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1日 星期一

潮水食肆

澳門兩天, 先是第一天工作, 工作結束後相約幾位朋友攀談, 喝酒, 吃美味的。經友人熱切推介及熱心訂位, 我們來到了這家在黑沙環的美味小館。朋友早已訂位, 無奈人潮太盛, 只能呆在店外等位。門面沒多大, 地面只7 - 8張枱左右, 但是入門口右側卻有一小小樓梯, 經常有人在此來回進出, 初時不覺什麼。後來等了20分鐘, 店員著我們內進, 沿梯而下, 發覺別有洞天。相信整個地室有約20-25席桌, 眼前一亮。

眺望四週牆上貼滿菜式介紹, 但恕我知識匱乏和理解力弱, 竟不能完全明白牆上所示菜式的味道與內容。原來這店的老闆, 肥仔俠, 就是一名有創意之人。喜歡將傳統菜式mix and match, 造出新奇有趣的味道。
冰鎮芥蘭, 沒有矯揉的直插賣相, 只是切切實實的將數條芥蘭放於冰中。芥蘭只用純菜遠部分, 結實的口感, 經過冰鎮後涼快易入口, 而且芥蘭嫩綠爽脆可口。然而重點還落在後尾, 伴上的是一碟平平無奇的豉油, 輕沾數下, 放入口中。隨之在口中散發刺鼻的辛辣味精, 因豉油經日式芥辣油同拌, 鹹中有辛, 辛而刺鼻, 甚刺激味蕾。
鴛鴦吉列炸豬扒, 豬扒吉列炸至黃金, 看似平平無奇, 其實內有乾坤。餐廳將不同的餡料夾在豬扒中間, 將原來不算厚件的豬扒變得脹大飽滿。而且加上餡料令豬扒中層更具空間, 使吉列效果變得更鬆化更有緩衝效果。一款的豬扒是夾有芝士火腿, 甚在芝腿治烘底的感覺。芝士暖融可口, 雖然不甚香, 不過確能加厚口中質感。火腿夾在內, 增加肉類感覺, 亦令嚼勁吃來更有彈性。這個吃來不錯。另一個餡料則是肉碎, 將炒過的肉料夾在豬扒之中, 肉碎有薰香味道, 亦有嚼勁質感。更重要是肉碎有放出緩衝空間, 讓吉列豬扒去發揮。不過兩者選擇, 我較喜歡芝士火腿。只是覺得只要有創意有心機, 定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因為如要論豬扒用料級數, 這個豬扒的厚薄絕不能稱得上是高級, 甚至可以說是一般貨式, 不過經過處理之後, 一個吉列炸豬扒能有這樣的表演, 實是驚喜。
鐵板芝士焗蝦, 又一惹味作菜。蝦隻不大, 一刀開邊, 令用鐵板和焗爐熱力將芝士烘得香脆, 並將芝士味道逼入蝦中。蝦隻表面乾焦香, 蝦肉有組織彈性, 雖然肉質瘦弱, 但味道可以。
椒鹽九肚魚, 又是一道椒鹽九肚, 上次在豐順已經吃得挺不錯。不過, 今次又轉入了這個感覺不錯的餐廳。來個逆來順受, 試一試創意菜以外的傳統菜式。酥炸部分與豐順一樣能夠做到成形, 外脆口而內裡軟嫩。不過這好更好的是魚肉滑溜但能感覺到組織, 時有魚骨。而餐廳所調配的金蒜洋蔥辣椒蔥花比例更合的口味, 能清晰感覺到蒜頭的香口惹味, 亦帶絲絲的辣椒辛香, 似在暗暗挑逗味蕾。再者, 吃起來這樣的九肚魚更脆口。
秘製蝦籽撈粗麵, 在澳門街上不錯的蝦籽撈麵十分普遍。祥記, 六記, 黃枝記都很不錯, 而這裡的是蝦籽撈粗麵, 粗麵增加麵質口感與覆蓋性, 而且麵質厚重但富彈性, 吃下亦沒有鹼水味道。蝦籽一粒粒灑在麵上, 外表結實乾身, 鮮味濃, 能在飽滿的麵條質感上加多一份脆口的感覺。油份不夠多, 麵條吃來乾身爽口, 如以個人口味來說, 麵條還可再爽口一點。
啫啫通菜煲, 以鐵熱煲上桌。這菜與一般同類型菜式一樣, 上桌時香氣明顯, 就如一個活推銷的菜式, 有著喧染力。不過入口惹味程度也許不足, 比較清淡而未能帶出用熱力猛逼的用意與重點。縱使菜夠乾身, 而吃畢後未留有太多水份, 但味道也算不上能過關。在香港, 比這個做得好的多的是, 而當中最令我回味的仍然是灣仔新鴻基中心海都的蝦醬生菜煲。
可是這個麵包焗咖哩蟹卻扳回一成, 入坐前已挑好了生猛的用蟹, 蟹身墜手, 蟹奄肉地飽滿。用來做咖哩蟹也許是一個好選擇, 咖哩惹味, 質感沒有一般中式做咖哩的粉狀質感。香料不算用得太多, 但咖哩粉香濃, 辣味不算太烈, 水份不太多, 所以咖哩較稠而粘度高。沒有椰奶, 忌廉等, 但依然香濃可口。肉蟹經走輕油, 肉質結實飽滿, 與咖哩配合得宜, 拌飯更加一流。至於外層的麵包, 雖然有少許硬但依然脆口, 一邊食一邊沾上咖哩, 甚有味道。而且當咖哩降低水位時, 麵包可切下繼續吃, 內層吸滿咖哩的麵包可是一可回味的一部分。
豬筒骨煲, 大堆頭的製作, 重量級的食物。有肉, 有骨, 更有骨髓, 豬骨肉煲過, 味淡, 沾上豉油吃如煲湯作料。不過近骨附近的軟組織, 帶有肥肉, 油脂雖流失但依然爽口。豬骨墜手, 原因在於裡面擠滿骨髓, 餐廳提供飲管, 吃畢肉後用吸管將骨髓吸出來, 甚有馬來味道。骨髓鮮味一流, 內裡充滿油香, 如果將骨髓的油與瘦肉的配合, 是一個絕妙的平衡。不過一煲筒骨真多, 建議多人同吃更好。

整體來說, 這裡的表現與味道是滿意多於不滿意, 有些食物更做得有心思有誠意。現今香港地, 要找一個有心思而平易近人, 又能有這個平均水平的已經買少見少。然而幸好, 這點還在細小的澳門街上仍然保持一部分, 這才是我每次來的動力所在。不過順帶一提, 這餐廳在我入座時, 基本上是逼得不可開交, 但我們吃到尾聲時, 基本上沒有多少人。聽說八時過後的一波浪潮後, 餐廳到十一時半後又會有另一波, 真的不可思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