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海南風範

從來在深圳食飯的時間都不多, 因為很多時到國內工作都是即日來回, 基於歸心似箭和順道方便的心態, 多數沒選擇晚飯尋食。就算連續幾天的也會有人款待, 不方便記錄。另外因為一個人食不到多少而且用料缺信心, 所以不敢妄自行動。不過今次不同, 因為我要在深圳待上三天, 而且找到一些朋友帶路, 結果來到這裡。在這裡, 我投下有信心的一票。

車泊到了店外, 見沒多少動靜, 慢步踱進, 漸漸見人群。仔細一看, 原來比香港所謂熱鬧的餐廳更"墟冚"的場面。 我看見在場內等位的最少也有過百人, 多是年輕男女, 又或是一家大細。可是, 中國模式入面沒有提到的是關係的文化, 我問友人有關此道, 他邊笑著邊領我到內堂。沿路見有最少一千平方的酒家, 座無虛席, 的確"架勢"。而到了內堂, 我看見另一條有十多人的人龍, 他對我說這是拿fast pass的。 我笑了笑, 但心中驚慌著何時才有枱。正心中盤算之際, 我們已到了座位?! 我問為何這樣? 他笑而不答! 後在逼供之下才知道原來他早派了另一人來這裡要位, 我才徹悟友人的細心安排!

原來此餐廳在深圳也有多家分店, 如間間都是這"架勢"情況, 他們的收入一定難以估計。話說回來, 此餐廳是主打海南椰子雞, 以半火鍋形式出現, 方便靈活而得人歡心。最少像我這種愛打邊爐的人一看就對味了, 不過國內的邊爐文化與香港的很不同, 內臟魚料, 野味家禽比香港常吃的肥牛還要多, 這次是我唯一沒吃牛的火鍋餐。

一鍋清湯下來清得見底, 我以為又是一系清湯水火鍋派系, 不過友人對我白了一眼, 叫我嚐一口。一匙入口, 無千無萬的椰子清香撲鼻而出, 好一鍋功架十足的"清水"。而這在等待煮燙清湯的過程中加插了一段小插曲, 話說我試完湯後不多久, 店員衝著過來拿起我們的鍋, 說這是小的鍋, 而你們是大的, 所以拿了到隔鄰枱上。(明顯我的口水也隨著瓢到了別枱) 緊隨其後, 另一位侍應卻拿著一樣大小的鍋放到上面, 我們問他並跟他解釋, 他卻硬要說這鍋一定是我們的。結果? 第三個拿著大鍋的朋友走來, 看到了有個小鍋便破口大罵, 經理走過來, 沒好氣的拿走小鍋, 而這小鍋不是到了鄰桌, 而是不知去向。

而當大鍋混起後, 店員將雞件放進鍋中, 再過一輪開鍋起筷。不過在吃之前先喝一碗清雞湯, 味道清甜, 十分可口!而更值得一提的就是調味料, 他們跟一貫南方火鍋一樣以醬汁為基, 但並沒有生熟蒜作配料, 而是用上海南的桔仔青檸加上新鮮沙姜料, 香味自然別樹一幟, 而點上雞肉後更鮮甜好味, 是從來香港火鍋都難遇到的。而我見有這麼地道的一口海南味, 嗜辣的我當然便即要求海南的黃色燈籠辣椒醬, 這個早就列入我家火鍋配料的必備。它很辣, 香氣十分之好, 是難得的香味一流水平。

除雞件以外, 另一個友人的推介即是這個特產的珍珠馬蹄。初時我以為珍珠馬蹄只算是比大粒的馬蹄小, 而味道沒有分別。但一試之下, 頓時發覺珍珠馬蹄比之起更爽更甜, 無論味道與口感都比大粒的好很多, 水平相差極遠。

另一他們選擇的火鍋料是甲魚。它似魚非魚, 即鱟非鱟, 似山瑞但淡水, 而且是養的。價錢絕對不及山瑞野生, 有似甲殼但軟一點, 落湯煮熟, 滋味滋補。香港也難找上這東西, 亦算少人好此道。

