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4日 星期三

肥叉萬歲


澳門的朋友們多次提及澳門芬記叉燒, 連他們每次都是排長龍苦等。在他們口中這店一向是不易觸及的性格小生, 餐廳長期拉閘, 每日僅開數小時, 星期六日不開鋪。聽罷, 我心想在香港也有不少好叉燒吃, 澳門的哪來這般架勢?! 立心想一試, 看他是龍與鳳!

因上午還有公事, 趕船到來已差不多一時, 幸好朋友已幫我買好打包。他說我們走運, 叉燒賣到尾水, 沒有多少人排隊。口中當下一涼, 到了尾水, 哪怕好吃到哪裡。恐怕與要的一個肥叉多色沒有了! 他跟我說: 今天買瘦叉的人多, 肥叉還有一件。
於是開心的拿著膠袋, 快速安頓。提一提, 由於這店是沒有堂吃的, 在這街頭找地方安頓是有點困難。
打開飯盒, 見真的是多色, 心中一樂, 因為香港地方無論叫什麼多色都只是輕描淡寫, 蜻蜓點水, 好像燒汁很貴重似的。先試燒汁, 一口飯下口是很重的玫瑰露香氣, 飯熱香, 酒香更重。
輕輕用筷子夾起叉燒, 看外皮少少黏黏的, 肥叉是大約六成肥四成肉。咬下, 肉稔而鬆化, 玫瑰露香依然, 但多了一種燒烤香, 蜜糖不會太多, 只是緊緊的掛在叉燒上 (香港還有一些是燒完後還躺在蜜汁次中)。看叉燒, 燒汁與白飯的配合, 頓時空明無人。旁邊的朋友都不說話, 只是不等的說貴。
盒中再看到一件七成肥的叉燒, 外皮烤得有點焦, 吃下是四重的享受。先是剛才的玫瑰露香氣撲鼻, 再是外層的焦脆燒烤味道, 脆口而不黏牙。再者是肥肉鬆化, 入口組織自動散開化成一口油膩, 最後是油膩中的甘羶香, 無比回味。

朋友在我旁邊不停呢喃, 我便問他價錢, 他說這個叉燒飯$33, 真的很貴呀! 我即回口說這般級數的叉燒飯, 相信香港$50也找不著。
再吃燻蹄, 外皮爽脆帶少許煙燻味道。由於燻後以雪櫃慢冷凍下來, 到點後才拿出來切的, 所以外皮有點涼但肉質卻爽。而肉質方面, 感覺稔而滑。皮與肉分明, 但因為肉經雪過而且瘦肉較多, 縱使可口。但有肥叉珠玉在前, 難免有點比下去, 不過整體是很不錯的。

澳門傳統地道食店一向是我喜愛追尋的寶藏, 跟澳門朋友交流可以知得更多。知的是他們的兒時往事, 了解的是心態, 是價值觀, 是生活, 吃來特別好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