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4日 星期一

乳豬也可以這樣吃!

一個人到澳門工作, 有時真的挺累。不過肯好這陣子有朋友陪同, 齊吃齊喝, 收工這疲累的身軀也有煥然一新的感覺。新一年開工特別早, 年初九已來澳門, 但原來初九往澳門的人潮依然未去, 令我這個前往工作的人失去預算。心想, 在外買黃牛應能找到早一點的, 結果只是早了一點點, 但就失去了補飛的機會, 而且還買得比正常的票價貴。我跟自己說過, 我以後也不會依賴黃牛飛, 他們不靠譜的。

由於所有都失了預算, 結果放工時間便有所推遲, 也累了朋友在等。真有點不好意思!!
聽朋友說這裡的招牌菜式海鮮乳豬煲已有多時, 心中本想, 將乳豬放進鍋裡火鍋同吃, 感覺怪怪, 今日有幸到此一試虛實。這個海鮮煲實以冬陰公湯為底, 香茅, 少許辣椒, 蝦殼熬成, 鮮味而惹味。雖然初時感覺有點鹹, 不過越吃越滋味。海鮮亦以大花甲為主, 鮮味, 有彈性, 而且咬下一口口有嚼之餘還將冬陰公湯味劑出口中。另外, 還有水蟹一隻, 肉不算多, 但用來熬湯, 的確味道不同。當然, 蝦隻也有, 亦有蕃茄, 京蔥等用料。而最離奇的是乳豬件, 他們將已燒好的乳豬的沙梨篤或是腋下部分斬件, 再放進湯中一混。雖然有些酒膩依然會從乳豬中滲入湯中, 但是一來, 湯中香味更見吸引, 而且更惹味。就如一個海鮮味寡的湯加入了豬肉吊味一樣。不過乳豬經燒烤後, 部分油脂經從打孔時排出, 實際油脂不會太多。咬入口的乳豬件雖不是"咯咯"生脆的口感, 但是卻有滿口覆蓋的啖啖肉感覺, 而且香茅味道亦將肉香帶動得很好。
另加的一份大花甲, 可見份量不小, 而且隻隻落鍋前還會動, 十分生猛。肉質彈性與嚼勁都一流, 只是入鍋時間不要太耐, 輕輕入水45秒左右, 殼剛打開就能吃, 不然花甲肉會變韌變老, 甚至離殼消失。
這裡還可吃酥炸墨魚餅, 不知怎的, 常常都會覺得墨魚餅在街吃, 永遠都好似打不夠的樣子。墨魚起膠力度不足, 使墨魚餅欠彈力。不過這個尚算不錯, 老實說, 講的只是心機而已。墨魚餅難有好吃, 原因無它的, 功夫多而辛苦, 起膠需用上長時間與多力度, 物值低回報低, 試問還可索價多少元呢? 所以一般打墨魚膠都是得過且過, 結果彈力不足。然而, 詰個卻好, 而且酥炸油溫控制好, 外面脆口香口, 入面保持彈性與質感。
這樣好的一個湯底, 作為火鍋料, 當然不少得蘿蔔。因為蘿蔔可將湯中的鮮味及惹味吸入, 當你吃一口蘿蔔時, 就如口中多了一口湯。美味!
常常聽人說, 火鍋怎可沒肥牛呀? 不過老實說, 這次真的可以沒有他, 因為各樣東西的味道已經很好, 而這個肥牛相比香港多樣選擇的牛部位, 而且切得太過細碎, 肥瘦比例亦不好。這個從切功到用料明顯遜色, 所以我就是說沒有他也行。
蔬菜總得要下, 多些生菜, 菇類也無妨。反正, 冬陰公湯也應該有草菇吧!
結果我們後加了一份乳豬, 這次來的是理應更好的肋骨位置。不過因為肋骨位置較多骨, 而且肉較薄, 令啖啖肉的覆蓋感沒有了, 可是骨與骨之間的燒香還算可以。如果給我選擇, 我寧可要回腋下或沙梨篤位置。
吃到中段, 朋友著我們點些小菜, 看見牆上貼上茶樹菇炒豬頸肉, 於是便點來試試。可惜一上桌, 看到茶樹菇如老樹盤根一樣展示出一個荒廢了的森林。再者, 豬頸肉就如變色龍般隱在亂根叢中, 不由自主有點心驚膽顫。賣相基本上不行, 而且油份太多, 整碟菜都光亮無比。吃下, 味道還算可以。豬頸肉有甜味, 相信醃料不少。茶樹菇有點老, 咬下稍韌, 這個表現不太理想。
椒鹽九肚魚還好, 外層脆而香口, 內裡又嫩又滑。九肚質感淋而軟, 時有主骨, 如沒有骨的更好吃。炸魚時火候, 油溫都控制到, 外層成形而不乾, 只是椒鹽味道不夠。

總結來說, 這餐廳的表現算是不錯。澳門街上吃到的, 比同樣香港吃到的要平, 而且做得更有心機。只是有時用料不夠香港的好與多樣化, 不過人卻是比香港的有心思, 而更實在。餐廳裝潢格局簡單, 跟香港油麻地一些火鍋館差不多。服務亦不是什麼的優質, 街坊生意, 人性化一點, 偶也會有脾氣。不過無論如何, 這家店也是值得一試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