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8日 星期五

真知味

又一班酒友相約聚首, 目的是考大家用酒來配襯這裡的招牌酒煮鵝肝。攪手未到埗, 一班好友已蠢蠢欲試。哈哈, 對於這鵝肝, 因上次已試過虛實, 心中已有腹稿, 想必我襯的會比他們好。他們想我一定會以日本清酒應試, 可是我上次的一滴入魂已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今次我當然要以別些對配才有驚喜。
趁攪手未到, 先來個手撕雞醫醫肚餓。常聽手撕雞比一般雞好吃, 其實無他的! 手撕雞著重用手將雞肉一絲絲剝下去骨, 吃下啖啖肉, 而且皮跟肉分開, 厚層脂肪減低。另外透過手撕方法, 將肉質結構流失減到最少, 令肉汁保持, 所以手撕時不可太用力。我家常吃的便是手撕雞, 不是故作高尚, 而是免用刀帶來碎骨及懶惰而已。然而這雞無論怎煮也難有極好表現, 因為畢竟礙於冰鮮雞所致。
接下來拉開戰縵, 酒煮鵝肝, 厚厚的幾塊重澱澱的落在桌上。什麼Burgundy Red Grand Cru, Bordeaux, Riesling齊出, 以這個涼口厚重, 油脂甚高, 酒香味濃, 但入口如牛油放進口裡一般溶化的鵝肝。他們的選擇中, 我比較喜歡澳洲McLaren Vale的奶油味強的Chardonnay, 配搭算是工整。而我則用上1976年的美國Napa Valley Cabetnet Sauvignon, 這個厚重單寧重的葡萄品種經過36年的歲月磨洗, 單寧變得幼細, 但酒體依然保持, 令口感到質感都能跟鵝肝做上平衡。酒中乾果, 皮革味道轉化令鵝肝的酒香與奶油混在一起, 而且更進化成一種複雜的芳香味道。酒中尚存的酸度解去了溶化下來的油份, 感覺絕佳!
而接下來是開懷暢飲的時間, 我愛吃椒鹽豆腐。外面又香又脆, 內裡嫩滑幼細, 這個也算做得不錯。我喜歡內裡味啖, 是一個很不錯的佐酒小食, 只是外層香口的未算脆薄。
油鹽水花甲。這個是口水花甲售罄後的代替品, 當然味道比較清淡, 花甲亦爽口。可是花甲肉較細, 肉薄, 芫荽鹽水調味可以, 花甲沾上鹽水後鮮味給牽引了出來。
杏汁白肺湯, 杏香可以, 白肺與菜乾亦爽滑。湯身醇厚, 不過口中有粉狀雜質, 相信是因為杏仁磨成後所做成, 有礙進食。始終杏汁白肺湯, 我較喜歡頂好的香濃滑。
紅燒酥炸海參, 用上的是大大條光禿禿普通的豬婆參。啫哩晶瑩質感, 不稔, 而有少許彈性。外皮炸得酥脆而薄, 沒有油味, 口感反而多了一份爽的感覺。紅燒汁惹味, 味道不算太濃, 可是還有一點漿口感覺。
啫啫生蠔煲, 生蠔煮得外香而內裡有汁, 蠔身及邊香口, 蠔囊飽滿鮮味。啫啫其實只在形容上菜時的聲音, 代表熱滾, 有火氣, 但其實汁醬調都沒有概定。而這個汁醬調味是運用椒粒洋蔥, 再以一個類似山賊醬調配, 惹味刺激。不過啫啫煲菜的最大問題就是當煲冷卻後, 食物會變得硬而多油, 所以這個菜適宜人多快食。
手抓羊肉煲, 一個香料豐富的肉類菜式。表面看來似清湯一道, 可是入口調味料配搭絲絲入扣, 回味非常。
重溫舊夢, 豉椒炒軟喉。豬天梯跟軟喉爽脆非常, 豉椒惹味, 豆豉香從菜式一上桌就已經不斷縈繞。有時在軟喉旁邊夾雜肥肉的話, 於爽脆口感中多了肥肉融化的複雜感, 香味又多了一層。每次來吃這個也不錯, 唯如果少人吃的話會有點太膩而吃不光。
士多啤梨骨, 這個只可說是普普通通。甜味大於士多啤梨味道, 酸度不足而有些稔口。
啫啫生菜煲, 再一個啫啫菜式, 只因為聞到旁邊人士上桌時的蝦醬香味所吸引。現在做這些啫啫生菜煲的餐廳多不勝數, 最主要是因為製作簡單, 而且有傳染性推銷作用。旁席上菜曷的香氣迷到了點菜的人, 於是便一傳十, 十傳百的點上這個。可是以我吃過的多個啫啫生菜煲來說, 這個只屬平常之作。唐生菜還算鮮嫩, 未過火, 菜葉拉上油及汁醬, 可是不夠惹味; 菜頭爽可是不入味。吃罷, 煲底剩下的水份太多。
蛋散, 一眾飲酒人士都未想過點這個菜式。可是餐廳店員在我們加菜之際說要替我們留住, 為免售罄, 她還說: "來這裡不吃蛋散, 吃什麼? 我們這裡的蛋散最好!" 於是大家面面相覷, 點上了一碟。不過這個蛋散的確比外面吃的多帶一點人氣, 最少你會看蛋散以鑊煎成的焦痕, 麥芽糖不算甜但清香, 口感算是鬆化, 可說是不錯的。

整體來說, 這家餐廳可說是不錯的選擇。除地埗有點不上不下外, 其他各樣都可算是滿意。而價格收費達合理性價比水平, 最少鵝肝沒有一人投訴, 還有其他的味道很是可以。上一次兩人對酌, 今次大夥兒共食都甚享受, 只是大夥兒吃的話, 桌座有點擠逼而已, 其他都不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