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6日 星期三

中國館內的西洋鏡

年尾時候是聚會的好時機, 老朋友, 新激友, 舊同學均相約一聚。而這幾個舊同學, 因已各有家庭, 所以不會像從前般常常聚首, 不過一年間大時大節總找機會見上一見。之前到這商場也常路經此處, 但這家餐廳每每都引不起我的注意。不過最近有人提起, 就來試一試吧!!
餐廳在尖沙咀大商場內, 店面不算大, 相信全餐廳能坐少於一百人。如相比附近海都, 鴻星等, 這裡真不算大。門面入口處有些木直條佈置, 感覺似日式壽司店, 還在公示給人等位的電子號碼牌, 相信繁忙時間人不會太少。不過以中餐點心行色, 在這個以招國內豪客的商場, 絕對可以座無虛席, 絡繹不絕, 有個電子牌旁身都是應該的。入內佈置新式, 木方枱椅或卡座擺得密密麻麻的, 枱與枱之間只有約一個側身的間距, 似街坊牌檔或快餐canteen格局。感覺似是快來快去, 如說是聚舊聚會, 這個地方的座桌未算理想。
結果我們四人點上了一個二人餐, 另再加其他食物。第一個來的是這個紅燒燕窩羹, 近年講求環保, 餐廳食肆紛紛停止供應魚翅。一來, 比較人道一點; 二來, 成本效益較高。可是中國人傳統飲宴還是要有湯羹, 芸芸一眾湯羹都好像做不出魚翅的級數來, 於是餐廳便嘗試想出各樣的辦法來榨出替代品。這個燕窩也是其中之一, 利用漿粉及雲腿做的紅燒茨, 配合高湯和燕窩。燕窩與魚翅味原來味道都較淡, 需靠做法加味, 所以有異曲同工的效果, 但是畢竟魚翅咬口高, 有種回彈爆炸的感覺, 而燕窩就沒有。而且燕窩較細碎, 口感組織還有一段距離, 更遑論鮮味。不過這個嚐試也是可接受和理解的。
口水雞惹味得可以, 蒜椒花椒麻油醋花生, 無一不惹味, 甚至令人吃出癮來。雞件冰鮮, 不過無雪味。嫩滑程度與彈性都顯然不足, 別說是雞味, 不過餐廳也有下過功夫處理雪味。再者, 用上一大堆的惹味配料, 什麼味都蓋過了。入口先是麻油香, 再在花椒麻痺感覺, 而後有辣, 及後才有醋酸與蒜味。就如每年賀年電影, 大堆頭但只算可以吧!
豉油皇中蝦, 雖說從相中看, 這個件頭算是可以, 不過其實這蝦件頭不大, 上桌時我曾一度懷疑這是否叫作中蝦。我現在才知道原來成本上漲, 不單是價錢高了, 還有應有的件頭也小了。這隻稱上"中蝦", 肉瘦欠彈性質感, 肉可能曾煮過頭, 質地變得有入許疆硬。縱使調味濃口惹味, 菜上得夠色, 但亦無濟於事。
冰梅烤小骨, 看是這裡的一個招牌菜。將排骨切成一口大小, 汆水酥炸, 炸成金黃後撈起, 再落鑊用冰梅醬與泰式"是拉差"兜混勻上碟。排骨脆口而香, 雖然有汁醬蓋著, 但感覺依然爽脆。咬下, 內裡肉質有彈性, 而且肉之間還有沖入口中的油脂香。汁醬調配惹味香口, 甜酸辣平衡不錯, 不過汁醬黏性甚高, 令口中有點膩。
麻婆豆腐, 算是一個失敗之作。味道只是似一個加上辣椒花辣與炸菜粒的紅燒豆腐。惹味不足, 豆腐亦不見得滑溜, 水份太多, 麻辣感覺不強。可能是要遷就香港人的飲食吧! 所以我始終覺得要吃麻婆豆腐還是在國內吃的比較好, 香港難找一家令人滿意的。
上湯豆苗, 今尾是豆苗季節, 嫩綠滑溜而帶香味。這個豆苗還好, 不過感覺上湯用得有點過份, 令整個菜都是太鹹。
湯丸, 我並沒有吃, 這是朋友的選擇, 但看吃下軟綿, 芝麻蓉餡料漫漫流出, 不會太稀而淡, 亦不太死實。
而我看見餐牌, 甜品上有雪糕紅豆, 心生奇怪, 所以一試。平時, 我並不是一個喜歡吃甜品的人, 雪糕還好, 但不會過量。這個雪糕紅豆, 中規中矩, 沒有不滿意, 但不能突出, 亦算無手工可言。只是用料的紅豆比較大粒, 吃下質地不錯。整個不算太甜, 所以還可接受。

整體來說, 我不太認為這是一家很特別的店。不過比較好的一點的菜式都是一些惹味, 濃烈食物, 大辣, 大麻, 大酸, 大甜等味道。跟廣東菜清淡的個性有點背道而馳, 還不能稱得上"廣東"二字。但依我整晚觀察看來, 晚飯入座的多是單人或小撮人士, 而無獨有偶的都是國內朋友或是一些外籍人。因此的了解, 更能明白, 此餐廳的路向及菜式似乎都是吸引外國人為主要。煎炸香口, 汁醬分明, 而且濃味重調, 真的是他們喜歡的一環, 而我則怕吃後獨回家中不停飲水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