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30日 星期日

街坊物值


家住屯門, 但多少時間在這區, 自然找食的機會也少著。區內其實稱得上有級數, 很有質素的食肆其實少之又少, 然而街坊都是貪方便的找找吃。有一天晚上, 一個人回到屯門, 只想快快吃過便回家抖抖, 可是又沒多大頭緒吃什麼。結果一個人盪到了這一帶, 這邊近年比較多不同的餐廳, 但是街坊的取向偏差很大。有些餐廳店前長期堆滿人, 想找一個座位, 就如中頭獎一樣; 只一步之遙, 那餐廳便滿店虛座, 現象很奇怪。週旋在這幾家店中, 我找上了一家有些人吃, 但又可即時找到位置的。
店中佈置簡單, 只是一般的街坊餐廳格局, 眼看一眾食客相信也不會有人刻意千里迢迢到來尋食。餐廳則主打泰式燒烤, 明爐烤魚, 眼看魚長如臂胳, 而我只一個人, 試問哪可完食一魚呢? 結果我當然選了別的!
泰式生蝦, 是我很愛吃的一個菜。其實對餐廳來說, 技巧要求不多, 只是生蝦保持新鮮, 流轉要快。而這菜式對餐廳的最大要求只是醬汁的調配而已。這個醬汁其實很簡單, 指天椒, 魚露, 煎頭, 糖(原來也不少), 青檸汁及少許芫荽就可以了, 不過著重的是平衡, 辣也要辣得過癮。這個醬... 清一點, 欠香味, 甜度也有少許不足, 街坊餐, 算可以。
泰式燒豬頸肉, 這碟豬頸肉很奇怪, 似乎它一半半的是來自兩件不同的豬頸肉。一半軟稔像焗熟似的, 醃料不夠味, 肉瘦而不香; 另一半則肉質肥瘦相間, 香味強一點。雖然外皮焦的位置說不上是焦香而入口溶化, 但爽而脆就可令我滿意。不過一半半的也可說是只得一半有分。其實豬頸肉也是一個人們吃泰菜經常會點的, 所以做泰菜的餐廳要做好這個理論上是基本來的。
接下來是一個雞肉炒貴刁, 只屬一般水平。貴刁炒得開, 但油多而膩口, 偏而窄的貴刁欠彈性, 而且調味比想象中淡, 不過偏平的貴刁表面令口感更膩。不過雞肉處理算是不錯, 嫩滑而入味, 其他配料中就以金不換的香氣最為吸引搶眼。只於佐醬料也不算, 辣椒味香而辣度可以。

整體來說, 這家餐廳給我的感覺是"不求有功, 但求無過"。基本上, 餐廳各菜並不算是差, 但也稱不上好。以街坊的角度算是可以的了, 可是一個要吃得上三樣菜式, 用上百多元。要麼是我很餓很大食, 要麼便是碟頭小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