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30日 星期五

海南風範

從來在深圳食飯的時間都不多, 因為很多時到國內工作都是即日來回, 基於歸心似箭和順道方便的心態, 多數沒選擇晚飯尋食。就算連續幾天的也會有人款待, 不方便記錄。另外因為一個人食不到多少而且用料缺信心, 所以不敢妄自行動。不過今次不同, 因為我要在深圳待上三天, 而且找到一些朋友帶路, 結果來到這裡。在這裡, 我投下有信心的一票。

車泊到了店外, 見沒多少動靜, 慢步踱進, 漸漸見人群。仔細一看, 原來比香港所謂熱鬧的餐廳更"墟冚"的場面。 我看見在場內等位的最少也有過百人, 多是年輕男女, 又或是一家大細。可是, 中國模式入面沒有提到的是關係的文化, 我問友人有關此道, 他邊笑著邊領我到內堂。沿路見有最少一千平方的酒家, 座無虛席, 的確"架勢"。而到了內堂, 我看見另一條有十多人的人龍, 他對我說這是拿fast pass的。 我笑了笑, 但心中驚慌著何時才有枱。正心中盤算之際, 我們已到了座位?! 我問為何這樣? 他笑而不答! 後在逼供之下才知道原來他早派了另一人來這裡要位, 我才徹悟友人的細心安排!

原來此餐廳在深圳也有多家分店, 如間間都是這"架勢"情況, 他們的收入一定難以估計。話說回來, 此餐廳是主打海南椰子雞, 以半火鍋形式出現, 方便靈活而得人歡心。最少像我這種愛打邊爐的人一看就對味了, 不過國內的邊爐文化與香港的很不同, 內臟魚料, 野味家禽比香港常吃的肥牛還要多, 這次是我唯一沒吃牛的火鍋餐。

一鍋清湯下來清得見底, 我以為又是一系清湯水火鍋派系, 不過友人對我白了一眼, 叫我嚐一口。一匙入口, 無千無萬的椰子清香撲鼻而出, 好一鍋功架十足的"清水"。而這在等待煮燙清湯的過程中加插了一段小插曲, 話說我試完湯後不多久, 店員衝著過來拿起我們的鍋, 說這是小的鍋, 而你們是大的, 所以拿了到隔鄰枱上。(明顯我的口水也隨著瓢到了別枱) 緊隨其後, 另一位侍應卻拿著一樣大小的鍋放到上面, 我們問他並跟他解釋, 他卻硬要說這鍋一定是我們的。結果? 第三個拿著大鍋的朋友走來, 看到了有個小鍋便破口大罵, 經理走過來, 沒好氣的拿走小鍋, 而這小鍋不是到了鄰桌, 而是不知去向。

而當大鍋混起後, 店員將雞件放進鍋中, 再過一輪開鍋起筷。不過在吃之前先喝一碗清雞湯, 味道清甜, 十分可口!而更值得一提的就是調味料, 他們跟一貫南方火鍋一樣以醬汁為基, 但並沒有生熟蒜作配料, 而是用上海南的桔仔青檸加上新鮮沙姜料, 香味自然別樹一幟, 而點上雞肉後更鮮甜好味, 是從來香港火鍋都難遇到的。而我見有這麼地道的一口海南味, 嗜辣的我當然便即要求海南的黃色燈籠辣椒醬, 這個早就列入我家火鍋配料的必備。它很辣, 香氣十分之好, 是難得的香味一流水平。

除雞件以外, 另一個友人的推介即是這個特產的珍珠馬蹄。初時我以為珍珠馬蹄只算是比大粒的馬蹄小, 而味道沒有分別。但一試之下, 頓時發覺珍珠馬蹄比之起更爽更甜, 無論味道與口感都比大粒的好很多, 水平相差極遠。

另一他們選擇的火鍋料是甲魚。它似魚非魚, 即鱟非鱟, 似山瑞但淡水, 而且是養的。價錢絕對不及山瑞野生, 有似甲殼但軟一點, 落湯煮熟, 滋味滋補。香港也難找上這東西, 亦算少人好此道。

國內人吃火鍋外, 還會點上米飯。四個人一窩大煲仔飯卻使我擁有沒有很飽只有更飽的感覺。飯粒乾身細緻, 臘味香而甘, 令人有想多吃一碗的衝動。

整體來說, 餐廳水平絕對是上上之算, 唯服務配套仍跟香港存在多大的距離。而這身的海南味確實令我投身於海南一帶, 未能及時將自己抽身, 而這感覺久久不能散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