山地方, 也常習慣找找食, 不過多是一個人, 所以不會有中菜酒樓, 不會有火鍋。印象中, 這裡附近以前只有一些車房, 停車場, 一兩家日本式小作和兩家小菜排檔。後來偶爾經過, 發覺不同定位不同品味的餐廳亦多了, 可惜每次行色匆匆, 沒有登門拜訪。這次是一些友人相約酒聚, 有人與之相識, 故有幸試試。

因當天鎖事繁多, 八時多才到但餐廳已座無虛席。帶著焦急心情的我未及留意周遭景況便迅步內進, 沒有多察看, 只知這裡不算大, 約8張四人枱左右, 有餐桌有梳化的, 裝潢蠻有情調的。
這裡不時有生蠔供應, 正值冬季是北半球蠔的好時間。什麼Fine de Clair, 什麼Gilladeau, 什麼White Pearl Black Pearl都是法國好蠔種, 當然亦少不了Belon。可惜現在的法國蠔皇被越吃越小, 以前的四個零甚至五個零都成了絕唱。除法國蠔, 當然也少不得Irish Rock跟美國石蠔。而這裡提供是海水味較濃的Gilladeau跟清爽而蠔味適中的Fine de Clair, 生蠔新鮮而不錯, 配上經典的Chablis是一皇牌配襯。唯獨如果以礦物味較弱的新派Chablis配上海水味強的Gilladeau, 即時會被蠔的深厚力度蓋得不見踪影, 所以我會選擇配上窖藏陳年較久的香檳令整個aftertaste帶有甜味。
另一個前菜是煙燻鰻魚, 甚有東西fusion的感覺。將東方的鰻魚作西式或是少許分子料理的冷煙燻方法, 令煙燻香挑逗食慾, 鰻魚的亦鮮嫩有彈性。伴碟用上火箭菜及其他沙律中加上泰國的酸辣醋, 在西方口味加上東南亞元素, 貫徹始終。不過煙燻味道與鰻魚肉質方面, 我比較喜歡La Fluer的自然。
Cesare Insalata, 老實說, 感覺都不怎麼樣, 最重要還是蔬菜爽口, 麵包粒夠脆, 煙肉及醬汁夠香濃就行了。而另一個沙律則是煙三文, 洋蔥及其他西式沙律菜, 感覺都是差不多。不感沙律醬汁加上了少許黑椒碎, 感覺惹味得多。
生牛肉片用上清新的生牛肉薄片, 嫩滑軟稔, 唯生牛鮮味不足。放面上有刨片的Parmasean Cheese, 少許黑椒, 海鹽, 火箭菜, 還加上少許意大利陳醋。感覺清新而有平衡感, 鹹甜感覺得宜, 唯牛肉味道差了點。
這家餐廳雖說不是徹頭徹尾的fusion菜, 但在不經不覺間也滲入了不少東方氣息, 而其中就以一板海膽感覺最明顯。海膽有意想不到的甘香, 據說是馬糞海膽, 但不能完全證實。
而另一個東方氣息的菜式便是這個牛油蒜蓉炒聖子花甲。經過牛油蒜蓉少過的聖子, 鮮嫩多汁之餘, 肉類有彈性, 牛油與蒜蓉香味逼入聖子之中。加上之前炸好的金蒜及紅蔥粒, 是一個東南亞味道十足的菜式, 而且亦有港式味道。不錯!!
逐漸步入主菜環節, 輕煎帶子鱸魚青口白汁扁意粉。一向都說自己很喜愛扁意粉, 事實上扁意炒要配搭的汁醬絕不可太濃太膩, 不然拉入口中濃醬汁就會因太膩而不想多吃。而白汁忌廉, 特別是加上洋蔥碎的就會跟扁意炒做出一個極好的配搭, 而這汁醬正正也與青口做成一直線的配合。
燒牛西冷, 肉質淋, 有燒的香味, 不過不失。不過在牛扒的燒汁中覺得有點點的甜味, 這個跟紅酒的配搭上可能未必太過適合。
煎焗法式鴨腿, 這味菜是法國有名的菜式。要做得好, 火候的運用與焗前的功夫是不可馬虎的, 鴨腿放入焗爐時間要掌握得好, 如要做到剛熟而鴨肉酥軟, 外皮則脆口而帶油, 而且咬落鬆化, 是一個絕對能感動人的菜式。有些餐廳會做得太乾, 肉汁流失, 外皮脆而乾硬。有些則會太濕, 外皮稔口, 肉質有彈性而略硬。而這個鴨腿只屬可接受程度, 外帶算是脆, 但有少許稔口, 明顯油份未經焗製過程排出。由於油脂被封在入面, 所以肉質油膩感太多, 肉質亦未如理想般鬆化。
可是這個卻是惹味之最, 它用上了龍蝦膏與濃郁的龍蝦汁醬燴成意大利飯。雖然晶瑩的米粒中還有部分汁醬稔著, 感覺膩口, 但是這樣濃郁而富吸引力的汁醬與意大利飯簡直一拍即合, 構成了一幅動人的圖畫。不過這飯的份量不能太多, 因為如太膩的話, 太大的份量會令人吃不消, 現在這個恰到好處。
由於本人對甜品的興趣不大, 而且剩下來的紅酒亦不少, 所以我選擇上要一些芝士, 還好配上剩餘可愛的紅酒。不然甜品的甜味便會使紅酒變得又苦又澀, 而且還酸得可怕。

