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費寢忘餐到不知所謂

益新美食館大名如雷貫耳, 自己不是港島人, 不是對很多食店很熟悉。不過這店在它搬到了利舞臺就已知道, 雖不是很久, 但已時大名鼎鼎。素知該店著重古法廣東菜, 亦是以小菜起家, 故雖已搬到了灣仔也一直希望來試上一試。但又知該店是名人飯堂, 不少達官貴人都是這裡的常客, 越說越癢。正好友人訂位, 一行九個壯丁闖一闖關。

我是第二個到埗的, 見店舖招牌光鮮, 甚有派頭。一室木器裝潢, 枱面放得疏落, 牆壁兩旁放滿舊照, 極盡名人飯堂格局及氣派。七時未滿, 見餐廳每桌都有人, 心知餐廳的受歡迎程度。坐下, 與朋友一輪抬槓; 人齊, 便隨友人點菜論食。
友人們都如數家珍般道出這裡的招牌菜, 我便一一點頭, 一心試試就裡。見侍應好不生趣的跟我們點菜, 亦邊說邊走的跟我們留起部分菜式, 可見餐廳的招牌菜是多麽的搶手, 亦加強了我的期待。
而第一味到來的是金錢雞, 這味古法燒味菜式, 香港難找。因為識做的人少, 而常吃這味膽固醇高企菜式的人不多, 所以漸漸便淡出了。現在能找到比較好的, 可能要到澳門了。不過吃到這樣的金錢雞都是第一次, 我從來沒有吃過如此硬實的一件金錢雞。珍肝硬得粗糙, 肥豬肉不甘香。恐怕將金錢雞掉到地面, 木板都會發出"噹"的一聲。過份!
接著是招牌琵琶鴨, 鴨身厚肉皮薄。不過不知是否冰鮮鴨的關係, 鴨肉粗糙無味, 皮亦不脆。九個男丁吃不完半隻鴨, 可見端倪。
相信之前也有不少寫過這裡的西檸雞, 不知不剛剛遇著剛剛還是什麼原因, 我們吃到的西檸雞是外皮炸得乾硬, 而肉薄不鬆。西檸汁醬只有甜味, 丁點酸味都沒有, 不說層次, 也稱不上有味。是失敗中的失敗!
而另一個更過分的菜式是這個大良炒鮮奶。無錯! 是炒鮮奶! 不過我們九子左右打量, 滿腹疑團, 無論怎看都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賽螃蟹。沒花多時間, 直接詢問侍應, 他沒好氣的跟我們說是炒鮮奶! 他腳步一下都沒停, 亦不想多應, 我叫他停下來問道, 這似一個賽螃蟹多過炒鮮奶。他說其實都一樣! 我反問他說這怎會一樣? 賽螃蟹是上海菜, 炒鮮奶是順德菜? 他說裡面都有蛋白呀!! 我無言! 難道東坡肉跟燒乳豬都一樣, 大家都是豬肉!這樣的態度, 這樣的產品知識, 這樣的回應, 你認為會在這個叫價百多元一碟的"賽螃蟹"餐廳發生嗎?? 可能是我太無知! 又或是他們的眼都放在天靈蓋上去!
而自"賽螃蟹"之後, 大家對每一味都不知怎麼的開始討論起來。先是這一碟煙鯧魚, 相信一定不是變了種, 否則吃人怎會有那麼的瘦。友人紛以太平館的煙燻鯧魚對比, 老實說, 這裡的價錢比太平館要貴。再者, 煙燻味沒有, 肉身還實的的, 沒有口味可言。相信變種食人的不是魚, 而是此店。
雞蛋焗魚腸算是可以吃, 因為夠乾, 但沒有魚腸甘香, 初時不知為什麼! 再看裡面, 原來雞蛋份量遠超一般的, 整個如鬆糕一樣, 鬆泡泡。算吧! 就當我見識少, 未食過雞蛋焗魚腸。
全晚比較好食之一是這個竹笙芥菜, 芥菜不苦, 竹笙有味, 萬幸!! 不過超過HK$150一個僅僅合格的竹笙芥菜, 果真是富豪食肆, 性價比非筆墨能形容。
砵仔章魚鴨汁雞粒焗飯, 總算對我們每人都吃上一口。可惜不是乾爽可口的一口, 是濕潤得不知在哪裡焗來的一個濕身焗飯。在這個人均消費HK$300而吃不飽的餐廳之中, 這樣的水平不如由大排檔再開始。
承接著濕身的氣勢, 這個蓮蓉西米焗布甸繼續濕身, 在座友人已給出了寬大的藉口來說服自己。而我仍然認為這個不是我們性價比中的合理回報。

老實說, 寫食評百篇, 從未對一家餐廳每一味菜式都如此苛刻。名人飯堂? 好友聚會的好場所? 難免令人覺得名人們來是為工事商務討論, 費寢忘餐而食不知髓。好友聚頭都只是話當年而非食好菜, 其實順手拈來一家可能比這裡好。而餐廳這樣的服務與食物表現與這樣的收費, 真是過不了自己的口中的味蕾。在競爭激烈的灣仔食肆, 要企得住腳, 除名氣外, 持久高企的食物與服務質素才是餐廳長青的不二法門, 還請餐廳先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