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木下盛宴

京都府木下酒造玉川九月來了香港, 難得一見日本少見的英裔日本清酒杜氏Mr. Philip Harper, 與他交流日本清酒, 真是一大樂事。
由於Harper先生只在香港逗留數天, 代理玉川日本清酒的CitySuper舉行了一場以玉川清酒配襯的晚飯, 這樣的機會當然要趕快報名啦! 晚飯選址這餐廳舉行, 利用新式改良中菜配搭日本清酒, 甚有趣!
蜜餞叉燒皇拼桂花糖脆鱔球, 叉燒半肥瘦, 口感鬆化而帶點點油香。不過外層的蜜餞漿太厚, 感覺有點稔口。
而桂花糖脆鱔球, 桂花味香甜, 鱔身算是厚而有肉感。不過口感不脆, 亦是稔口。而最脆部分是鱔底皮部分烘得都算乾身, 感覺可以。由於兩樣食物都是外層汁醬帶甜的, 基本上配襯葡萄酒的話, 效果及選擇都不算太一流。可是, 用上少許甘口的日本清酒的話, 絕對是恰到好處!
今天用上的是玉川玉龍山廢純米大吟釀, 經過高度磨米的純米大吟釀以及山廢式造法帶出了厚重而米醇的鮮味, 令厚厚的叉燒肉質跟帶鮮的鱔球無論在口感重量跟帶甜的汁醬都能相互配合, 是上好的配搭。
美妙的感覺沒有一刻停止, 反而一浪接一浪。因為同一款的玉川玉龍山廢純米大吟釀也配上了另一道菜, 而我個人認為這個菜才是將這支深奧而富生命力的日本清酒的潛在能力完全發揮的一個絕佳配合。這味菜叫做"東方夜明珠", "明珠"其實就一個免治蝦球。 鮮打的免治蝦肉, 內有蝦膠亦有蝦肉, 入口極富彈而帶極強的鮮味; 上面放上魚子, 旁邊則是鮮拆的蟹肉; 湯底是一個南瓜蓉湯, 湯身厚重而濃郁。一個字可概括整個菜便是"鮮"! 而這個充滿鮮味而又質感厚重的菜正好就跟這支山廢純米大吟釀成絕佳的配搭, 全晚之最!
接下來是豉汁鮮露筍崧子蝦球, 又是一個以鮮味為重點的菜, 主辦單位明顯捉到了玉川清酒的特點, 在菜式上加以發揮。蝦球與露筍都是材料鮮, 而豉汁則是陳鮮, 配搭上玉川雄町純米吟釀。因為雄町米種感覺比較粗獷, 骨架較大, 配合比之前濃味的豉汁是一個不錯選擇。再者, 自然仕込造法所衍生的酸度可洗走口中的油膩, 令菜式更可口。
反而再用上雄町這酒配上柚子汁燒鱈魚就有點失平衡, 因為酒身較濃厚而粗獷。鱈魚雖有肉感, 但亦不能與之同日而語。 再者, 柚子汁清爽, 減低油份, 菜式不錯, 但配酒一般。
跟著是一味蓮芹野菌炒蒜香肉, 配上玉川鸛自然仕込生酛純米酒。蒜香肉油身, 再一次配搭酸度明顯的清酒, 可惜蓮藕, 西芹, 野菌等配菜都比此酒輕, 味道亦較清淡, 感覺一般。三樣配菜都是爽口為主, 而蒜香肉則爽脆不夠, 菜式味道只屬中等。
同一款酒, 接著配上鹽燒羊架。鹽燒羊架質素算是合格, 但一點都不突出, 初時配上會場安排的微冷生酛純米, 口感接不上。可是Harper先生試一下之後, 決定將這瓶酒轉為熱飲, 感覺即時改變。因為當日本清酒暖飲時, 口感會變得厚一點, 而且粗野的辣度隨溫度提高, 所以配上鹽燒羊架風味便回過來了。無錯! 日本清酒都是有這樣的一個妙手回春的遊戲, 十分過癮!
國金炒飯, 老實說, 感覺只是一般。炒飯不算太乾身, 配料味道與飯身味道不太一致, 而且亦難表現炒飯功架。
最後一道甜品是椰皇涼粉凍喳咋, 感覺清涼, 椰汁香味突出涼粉清爽。
最後一款是配上名為玉川Time Machine的甜口日本清酒。初初我們只以一口甜點一口清酒的試, 感覺很一般。後來Harper先生說: "我個人喜歡將清酒倒入甜品中同吃!" 在官方授權而不褻瀆造酒者的心力之作的情況下, 我將一口清酒倒在雪糕上然後一口放進口中。我終於明白日本清酒的平易近人作風, 酒跟雪糕椰汁同時溶化於口中, 及後消除得無影無踪, 是一次很多的配搭經驗, 長知識了!

整體來說, 餐廳食物偶有驚喜, 而明顯酒食配搭是經過周詳的考慮。這餐是我吃過的Wine Dinner之中配搭得最工整的一餐, 或許遲些會有更好玩的經驗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