國內人吃火鍋外, 還會點上米飯。四個人一窩大煲仔飯卻使我擁有沒有很飽只有更飽的感覺。飯粒乾身細緻, 臘味香而甘, 令人有想多吃一碗的衝動。

整體來說, 餐廳水平絕對是上上之算, 唯服務配套仍跟香港存在多大的距離。而這身的海南味確實令我投身於海南一帶, 未能及時將自己抽身, 而這感覺久久不能散開。

2012年11月28日 星期三

Puff得有道理

一向都不是一個吃甜品的人, 原因早於之前解釋過。不過見最近友人工作困難, 經常愁眉苦臉的人, 而又聽說吃甜點可令人開心一點, 所以便買了這個puff給他。以我在香港認知的puff連鎖店應由約十多年前那家"Papa"什麼開始, 每次經過他們的店總聞到些蛋與忌廉的香味, 總是挑逗你味蕾, 試煉著你的道德底線。有一次終於按捺不住買了些來吃, 忌廉香而可口, puff則鬆化, 真的不錯。據聞現在好像差了很多, 而且相同的產品競爭對手也一個個在市場出現, 分一杯羹。

或許是人大了定力高了, 又或許是現在的puff店不以香味作招徠, 總是沒有了以前那種想吃的衝動。當我走到了這店前, 我發現原來已經人面全非, 他們沒有了原味的忌廉puff, 只有黑朱古力, 曲奇趣香, 咖啡, 焦糖, 甚至班蘭味的puff, 我才知道我很落伍。
最後我選擇了一個曲奇趣香的puff, 老實說, 我只是吃了一口, 發覺蛋鬆皮很軟, 但不夠鬆化, 可能因為雪得太耐而有點實。而忌廉曲奇餡料也見溶化, 曲奇那種甜度適中, 算是可口。不過我個人始終比較喜歡原始的那種, 太花巧終究不是我想要的。
從前的puff店以香味奪人, 你根本不用找, 用味道帶你到舖。當然品質的監控與加盟店的清規戒律自然也要把關妥當。可是現在新一脫的puff店做的只是光鮮的門面, 搶眼的招牌與一統的店舖格式, 賣的是品牌與不同口味的期待與衝動。我不敢這個一定不多, 但最少我自己會喜愛一個原味正正經經的一個忌廉泡芙。

BB大雞

每次到這裡看戲都有吃這家炸雞的衝動, 不是因為這裡的炸雞比其他地方做得好, 而是每次排隊買票都會聞到他們炸雞與五香粉交織的香味。之前都有提過香味是一種挑逗, 是一種誘惑會令人產生慾望。五香粉的確提神, 油炸味亦甚吸引, 所以每次也會叫上一客。
在他們的店之中炸物固然不少, 不過我只會選擇BB雞。原因很簡單, 他們的招牌雞排鎚得薄, 縱然外皮脆也不夠口感。另外如果炸過火的話肉會變得老而乾, 不好。另外因我們買這是進戲院吃的, 如果雞排不剪, 吃時麻煩; 如果剪成細年就會易凍, 油脂亦沒有了, 而且還會變硬。

而相反, BB雞是已做好一件件的雞件, 炸時肉厚, 所以內裡嫩滑, 汁油亦多。而且雞件可較保暖, 令看戲也不怕又凍又硬, 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過有一點必須提出的是他們的辣粉是先與五香粉混合, 而辣粉分量較少, 故就算我要求多辣也辣不出什麼, 這是唯一的敗筆。

2012年11月27日 星期二

媽媽的味道


葵青區一帶一向高水準的食店不多, 街坊食肆則多不勝數。要數葵芳的有名街坊食肆就要看舊舊的葵涌廣場入面一連三家的店, 它們在這區最少十五六年, 之前主打是湯飯。到現在, 湯飯, 過橋米線仍存在, 而這家餃子一開始時只是與湯飯掛鉤的, 後來名氣大了, 又得到一些獎項便另闢一店。已經很久沒在這樣吃吃, 星期天到朋友家前吃吃這個暖暖胃。
餐牌選擇其實不多, 水餃麵食為主, 還加少少小吃及飲品。
我們兩個人點了一客8隻的過橋鴛鴦餃及一碗8隻的上湯鴛鴦餃。兩者其實差別不大, 只不過是一個乾吃, 一個濕吃而已。過橋餃即是用上湯水煮之後拖乾水上碟, 所以可吃到直接爽滑的水餃皮。雖然不至很薄, 但水餃皮口感很好, 嫩滑而吸引, 值得一吃再吃。而湯餃的話, 水餃皮表現較軟, 依然滑溜, 但沒有了之前的爽口, 吸入湯後味道還強一些。

