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8日 星期二

無語錄


順億, 這家以鮪魚(即吞拿魚)為主打的專門店最迎不斷縈繞在我腦海中。不是因為他有強勁的口碑, 不過可能是他看似一家只以鮪魚作招徠的小店。再者上次想去吃的時間致電到餐廳, 但可惜已爆滿, 所以心有慼慼然, 總是想來看看究竟。
結果終於來到了! 餐廳位處樂道中間一唐樓內, 樓梯上一樓, 路分兩邊: 一邊是澳門茶餐廳, 另一邊是這店。走進去只是一家容納30人左右的店, 到時座位未滿, 但每每都看見留座牌子。店員語帶懷疑的問我們是否有訂枱, 友人告之後被安排到一個僅坐兩人的角落, 並送上餐牌。
打量一下餐牌, 餐廳叫價絕不便宜。只簡單的十片八片刺身就要收上百多元, 是一般日式小店HK$38三片的比例價錢呀!! 另外, 餐廳牆上貼滿報章雜誌報導, 都主力推薦HK$55一碗的碎鮪魚魚生飯, 當然要試試怎麼襯得起報導內"抵食"二字。正因這樣敢作敢為的價格, 我們二人選擇來一個小跳步, 試一試虛實, 不然損失慘重。
刺身多款, 先來一個招牌三合一A餐, HK$135。當中有十片刺身: 4片小皮, 4片赤身, 兩片小脂! 赤身同小皮都屬於瘦的鮪魚肉, 近皮近背或近尾, 只有兩片近腩位有少許脂肪。上桌時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標榜片數的餐牌與餐廳竟然在第一次上桌時只給八片刺身?! 我大惑不解, 經了解後加回兩片給我們, 不過感覺怪怪的。

無論如何, 最重要還是味道, 我吃每樣一片, 每片都是涼涼的入口, 但味道竟都差不多一樣。唯分別只在顏色有不同及其中有一款有咬不斷的筋。什麼小皮, 什麼小脂, 什麼赤身, 基本上是無味的。我真不知道是我的味覺不夠靈感, 還是他們將不同部位雪到無味?! 恕我道行未到家!
第二個來的是這個碎鮪魚魚生飯, HK$55一碗原來只是碗大而已! 整個碗的高度草草一度約為食指三節左右, 實際飯跟魚料的總高度少於一節半;, 而且不要忘記, 這是一個"V",型碗, 整體飯量連一個OL吃午餐都嫌少!! 這一下偷換概念, 損人不利己! 我建議餐廳應用比這個量再細的碗, 就如有些日本沙灘女郎挑比堅尼也要細件一點才覺夠份量!

飯面有一層看似壓得實實的約5張A4紙厚度的碎鮪魚, 除了吃到比之前的刺身滑一點外, 基本上都一樣無味。蔥的味道還大, 紫菜也許不錯, 不過飯粒處理不當, 飯身稔口而不晶瑩, 飯粒亦不飽滿。吃下來, 少了一份覆蓋口中的日式蓋飯的安全感, 而且飯跟碎鮪魚肉壓得實實的, 筷子下去也需使些勁才能撥開, 很奇怪。
接下來是擁有可愛名字的壽司-- 脂太郎, HK$125。十件壽司: 五件江戶前式, 五年卷物做法。用上中脂, 即日本菜常吃的中鮪魚腩。中鮪魚腩的特點在於無筋, 嫩滑, 甘香而充滿油脂味, 如果是一級貨色可令人有入口即溶的感覺。先是吃上魚料較豐厚的, 滑溜口感, 軟軟的肉身, 不過依然無味。別說是鮪魚腩的油脂香, 就連魚身本味都沒有, 還帶出絲許鐵锈味道。失敗!!

太卷式的碎中鮪魚腩比較好一點, 因為味道集中一些, 所以有魚身味, 但仍然沒有油脂味。紫菜淋而韌, 稔牙而咬不斷的, 飯粒表現依然欠佳。提一提, 很多日本餐廳的蓋飯用飯與壽司用飯根本是不同的, 這點最少這家餐廳沒有留意。
第一轉點菜的最後一味是鐵火卷, 看見這個鐵火卷, 想起一幅畫上茂盛森林的畫。看鐵火卷此起彼落, 無不失笑! 這應是日本壽司的低級錯誤! 任誰那家做迴轉壽司, 又或是街坊式偽日本料理也會做出儘量高低一致的鐵火小卷。這個根本連賣相都不合格, 不過幸好只收HK$25。味道當然不用提, 飯粒不行, 紫菜持續低迷, 魚料照樣無味, 不濟!

結果呼之欲出, 小跳步後大跳走, 兼而永不回頭。順帶一提, 以上菜式最早一味上桌是點菜後約半小時後才到, 而當時並非繁忙時間。有些客人已吃到半途, 有些客人則剛入座; 而環顧四周, 基本上頭十分鐘是沒有出過菜的, 真不知廚房這樣的效率怎可於尖沙咀一串光陰一串金的地方立足?! 可能這個就是收費貴的成因之一吧!

一路吃來, 看見大部分來的人都是拿著團購單紙, 而我亦知道OPENRICE手機也有九折優惠, 不過我一個都沒有用, 因為這樣可剔除所有借口原因。其實花這麼大的篇幅去批評餐廳, 都是希望管理人有個自我檢討的心。不要光靠幾個噱頭便想在市場蒙混一翻, 手藝菜式與服務心態才是正道。如果這樣的表現依然持續, 而市場大為受落的話, 相信我也我吃得無語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