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3日 星期日

On your Mark

以前經常都到天后炮台山地方, 也常習慣找找食, 不過多是一個人, 所以不會有中菜酒樓, 不會有火鍋。印象中, 這裡附近以前只有一些車房, 停車場, 一兩家日本式小作和兩家小菜排檔。後來偶爾經過, 發覺不同定位不同品味的餐廳亦多了, 可惜每次行色匆匆, 沒有登門拜訪。這次是一些友人相約酒聚, 有人與之相識, 故有幸試試。

因當天鎖事繁多, 八時多才到但餐廳已座無虛席。帶著焦急心情的我未及留意周遭景況便迅步內進, 沒有多察看, 只知這裡不算大, 約8張四人枱左右, 有餐桌有梳化的, 裝潢蠻有情調的。
這裡不時有生蠔供應, 正值冬季是北半球蠔的好時間。什麼Fine de Clair, 什麼Gilladeau, 什麼White Pearl Black Pearl都是法國好蠔種, 當然亦少不了Belon。可惜現在的法國蠔皇被越吃越小, 以前的四個零甚至五個零都成了絕唱。除法國蠔, 當然也少不得Irish Rock跟美國石蠔。而這裡提供是海水味較濃的Gilladeau跟清爽而蠔味適中的Fine de Clair, 生蠔新鮮而不錯, 配上經典的Chablis是一皇牌配襯。唯獨如果以礦物味較弱的新派Chablis配上海水味強的Gilladeau, 即時會被蠔的深厚力度蓋得不見踪影, 所以我會選擇配上窖藏陳年較久的香檳令整個aftertaste帶有甜味。
另一個前菜是煙燻鰻魚, 甚有東西fusion的感覺。將東方的鰻魚作西式或是少許分子料理的冷煙燻方法, 令煙燻香挑逗食慾, 鰻魚的亦鮮嫩有彈性。伴碟用上火箭菜及其他沙律中加上泰國的酸辣醋, 在西方口味加上東南亞元素, 貫徹始終。不過煙燻味道與鰻魚肉質方面, 我比較喜歡La Fluer的自然。
Cesare Insalata, 老實說, 感覺都不怎麼樣, 最重要還是蔬菜爽口, 麵包粒夠脆, 煙肉及醬汁夠香濃就行了。而另一個沙律則是煙三文, 洋蔥及其他西式沙律菜, 感覺都是差不多。不感沙律醬汁加上了少許黑椒碎, 感覺惹味得多。
生牛肉片用上清新的生牛肉薄片, 嫩滑軟稔, 唯生牛鮮味不足。放面上有刨片的Parmasean Cheese, 少許黑椒, 海鹽, 火箭菜, 還加上少許意大利陳醋。感覺清新而有平衡感, 鹹甜感覺得宜, 唯牛肉味道差了點。
這家餐廳雖說不是徹頭徹尾的fusion菜, 但在不經不覺間也滲入了不少東方氣息, 而其中就以一板海膽感覺最明顯。海膽有意想不到的甘香, 據說是馬糞海膽, 但不能完全證實。
而另一個東方氣息的菜式便是這個牛油蒜蓉炒聖子花甲。經過牛油蒜蓉少過的聖子, 鮮嫩多汁之餘, 肉類有彈性, 牛油與蒜蓉香味逼入聖子之中。加上之前炸好的金蒜及紅蔥粒, 是一個東南亞味道十足的菜式, 而且亦有港式味道。不錯!!
逐漸步入主菜環節, 輕煎帶子鱸魚青口白汁扁意粉。一向都說自己很喜愛扁意粉, 事實上扁意炒要配搭的汁醬絕不可太濃太膩, 不然拉入口中濃醬汁就會因太膩而不想多吃。而白汁忌廉, 特別是加上洋蔥碎的就會跟扁意炒做出一個極好的配搭, 而這汁醬正正也與青口做成一直線的配合。
燒牛西冷, 肉質淋, 有燒的香味, 不過不失。不過在牛扒的燒汁中覺得有點點的甜味, 這個跟紅酒的配搭上可能未必太過適合。
煎焗法式鴨腿, 這味菜是法國有名的菜式。要做得好, 火候的運用與焗前的功夫是不可馬虎的, 鴨腿放入焗爐時間要掌握得好, 如要做到剛熟而鴨肉酥軟, 外皮則脆口而帶油, 而且咬落鬆化, 是一個絕對能感動人的菜式。有些餐廳會做得太乾, 肉汁流失, 外皮脆而乾硬。有些則會太濕, 外皮稔口, 肉質有彈性而略硬。而這個鴨腿只屬可接受程度, 外帶算是脆, 但有少許稔口, 明顯油份未經焗製過程排出。由於油脂被封在入面, 所以肉質油膩感太多, 肉質亦未如理想般鬆化。
可是這個卻是惹味之最, 它用上了龍蝦膏與濃郁的龍蝦汁醬燴成意大利飯。雖然晶瑩的米粒中還有部分汁醬稔著, 感覺膩口, 但是這樣濃郁而富吸引力的汁醬與意大利飯簡直一拍即合, 構成了一幅動人的圖畫。不過這飯的份量不能太多, 因為如太膩的話, 太大的份量會令人吃不消, 現在這個恰到好處。
由於本人對甜品的興趣不大, 而且剩下來的紅酒亦不少, 所以我選擇上要一些芝士, 還好配上剩餘可愛的紅酒。不然甜品的甜味便會使紅酒變得又苦又澀, 而且還酸得可怕。

整體來說, 餐廳的菜式與表現都甚不錯。而且敢在硬生生的意法式菜中加入丁點東方色彩, 令菜式更趨完整, 味道更覺平衡。有時餐吃就是需要這種一點靈性的創意, 才見餐廳有人氣而生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