而水餃餡料方法, 鴛鴦餃則是兩款餡料: 一款是韮菜豬肉餃, 而另一款是椰菜豬肉餃, 口感味道各有不同。前者香味挑逗吸引, 能令味蕾一刻給霸佔; 後者味道較淡, 但口感更好, 椰菜咬落爽脆, 嘞嘞作響。就個人而言, 我較喜愛前者。
除了主打的水餃外, 我們還點了一客麻辣牛展。這個牛展切得太厚, 縱然炆得鬆化, 回冷速度慢令肉質不會收縮得太緊要, 但口感還是薄一點比較好。灑在表面的辣粉, 辣味不足而且有點牽強, 沾上鹵水汁後更加鹹得很, 是個很一般的小吃。

整體來說, 以街坊角度, 水餃的表現已經沒有投訴, 而且餐廳分5隻, 8 隻, 12隻不同價錢, 豐儉由人, 選擇多。不過價錢方面就比"街坊價"貴了一點, 畢竟來料成本各樣真的高了很多。可是小吃一類就算不上可以了!

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黃油蟹酒局

數個月前一眾酒友相約酒局, 沒有參與意見, 只說了句"這個時節要吃黃油蟹了。於是不久攪手回覆已於此餐廳訂了房, 哈哈, 又有機會大吃大喝了。

晚上六時多未有人到便在餐廳四處逛逛, 部長便立即跟我說已預留了每人一隻大蟹。後來攪手到來要我去看看蟹的質素。我看每隻蟹都飽滿墜手, 腹大便便, 而且眼神模糊, 反應有少許慢, 應該不錯。平時要看蟹新鮮, 眼球靈活轉動, 不過因為黃油蟹實是一些病變的蟹, 不病態, 不長黃油, 所以眼神模糊。蟹相當墜手, 而且蟹奄透黃, 相信必是好貨。
吃黃油蟹前先吃個黃油蟹粉小籠。黃油充斥在肉飽湯汁中, 皮亦通透爽滑, 肉汁重口感汁多但是不夠香, 配上鎮江醋反被醋味壓倒。
蟹到, 份量的確十足。黃油頂角, 是一等一的好貨。蟹未拆開已見黃油在附近, 一推開已分兩半的蟹身, 黃油卻好像變了蛋角一樣豐厚而飽滿。不過油脂甘香與糯口感覺遠遠不及大閘蟹般; 可口軟滑程度亦不及重皮奄仔。這兩種蟹真是整, 可是隨著大閘蟹日漸化學, 重皮奄仔真是值得一試再試。所謂"蒸五九, 炆三六", 每年農曆五月九月就有重皮奄, 可蒸可炒。

用酒配蟹很簡單, 四個選擇我都鍾意: 傳統配法 - 花雕紹酒, 陳年過的糯米酒帶甜而有梅香, 感覺生津。日式做法 - 清酒古酒, 於室溫暖溫熟成的古酒, 米香醇濃亦帶陳年的輕微氧化味道, 時有果仁香氣。陳年味道與米醇香與蟹味及蟹膏感覺一致。除米酒之外, 西方葡萄酒也可襯上兩下。其中近年葡萄圈吹捧熱烈的法國黃酒Vin Jura, 經多年木桶與酵母的慢處理熟成, 香氣跟古酒有異曲同工之妙, 不過Vin Jura比古酒更來多一份酸度, 有去膩效果。而另一個我最喜愛的就是Sherry, 無論Oloroso或是Amontillado, 還有Palo Cortado都適合, 因為都是來自陳年的氣味, 而且後兩者還多一份酵母的flor味道, 是配搭蟹的一級選擇。
除食蟹外, 當然其他食物也不少得。而這個醉酒火焰蝦也算不錯, 蝦隻雖然不大, 但好在新鮮, 肉質彈牙可口。將蝦煎香再加上酒點火, 令蝦肉吸入酒味, 而蝦殼的鮮味也被完整帶出。這味菜最擔心的莫過於控制火候, 蝦肉很敏感, 如果過了火, 蝦肉會老而韌; 火候不夠的話, 酒與煎封的香味便帶不出來, 蝦肉淡而無味。而這個的火候控制都算不錯, 外身酒香可口, 入面啖啖肉爽口味鮮。
再點了兩味香口菜式, 一個是片皮鴨, 皮脆可惜不夠油香, 少了一份甘羶。
另一個則是咕嚕肉, 甜醬酸甜不錯, 但有少許嗆喉, 而且外皮不脆, 只是一般表現。
反而燻蹄有驚喜, 冷凍處理令皮身脆口而爽, 肉質嫩滑而有淡淡鹹鹵香。感覺醒神, 配白葡萄酒或淡身紅酒亦一流。
三個素菜: 紅燒香菇雜菌, 惹味而有咬口。越來越喜愛吃菇類, 香港吃到的菇類都是香菇為主, 冬菇, 花菇, 草菇, 杏飽菇, 雞肶菇, 秀珍菇, 每個都有獨特的外形與口味。涼瓜肉片跟窩燒菜煲都是普通水準。
最後還有這個家鄉面醬蒸豆腐, 配搭葡萄酒亦是很好的選擇, 因為面醬香, 豆腐軟滑加上少少藥引般的肥肉, 甘香可口。配上厚身白葡萄酒, 風味一絕。

