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4日 星期五

一號中的葡萄酒大戰

葡萄酒大戰這個字眼相信很多喜歡葡萄酒的朋友都不會陌生。1976年有著名的巴黎試酒會, 後來引發了各種形形色色, 大大小小的美法酒大戰, 題材都是圍繞波爾多佳釀與比他便宜一大截的美國加州勢力, 有些更甚具看頭。而八九十年代冒起的意大利Super IGT亦成為了"打大鱷"的工具, 意法大戰霍然而起。而後來新酒莊為了迅速於市場提高名氣, 於是marketer便相繼安排與所謂五大酒莊舉行盲品, 做一些輸打贏要的舉動。反諷的是人們都受落, 明知這些結果是引導性的, 但偏要蒙頭相信, 更多玩一份, 造出了各式各樣的葡萄酒大戰。而這一晚我們也有葡萄酒大戰, 但並非如上所提的"打大鱷"遊戲。不過是全晚以單一品種限價限地的進行挑選盲品。雖然是餐以酒為主, 食物為副, 但以選擇Pinot Noir作全晚主題, 都真可配得上很多菜式。
開首是一些冷盤小碟醃黃瓜, 蒜蓉醋酸味道加上黃瓜的清爽口感。沒有出眾, 但安守本分。
醉雞, 酒味香濃而不苦澀, 雞肉滑溜而慢慢散發酒香。配搭Burgundy入門級的Pinot Noir, 酒的口感如天鵝絨般幼滑, 正好配搭這味醉雞。
小黃魚炸得香脆, 甚回味! 魚骨部分乾脆香口, 亦可食, 而且不油膩, 唯希望鹹一點會更好。配襯涼快氣候的Pinot Noir感覺更好, 因為涼快氣候相對輕身, 而正與魚身質感作平衡。而魚鮮味會令酒中香味減弱, 所以有充足果香而少放木桶的選擇會更好。
紅醋海蜇頭, 爽口有彈性, 紅醋酸度搶眼但不霸道, 不錯。可是配酒就差一點, 因為酸度太高, 縱然Pinot Noir酸度不差, 但一拼以紅醋海蜇, 基本上都付諸流水。
鹵水鴨舌, 汁醬鹵味濃。鴨舌外皮爽彈, 內裡有稔稔啫哩質感。配上了較暖氣候地方出產的Pinot Noir, 微酸去除鹵水中的油膩口感, 成熟一點的果味正好與鹵水作個平衡, 豐盈的口感重量亦為啫哩狀質感提出支持。雖然是不錯的結合, 但感覺有點小題大做。
清炒河蝦仁味道清淡, 但沒有龍井的茶燻與甘澀, 感覺普通。蝦仁肉質嫩而茨漿略厚, 有點失真。而且這樣清淡而有些微鮮的菜式, 配白葡萄酒好過Pinot Noir紅酒。
琵琶鴨件, 皮脆但有點乾, 味道偏鹹, 鴨酥香不強, 不夠級數。但配些微涼而充滿陽光的火新西蘭Pinot Noir感覺不錯, 而且礦物與泥土味道跟鹹味互相關照著。
東坡肉件, 汁醬當然味濃, 如果選擇一些較重身濃郁的Pinot Noir的話, 口感上絕對襯得到。不過最大的問題在於菜式入面含有大量糖份, 殺酒於無形。這些甜味雖然不是漏漏的那種, 但已足夠將酒內原來豐富成熟的草莓櫻桃味道變成新鮮山楂一樣青酸澀。可是單論一件東坡肉來看, 味道亦不算突出, 肉中肥肉脂肪不能入口溶解, 瘦肉亦略硬。
水煮牛肉, 看相也知這下不正宗, 但撇除正宗不正宗, 味道亦未有看頭。辣度一般, 香味不足, 牛肉亦醃得太鬆, 講不上好。如以這樣的菜配上Pinot Noir也不會好過。一, 食物辣度被酒精延長; 辣這個刺激神經的感覺麻痺了味蕾, 令原本細緻的葡萄酒失去了風味, 是危險的菜。
雪菜毛豆炒年糕, 是一個很好的用來過淨味蕾的一個"單尾"菜。年糕不帶太多味道, 但提供軟滑及煙綿的質感, 而調味來源都是雪菜毛豆。不過這樣軟滑的口感也可跟天鵝絨般的Pinot Noir一個很平衡的配搭, 而味道則如一張白畫紙般任由Pinot Noir發揮, 花燻香, 紅果香, 甚至茶葉清香, 很是有趣。
最後一個是炒飯, 工工整整, 沒有驚喜, 記憶中不算差, 但印象反而是最低的。

老實說, 我們全晚都將集中力放在葡萄酒上, 食物的味道多給忽略, 不過餐廳的服務也算是不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