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3日 星期日

吃不究


難得一天星期日早起無事幹, 而且又可出街行行, 當然不會錯過睇平價電影的機會。十一點前的早場, 實收$25一張飛, 是連吃早餐也不能這麼便宜。我今日才知道原來我們身邊還有很多人喜歡電影的, 因為$25的早場幾乎座無虛席。我比開場早五分鐘到, 已只可選銀幕前第三行的最邊位而已, 可知他們一早便買了票。

看完戲出來, 一個人踱踱街上, 看到那邊標榜台式肉燥飯專門店, 便過去望望。老實說, 平時在屯門的時間不多, 要不是長達十年以上的老鋪的話, 它的更替我是不得而知的。可是, 當我在看外面餐牌的時候, 卻不停聽到街坊說: "噢! 這裡開了一家新東西!"。當時有點餓, 於是便入內試試虛實。
餐牌一點都不複雜, 基本上都是以肉燥飯為底, 再加上另外一些作料。無論什麼作料都是$30有找的, 而撈麵則更便宜, 加上一杯冷熱基本飲品+$3, 如是其實較複雜的台式特飲便+$5或+$8不等。我打量一下餐牌, 再看看店面, 餐廳可算是流轉得快, 吃的都是街坊味道吧!
我點的是.... 我明明心想會是一個雞扒玉子豆腐肉燥飯, 為何來了一個串燒炸墨魚餅肉燥飯呢? 其實我心中滿肚疑團, 可是看單上又是好生一個3號餐, 但我明明想的又或是講的是2號吧! 我沒有追究, 沒有去討論, 繼續照吃吧!

先吃旁邊有營養但很礙事的椰菜, 不過它比一般所謂"大碗飯"放有的椰菜都來得乾水, 不然水浸般令味道變淡。這個乾水而脆, 大碗飯中已算處理不錯。
炸墨魚餅, 是普通不過的供應商已做好交來的貨色, 餐廳只要稍一加工, 便可賣。這樣的墨魚餅當然不應考究是否又爽口又彈牙而有鮮味, 這些形容詞套不了上去。還是一句: "算吧!"
串燒, 是雞肉來的, 也許是雞柳, 其實都是一串串已加工好交來的。不過"串燒"這字用錯了, 應叫"串炸", 因為每兩串東西是用油輕炸的, 可能曾經都有燒這個步驟, 但一點燒味都沒有。無論如何, 總得說說味道, 老實說, 味道不算差, 雞肉淋而軟, 雞件外面轉角位置往往脆口。而且在不用醬汁的情況下也有少許甜味, 算是可以的了。
至於肉燥飯, 肉燥用的是免治碎肉, 基本上全瘦, 茨汁濃稠, 高密度令它對飯的滲透性低。所以當將肉燥與飯拉入口時, 肉燥與飯的融合性很低。如是一個好的肉燥飯, 用上的肉肥瘦比例要均勻, 瘦肉打碎, 肥肉切成小丁方, 烹調時等肥肉的油份溶入瘦肉之中, 使瘦肉有肉感而甘香, 肥肉化口, 蓋在少許偏乾的飯上, 回味無窮! 不過這個肉燥的味道雖然茨稠肉瘦, 甘味不足, 但調味還是可以, 可只是帶了點突出來的甜味, 相信落糖也不少。
另外一提是白飯, 香飯煲得太軟, 水份過多, 而且打飯時未有完全打鬆, 使飯身出現一舊舊的情況, 這亦是令肉燥未能融入飯中的原因之一。
附上的飲品是一個蜂蜜綠茶, 茶的味道只能說有明顯而人工的蜂蜜香, 而且茶還挺甜。不過另外想說的是茶的外面有一條頗長的頭髮附在杯身, 初時以為在入面, 但經檢查後可幸是在外面。店員問我頭髮在入面嗎? 我說不! 老實說, 我並不想追究什麼, 但她那見怪不怪的回應, 確實使我擔心。最後, 她拋下一句對不起便散了! 而更有趣的是我聽到鄰桌的人也遇到相似情況, 她也同樣這麼回應, 我看這不是偶然事件了。心中沒有追究, 只是希望在做那茶水部的朋友束起頭髮, 免得快速的新陳代謝能反映在客人的杯上。 有朝一日, 如真的落入杯內, 而客人又不如我般毫不注意衛生的話, 那可以很麻煩的。

作為街坊食肆, 我沒有過分的要求。$32一餐, 一碗大碗飯, 一個飲品, 已今時今日的消費指標, 算是合格。可是這店說到好像大規模連鎖一樣的肉燥飯專門店, 我只看到這裡是專門只提供肉燥飯, 而看不到肉燥飯專門在哪裡? 如有一日連鎖開遍全香港的話, 希望這個問題不要忘記解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