老實說, 很久已沒到過他們的店吃飯, 因為之前感覺一般。雖然有時價錢不太貴卻可換來鮑參翅肚, 但整個表達都一般, 所以多年都沒有選擇來。可是今次的體會, 雖未能令我印象極深刻, 但感覺卻很正面。如果除卻黃油蟹這些貴重時令食品, 價錢真的蠻化算的。

2012年11月25日 星期日

酒醉酒醒的歐國盃決賽

到朋友家喝酒看歐國盃決賽, 兩個人喝了不少酒, 當晚亦多謝朋友送上了很好的美酒。酒醉酒醒, 翌天起來離開朋友家, 一個人走走到附近找食, 暖胃裹腹。早在大約一年前我看見尖沙咀店開了的時候便有想去一試的衝動, 可是機緣巧合下一直都沒有去, 後來因為他們大賣大排長龍, 所以更加沒有一試的機會。而現在因為分店開多了, 人龍便少了; 又趁一個人逛到這商場, 不需排隊, 所以何不入去試試。
這餐廳於日本早已聞名, 並以新潮的半和洋式格局, 主打日式咖哩蛋包飯。有別於傳統日式蓋飯的店, 這餐廳加入了西式快餐元素, 令餐廳效率更高, 餐牌中顯示一個飯的套餐配有公式的沙律與飲品, 感覺格式化。不過在格式化的之中尋求靈活性, 例如飯量可隨你的食量而增多減少, 咖哩可選擇辛口或甘口等, 務求多有互動, 不過唯一蛋包飯是不可要求飯量調整的。一切都是在既定的模式框架之中上落, 令餐廳管理格式化, 連客人的要求也格式化。餐牌除飯類外也有炒麵小食, 選擇還算可以。
例行公事的日式沙律不值一晒, 只是一堆普通的蔬果加上日式的酸醋芥末沙律油, 沒有特別。
而我第一次來這樣當然是要嘗他們的吉列豬扒咖哩蛋包飯, 相信這個也是很多人會點的。吉列豬扒炸漿可以, 厚薄適中, 不過內裡不是那種千層鬆化汁油十足的感覺, 只是比又硬又粗糙的那種好些, 吉列豬扒算是在合格之上。蛋包飯亦算不錯, 整個蛋包飯做得挺身而成形。雖然還見到一絲絲粗粗的蛋漿表面, 但暖胃可口, 飯粒亦煮得晶瑩有彈性, 與蛋漿一同拉入口感覺愉快。可是咖哩汁則不辛不甘, 日本式咖哩亦做不出香味來。不過無論如何, 整體表現也是滿意。

整體來說, 這餐廳已經去掉了日式蓋飯店的傳統模式, 雖然無論在品質穩定性, 店員效率, 服務指引, 配套提供等都比之前的改善與脫變, 但是卻少了一分人情與真正靈活的感覺。畢竟他們是連鎖也得走上這步路, 規範一下也是合情合理, 亦幸好暫時未得有死循規矩的店與店員存在, 不然就麻煩了。至於食物方面, 我個人不認為表現有什麼突出, 但勝在穩定而新潮, 年輕人就會被吸引, 如果要我等上一個多小時的人龍而吃這個, 我便寧願選別的去。

