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4日 星期四

聖誕縱火

聖誕節日, 平安夜是閒日, 需要上班。反正到了外頭, 便與他二人尋尋食。久聞這家燒肉店來頭不少, 在九州大有名堂, 心中已萌試試的念頭。結果平安夜, 我們在這裡, 可是訂枱之時, 七點鐘左右的一輪已告爆滿, 最快九點才有位。嘩! 怎樣樣的一家旺場餐廳。
平安夜都是消費夜, 餐廳強烈推介預設好的聖誕特餐, 但我並不以為然。只是希望點一些自己更喜歡的, 不過店員重申, 因聖誕關係, 每人最低消費四百大元。雖明白餐廳處於旺角中心地段, 前身是元祿壽司, 但還是不要把我看得太低。幸好它不是應節日而將價錢雞犬升天, 不過照正常的餐牌, 我這個好食之人還是可以招架得來。
結果, 我們點了一個套餐為基本, 索價$580。食物包括兩款的牛肉件, 牛舌薄切, 大蝦, 花甲, 帶子, 冬菇及噴火辣豬肉。而另外再加兩款牛內臟作料, 素知九州盛行吃"牛白肉", 即牛內臟燒煮, 好此道的九州人吃這些如觸電一樣的震撼, 並如上了癮一樣。
餐入面先燒的牛舌乃薄切作料, 個人而言, 牛舌當然吃厚切好。不過餐廳多是選擇薄切, 因為相比之下較容易處理。厚切在溶雪與辟味所花費的功夫比薄切多出不少, 但叫價不差太遠。再加上薄切在觀感上大塊, 所以一般都會選用薄片。可是真正吃下去, 口感相差很遠。而這裡的薄切算是不過不失, 牛舌有質感, 有彈性, 肉質算是嫩口。燒時加上用鹽醃好的姜蔥, 將牛舌卷在內, 來增加調味, 可以吧!
大蝦, 件頭不少, 不要妄想會用生猛的游水大蝦作料, 這都是急凍冰鮮, 相信應是越南來貨。可是用上的卻是大隻厚肉的, 而且有三隻已算收貨。蝦身粗大肉厚而有彈性, 燒後肉地可口, 蝦殼亦有鮮香, 而蝦腳更是脆口可吃。蝦頭有膏, 經慢烤後實而香, 已算是不錯。
帶子還算可以, 不過燒烤的火候要小心控制, 不可慢火長烤, 不然縮水變韌。亦需多反幾下, 不然帶子容易粘著烤網。帶子也是急凍來料, 質素只屬一般, 大小也只是一般。烤起來, 都是老樣子。
花甲與冬菇, 可口而好玩。其中一樣是猜花甲的底與面, 因為烤時殼受熱, 然後殼趟開。問題在於花甲的肉在哪? 如果烤的是底, 開的時候, 肉會在上面, 可是汁卻留在下面的殼。可是像鹽水般吸引的汁才是這花甲的精華, 鮮味, 自然感覺全都在這。如果烤了底, 反過來時, 汁會流失。不過我自己烤了近六次, 基本上都未有一次猜對, 失敗。而冬菇則厚肉, 嫩滑而可口。
第一款牛是和牛肋肉位置, 肉質比較堅實一點, 但味道較香濃。以和牛來說, 這個油脂不算多; 因位置的關係, 油脂分佈屬於條狀而非雪花般打散。不過嚼勁口感不錯, 而且肉汁經烤過, 包括在內, 咬下啖啖汁香而感覺強烈。再加上外層只用猛火輕烤, 令表面焦香而內裡夾心嫩紅。
第二款牛是和牛肩脊肉, 肉質較淋滑而軟, 只是輕輕一咬也可容易咬破。油脂相對多一點, 而且分佈較平均, 雖不是綿密雪花的上級料子, 但油脂入口後的膩口感真是滿足。外層輕烤, 不必焦香, 油脂入口鬆化而自動溶解, 香味滲出, 也可令人開心不已。
另加單點才是盛讚, 先是一客三點牛內臟拼盆。有牛小腸, 牛肝與比少見的牛沙瓜, 即鄒胃。如果你有吃牛雜的話, 其實牛肚即是牛胃, 而眾所周知, 牛有四個胃: 第一個是大家最常見的毛肚 / 草肚, 牛雜檔最多的肚; 第二個是蜂巢胃, 即常說的金錢肚, 胃壁較厚, 嚼勁較好; 第三個是頁胃, 即是牛柏葉, 本來當然是黑色的, 較爽口, 不宜厚切而是狀成千頁; 第四個胃是鄒胃, 即沙瓜, 外表皮薄而有鄒紋, 勞動較少而脂肪較多, 吃出來可有豬腸般甘香。而這個沙瓜更可燒焦一點, 味道更油更香。

有時我也怕吃牛肝, 因為質感太粉而很多時鞋口。然而這個朱赤色的砂肝薄片, 輕烤數下而熟, 淋軟滑, 不錯。而牛小腸則預先切成小件, 先烤外面有焦香而再烤內壁減去太厚油脂。牛腸的油香在口腔凝著, 停留良久, 令人回味。
試過了牛小腸的滋味, 只是切成小件的小腸也發揮如斯, 相信原條醃製的牛大腸絕對不會失望。牛大腸上桌, 一條肥肥大大經過稍一破開的大腸連同燒汁醃料卧在一瓷盅之內。用鐵夾將大腸與醃醬混上數下, 燒紅爐窩放於網上, 將外面燒香。接下來大腸長條形破開再燒, 但因油脂滴下鍋中, 燃起強烈火炎, 一發不可收拾。當多餘油脂一邊滴下, 大腸就變得焦香脆, 燒了一會大火因油脂而變得更猛, 大腸變得更焦香。後將大腸切成小件, 爐關了, 火依然繼續燒有五分鐘之久。不過味道, 油脂與香口感覺霸道得驚人, 基本上再好的牛肉外部, 根本就找不到這樣的香味與油甘, 真是不可多得。難怪九州人會對此如斯痴迷, 然而據聞九州人更會以原條盤腸的方式燒烤, 以保持內裡的牛汁, 真希望到此吃一次。

整體來說, 餐廳的表現不上豈止滿意, 就是會繼續再來, 而牛大腸的味道也會一一介紹給朋友。不過偶一為之不為過, 如果長叮的話, 這個油脂真的很不得了!! 而要不是店員阻止, 我相信我們的牛大腸燒, 火頭可會更大, 名乎其實的一個聖誕縱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