整體來說, 餐廳的菜式與表現都甚不錯。而且敢在硬生生的意法式菜中加入丁點東方色彩, 令菜式更趨完整, 味道更覺平衡。有時餐吃就是需要這種一點靈性的創意, 才見餐廳有人氣而生動。

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一登龍門


對上一次到此應該是數個月前午膳飲茶, 今次這裡是應會友的邀請來這裡試試酒席上會用的菜。試菜這東西不同試食活動, 以前一般在大排筵席的酒席訂下之後免費或是收取低廉價錢邀請客人來試一試菜式口味。可是現在酒店與客人都變得實際了, 而且菜式亦格式化, 試菜這環節就少有提起。就算有, 都要自掏荷包, 而且所費不菲, 這下苦了朋友了!
去飲宴, 中餐第一味少不了鴻運乳豬全體, 不過這個只是半隻。味道還是可以, 乳豬皮鬆化, 不過油份太多, 而且入口溫度有點不尋常的暖, 相信是切件後曬燈保乾爽的影響。肉質軟稔但不入味, 最有趣是旁邊跟上的醬, 是似蠔油多於乳豬醬, 十分反斗。
翡翠帶子蝦球, 蝦球大隻有彈性, 爽口可口, 加上脆脆荷蘭豆, 可以。不過調味上太淡, 沒有太多味道。
竹笙扒時蔬, 昤蔬用上了豆苗, 水煮鮮嫩葉香, 竹笙入味。不過未知是否因為想茨汁太入味的緣故, 所以竹笙反而表現太鹹。到這裡似乎味道走了兩個極端。
酥炸花枝丸, 炸功不錯, 花枝丸外皮脆而鬆化, 花枝丸打得彈牙可口。花枝鮮味充足, 丸中亦乾爽, 沒有多餘油份, 效果不錯, 唯甜酸醬汁比較稀一點。
花膠菜膽燉北菇, 花膠薄如紙, 這是意料中事。北花菇厚肉有嚼勁, 而且有鮮香, 我發覺自己越來越喜歡冬菇的鮮香, 雞與火腿拗出來的湯跟花菇香氣極之搭配, 不錯!
碧綠原隻鮑魚, 鮑魚靠煮功靠茨汁, 這個鮑魚當然有鮮味, 就以中間圓錠位置最香, 橫片切食, 味道最好。群邊嫩而帶淋爽, 但鮮味較淡, 質感不錯。由於鮑魚個子細, 溏心與否並不重要, 而我亦相信鮑魚汁醬原來是濃味而稠點的, 不過因為旁邊生菜拖乾水不足, 令汁醬稀釋了。
清蒸大青斑, 這個菜真的失敗。蒸魚火喉太老, 魚味及鮮味極盡流失, 魚肉質繃緊, 粗糙, 是全晚最失敗的。青斑肉已經不香, 而且質感結構鬆, 再加上這樣的表現, 真的有點不能接受。
蒜香脆皮雞, 雞皮是真的脆, 不過太乾。有些位置比較鹹, 而整體雞肉並不滑, 更遑論什麼抽象的雞味。由於理解是冰鮮雞的效果, 所以整體來說只是中規中矩。
臘味糯米飯, 太濕了吧! 生炒得細但飯身太濕, 味道未能入飯中, 而且臘味味道弱, 欠應有的臘味梅香。
菜軟雲腿絲生麵, 生麵爽口彈牙, 沒有鹼水味。雲腿少, 未能將湯中鮮味帶出, 整體還是可以。
由於糖水甜品並不吸引, 感覺還有點苦, 所以沒有相片。 而最後這個是香芋糯米滋, 老實說, 除了一個粉字也想不出用什麼形容。不過一般酒席因抽獎至尾聲, 又或是之前吃得太多, 基本上甜品都剩下很多的, 味道還是算了吧!

整體來給我一個印象 -- "宴會用餐就是這樣吧!" 著重的只是節目和一些很久不見的朋友做交流, 味道還要放在酒與獎品的吸引力之後, 所以還是老樣子吧! 不過如果試菜要用得上過六千元給十人的話, 這真的抵食程度很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