深宵中的極品

我愛吃火鍋, 因為它靈活, 選擇多, 生熟自選。大夥朋友的聚會的時候可慢吃詳談; 遇上揀擇的朋友又可各叫各的; 不過最大的問題是兩個人才不怎麼的, 不能叫多少東西, 而且人均消費貴。但有時我也會兩個人吃火鍋, 因為我喜歡火鍋。

當然火鍋的湯底是基礎的表現, 有些餐廳的湯底是越食越有味, 有些則越來越不像樣, 有的連一開始已經不行。我試過吃火鍋來的時候是一碗清水白湯, 只加了幾片涼瓜蘿蔔, 但吃到最後是一碗人人愛不釋手的熱湯, 喝三巡也不膩。這個是鮮蕃茄牛坑腩湯底, 味道不過不失, 湯底表現持續, 沒有褪色。


牛肉是近年標榜得厲害的本地手切牛頸脊, 牛頸脊肉淋滑而帶肥, 鬆化而有油脂香, 牛肉味不算太重, 是香港人喜歡的入口即溶格式。(不知為什麼香港人特別喜愛入口即溶, 朱古力, 牛肉, 吞拿魚腩如是, 連腐皮, 豆腐, 鵝腸等都要入口即溶, 而亦因為這樣卻衍生了一系列的產品出來)


炸嚮鈴也是一樣, 也是近年火鍋的最佳拍檔。其實是炸鬆了的腐皮, 原本是杭州名菜, 並於1956年被浙江省定為杭州36款名菜之一, 前叫"幹炸嚮鈴", 因為吃下令人噹噹作響。現在揉合了廣東火鍋來一場南北和, 於湯中停留兩三秒便即吃。外皮是吸滿湯的腐皮而內裡脆口。不過有趣的是要吃火鍋中美味的嚮鈴是要不太高水平的那種, 因為如果高水平的嚮鈴它們本身己經又薄又鬆又脆, 入口溶化, 不著絲毫痕跡。而一般是水平雖然都乾脆, 但則比較厚一點, 耐燙度也高一點, 適合火鍋之用。

午餐肉是同行友人的最愛, 他喜歡厚切放湯, 喜歡他放入口的飽滿與覆蓋, 有安全感。而且厚切的午餐肉肉香脂肪亦甘, 輕燙而食, 感覺又是溶化。

這個是不錯的極名, 桂花墨魚丸。墨魚丸可有很多配搭, 因為味道清淡, 但煮後彈牙。有時因為怕口感不夠爽而加入蟹籽, 令口感加了卜卜的複雜感; 但有時又會加入墨魚粒增加嚼勁。而這樣的選擇是桂花, 提高整體墨魚丸的香味。算是不錯的點子, 但要留意丸子的成熟程度, 如果過老過熟, 桂花會變苦。

整體來說, 這家火鍋的用料與服務都算不錯, 而兩個人亦有一張貼貼四人枱大的貴賓房, 入面有獨立電視, 感覺特別而且私隱。不過兩個人去食火鍋, 價錢始終會略貴, 不過十時半後樓下附近泊車多有位置, 不錯。

休閒寫意下午

有時候也喜愛到這裡喝喝酒, 吃吃意粉, 跟朋友吹吹水, 休閒一下。我個人會認為這樣是沙漠中的綠州, 因為這裡一帶都是工廠區, 而卻在這個沙塵滾滾的嘈吵地方中找到一片寧靜的樂土。而星期六日更加是妙不可言, 所以我跟朋友都喜歡週末在這吹吹水。

而食物方面, 這裡的廚師卻對烹調食物有要求, 而且有時亦會有點藝術家感覺。在這裡, 我吃過他們的鵝肝雲吞, 甘香羶滑, 忌廉醬汁更是香濃, 一客一件一口滿足。然而想點第二件時給大廚打斷, 他認為客人一晚吃一年就已夠回味, 堅決不提供第二件。事實上, 吃兩年也不會有好處, 事關忌廉口感較膩, 根據MUV理論, 你的口感享受自然大減, 再加上期望亦會再高一點, 所以不提供第二年是明智之舉。


