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4日 星期三

濫竽充數

厚福街這一個名對尖沙咀或九龍人來說並不陌生, 只是短短的一條街隨口道來都有數十間餐廳, 而且夜夜笙歌。廉價日式放題, 火鍋, 越南菜, 泰國菜, 拉麵, 米線, 魚蛋粉, 潮州菜, 糖水, 以至雀會都有, 很多店均在這街䇄立數十年。近兩年街尾還翻新變成是H8, 餐廳酒吧都在每一樓層大放異彩。由於工作地方近, 很多樓層都有到過, 遲些再一一介紹。在百家爭鳴的情況下, 搶客是在所難免。這店佔的是地利, 吸引一眾愛吃人士的目光。

除日式拉麵外, 手打烏冬也是近年不可多得的日式湯粉類店鋪。從萬豚屋, 大門橫丁到甘味讚歧, 丼丼屋等連鎖都大賣手打烏冬作招徠。此店也不例外, 主打的是讚歧手打, 還在牆上提供手打烏冬資料。一個人六時初, 見店鋪未開始有人便進去試試, 而且這個時段還有特價烏冬, 於是點了一個咖哩撈烏冬吃吃看。



鳥冬麵身滑口而富很強的彈性, 感覺有活力。可能因為手工關係, 感覺煮多久都不會爛掉似的, 而且煙韌程度高, 雖然我們不咬斷烏冬但很難嚼碎。這個難嚼的感覺就如於農村幹活, 簡單而刻苦, 甚有鄉土質感。而最大的問題在於烏冬的煮功及與咖哩汁醬配搭上, 手打烏冬雖可有自然的清淡味道, 但亦不等於不用處理, 整個烏冬吃來一點味道也沒有。另外咖哩醬汁做得稠稠的一堆, 高密度的咖哩汁跟高密度的手打烏冬不能相互融和。再加上, 烏冬煮後拖乾工序做得馬虎令表面多了一層水份, 將密密而不融和的咖哩汁滑下去。結果, 無味烏冬依然無味, 稠稠的咖哩汁則滑到了碗底, 是失敗之作。



烏冬, 我喜歡在家煮, 現在買來現成的手打烏冬已有不錯的水準, 不過最重要則是不要放太久就好了。而另一樣東西是我喜歡的炸野菜餅或炸蝦餅, 這個平民雜碎的炸物好像很簡單, 但其實隱含很多功夫在內。從一個喜歡炸野菜餅的人的角度來看, 這個炸野菜餅完全是失敗的。

先從準備功夫開始, 野菜雜碎是下瀾, 只是將原來不要的東西拉雜成篇, 所以用料是不考究。但失敗的原兇卻在他開出來的粉漿, 炸粉麵粉比例不對, 令野菜餅又硬又實。其次是油溫控制與沾漿厚薄, 油溫重要是因太高溫野菜餅一下鍋已焦, 太低的話, 野菜餅鬆散而不香不脆, 麵粉還會糯口。沾漿厚薄是要看師傅手藝, 當然不一定要一點即收, 我見過炸物師傅可用油溫及下鍋速度來修正厚薄。當然我明白這裡不是炸物名店, 不可將數百元一塊的炸蝦餅跟它相題並論, 可是在東京三百五十日元一碗的拉麵店隨手也做得出令人滿意的水平。這個又乾又實又硬而油膩的炸野菜餅絕對離合格線很遠。

從以上情況表述, 這餐廳表現的確強差人意。縱然佔盡價錢與地利, 加上宣傳, 但缺乏產品質量承托, 最終也會於無基礎的情況下垮下來。所謂路遙知馬力, 請企業深徹思量質量的重要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