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6日 星期日

Mission Impossible

吃個中午飯, 到九龍塘又一城行街食妟?! Mission Impossible! 但有朋自遠方來, 將不可能變成事實。又一城這個商場商店林立, 要找一家中餐選擇不少, 稍作搜尋一下, 找上了這家。事前我只知道這是一家中餐的菜館, 以為是廣東式的茶樓飲茶, 但入到去才發覺原來是吃上海北京菜的。

餐廳落在商場的一個較暗角落, 隔鄰是書店。門面裝潢光鮮似廣東茶樓, 經帶位進去經過一條長的走廊, 挺隱蔽的。由於遠方來的朋友延誤了少許行程, 進餐廳已差不多二時, 店員如常領我們入內安頓, 可是沒多久他們便告訴我要打烊了。我討厭這種引入君甕的低級作業模式。這是雙方都不能討好, 餐廳職員因為我們的遲來要延遲落場而心有怨言; 食客們又為他們食飯的趕頭趕命而氣結, 這是多麼的不智。理應"先小人, 而後君子", 令大家心裡明白, 不然讓客人自己選擇。

縱使他們放工心切, 我也一於懶理 (因為他們沒有言明), 好讓遠方朋友能與之一聚, 細作慢談。香港的上海或北京菜一般都有一種很有趣的現象, 他們的熱盤一般都會比冷盤早來, 這個是很奇怪的。我也不太知道原因! 在上海, 冷盤基本上已經一早作好, 而且一碟碟的放好, 客人如果點了的話, 順手端上就是了。在香港, 基本上的冷盤都已做好, 只差放盤的程序; 但無論怎樣, 他們都好像紅牌亞姑一樣, 要三趨四請才會出來一見。此店也不例外, 而且第一味竟然是單尾的花卷與生煎包, 亂點鴛鴦譜。所以我決定不順著他們上菜的次序來敘述。

冷熏拼盤, 安排精緻, 三層以不同的冷盤食物拼湊而成。

最頂層是煙燻素鵝, 有濃濃的煙燻味, 但有點手工化。外皮少了一份爽滑的感覺, 而且內餡略粗。

中層是辣汁青瓜, 明顯是想有一個惹味的改良效果。青瓜是用廣東較大件的種, 不過質感做得爽脆。可惜辣汁味道流於表面, 只是一個普通得可以的日式辣味螺肉汁醬, 不見特別之餘還有反效果, 失敗。

最低層這個最差, 是燻魚。無燻味之餘, 甜汁味道怪怪, 魚肉味道更腥, 是失敗中的失敗。

反而蒿苣絲卻來得清淡而爽口, 雖然無味, 但來得健康。

而另一個無味的菜則是這個清炒蝦仁, 雪蝦仁仔當然沒有蝦鮮味, 但可惜連醃味及調味都沒有, 確實清得出奇。

士多啤梨骨是比較正常的一個。雖然士多啤梨汁醬濃厚而稔口了一點, 但感覺比其他的正常多了! 再者, 排骨走油後香口而脆, 算是可以。

午飯時間無端端多一個翅吃, 縱然不是什麼一等一貨色, 但有這樣的一個翅當然卻之不恭。紅燒漿茨不算稠, 而且挺滑, 不錯。蟹肉肉絲彈牙有質感, 翅身有嚼勁。總括來說, 不錯!

再來醬爆肉末配薄餅, 需知肉末乃是肉碎崧, 呈粒狀, 但明顯這個是一個肉絲肉條。肉絲炒得入味, 黑醬汁用得甚重, 不過香氣濃而惹味, 配上薄餅是一個可愛的配搭。

生煎飽是全個餐做得最多的, 底脆而香, 咬下咯咯作響。上面則軟綿綿帶少許煙韌, 雖然皮不算薄, 但咬下令內裡肉汁湧出, 肉香滲入口中, 是徹徹底底的一個口感享受。

花卷隨後到來, 明顯給比下去。縱然花巷略清淡而軟滑也不會蓋過生煎飽的香濃。

最後一個是豆酥魚件, 又是一件失敗之作。豆酥烤得太久, 焦味太濃, 而且灸腥味道一直縈繞不散, 是很低級的犯錯, 亦是不可接受的一個菜。

整體來說, 這餐廳菜單菜式的表現的確有很大很大的進步空間, 而且服務與廚房的配合亦相對重要, 似乎餐廳暫時仍很滿足現狀, 不思進取。但現實是餐廳收費亦不便宜, 可是表現卻如逆水行舟, 不進而則退, 小心小心!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