而這次來已過午飯時間, 餐廳亦廚房亦多"落場", 沒有飽餐一大頓, 只是簡簡單單來個意粉。而大廚想了想便問, 然後做出這個餐牌沒有的香辣大蝦香蒜蘑菇意粉。先將洋蔥絲辣椒絲蒜片起鑊爆香, 放入去殼冰鮮蝦肉同炒, 然後加進警菇片及已調好味的意炒, 用熱力將蔥蒜逼入意粉之中。

蔥蒜辣香味足, 意粉烹煮可以, 蝦肉有彈性, 唯一我卻希望味道可以再濃一些, 但已算可以了。惹味份量足夠, 蘑菇與大蝦增強嚼口, 是一個不錯的Mix & Match, 常說意粉變化與配搭靈活多變, 這是一個就地取材的教材。

雖然一個意粉不能有力証明餐廳是一個好地方, 但是之前吃過的經驗也是很不錯的, 待後有機會再加進記錄之中。不過餐廳能在芸芸工廠區中企得住腳, 花的心力也不會少。

2012年11月24日 星期六

生日便當

我對生日的意識很淡, 人家生日攪派對我當然尊重, 不過自己的生日就不會刻意。不會有生日會, 不會刻意告訴別人自己的生日, 只要生活得快樂, 朋友願意與我見面, 每天也可以生日, 不需特意的攪。我認為生日只是對自己有意義, 心裡知道便算, 不需麻煩到別人勞師動眾。所以生日我只選擇簡簡單單的過, 今年生日也不例外, 順著各方日子的要求, 今年更要繼續工作。無所謂呀, 最多完工才食飯啦!

工作後到附近找找吃, 時間已到十時多, 但卻任性想吃Pasta, 走過見這裡必關便去。工作後一般胃口不怎麽了, 與友人各要一個Pasta及分享一個頭盤便算。
意大利生牛肉片配意大利陳醋, Mozarella cheese與火箭菜。火箭菜跟芝士再加上點點黑椒, 令味道完整。不過生牛肉薄而嫩但味道不足。陳醋味道更甜更濃, 與之配搭反被陳醋味道蓋過, 只怪生牛用料不佳與與陳醋用的平衡不足。
意粉之中, 我比較喜歡Linguini, 因為他厚扁形狀嚼來比Spaghetti更有質感, 而且較闊令汁醬可以拉進口中, 風味更濃厚。無論白汁, 蕃茄醬汁, 橄欖油, 青醬, 冷拌或熱炒都好吃, 而這個洋蔥白汁底配上蜆肉香草。用料不算突出, 但是做功可以, 麵身乾爽, 可惜調味不足, 蜆肉只是草草一般。
另外一個是一個香煎龍蝦汁拌意粉, 這個就有點失敗。意粉煮時拖水不足令意粉麵身濕淋而且還帶點點油異味, 鑊煎的龍蝦逼出龍蝦殼的鮮味, 肉質有彈性。不過龍蝦調味只是一般, 鑊煎亦不見香口, 表現失策, 明顯是因為煮菜者有點"趕收工"所致。

整體而言, 這餐廳作功與用料水平只是一般, 可能是因為我們太夜才到, 餐廳廚房放工心切, 令表現不理想。

2012年11月21日 星期三

Sunday Bunch

有個星期日跟朋友慶祝生日, 順道便與兩位數十年老朋友聚一聚。他們都擁有自己家庭, 各有各的忙碌工作, 有時約齊一起也不容易。因為聚舊為主, 所以特別想選擇一些無多拘束, 可坐得耐, 慢食的餐廳, 經友人介紹來到了這裡。這餐廳原本是一家主打平日工作後飲酒嚐小吃的Happy Hour Tapas Bar, 但原來他們從今年三月便開始提供了這個Sunday Bunch。

Sunday Bunch模式有如自助餐, 於早上11時開始至2時半。這裡, 頭盤甜品都是自助的, 再加上一些即叫即做的小點, 配以每人一個主菜。頭盤選擇不少, 而且質素高。





自助餐上的熱愛選擇便是生蠔, 可惜由於生蠔出事率高, 而且夏天怕便變壞, 基本上很多五星級酒店自助餐都沒有生蠔供應。不過就算生蠔也要講用料, 有些生蠔成本只四五元一隻, 來料來貨都屬下價 (註: 要在自助餐找到上價貨幾乎不可能!)。然而這餐廳用的卻屬中價貨的UK Rock Oyster, 雖不如愛爾蘭的有名, 但也算不錯, 在自助餐中也是少見, 這餐廳也算是落足本。

沙律當然必不會少, 健康而低成本, 不過蔬菜選擇不少, 配料佐食與沙律醬調配都可以。除沙律外, 也有很多巧手的tapas作前菜, 有些挺有趣的。

另一樣自助餐的稀客便是原隻風乾24個月的西班牙黑毛豬後腿。西班牙黑毛豬相信近年吃得不少, 但來料相當貴, 所以如要在自助餐中找到一隻24個月陳年兼原隻切的基本上都沒有。黑毛豬成長在西班牙與葡萄牙邊境, 依靠吃醬果為生, 脂肪多走動少, 豬腩近乎拖地。而吃的最名貴是後腿, 後腿肌肉與脂肪比前腿發達得多, 基本上價錢亦差很遠。後腿油份極佳之餘, 而因為豬毛的飼料是醬果所以肉除油脂甘外還帶甜味。這種甜味是西班牙黑毛豬獨有的。

另外, 這個Sunday Bunch要提到兩樣東西:
第一樣是他們有提供一些即叫即做的蛋, 十分美味, 如果你是愛吃蛋的朋友, 不要錯過! 他們提供三個選擇: 1) 黑松露炒蛋 - 挺香的, 而且蛋很嫩。2) 蘑菇芝士蛋卷 - 也可以, 不過有點膩。3) 芝士Egg Benedict on toast - 這個最好食, 在平時的egg benedict上加上芝士焗, 裡面還是漏黃的放在多士上, 絕佳。

第二樣是他們提供一個Top-up的wine buffet。剛才提過他們是一間Tapas Bar, 葡萄酒的選擇不少, 餐廳將不同類型的葡萄酒及價錢分為兩個package, 食客可按喜好選擇附加, 而且是一個一個算, 不需限制全枱加入, 簡單而且隨意。葡萄酒選擇有很多不同風格, 當然吃不同菜可有不同選擇, 互動性高, 適合我這個酒鬼。

主菜方面有5至6個選擇, 有肉有魚有素, 算是全面, 而且即叫即做。


香草焗羊架, 焗爐火候控制不錯, 內裡肉質軟滑而肉汁鮮嫩, 外皮的麵包糠與香草脆皮亦焗得香脆, 羊架用料亦屬中上質素。讚!

香煎鵝肝牛扒表現實在強差人意, 不僅內裡過熟, 肉汁流失, 外面肉質變得粗糙。縱然用料可以而且煮法簡單, 但仍未能合格, 失敗!


西班牙海鮮飯就更加遠離合格水平, 汁水太多令飯粒太濕太淋, 失去了西班牙飯應有的彈性與煙韌口感。而且飯的外面亦做得不夠乾脆, 亦比較鹹。雖然海鮮用料與火候算是可以, 但仍不能挽回失勢, 是整餐最差的一味!


甜品方面算是滿意, 選擇亦不少, 而且賣相精巧。我不是一個甜品, 而且亦因為飲葡萄酒而少吃, 不過從朋友口中得知甜品的味道不錯。而我就喜歡他們的芝士, 雖然種類不算多, 但選擇夠全面, 不錯!

整體來說餐廳的頭盤自助從用料到做功賣相已經是無可投訴, 但是主菜的確不能取悅在座各人。一般餐廳的質素能存在這麼大的落差都來自三個可能性: 一, 餐廳只工士氣低落; 二, 廚房師傅青黃不接, 員工流失率; 三, 餐廳培訓不足。當中全都是人為的因素, 相信管理層要多多考慮。除此之外, 其實這麼好的用料頭盤, 放了這麼高的成本而收費亦不算貴, 而且餐廳面積亦不大, 但自三月到現在餐廳都不爆滿, 明顯是因為宣傳不足而做。這方面, 酒店的市場及公關也有一定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