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8日 星期日

不過不失的快速午膳

灣仔地區覆蓋面大, 有近海邊會展一列的後發展地帶, 有銅鑼灣一帶的規劃地帶旺點, 也有山邊一路的舊有商住區。如以大規劃發展的, 大型商場林立, 多都是連鎖式或集團掌控餐廳。而其實在灣仔也有很多小店存在, 他們多在橫街細巷, 有時不太顯眼。就在謝菲道這街上就有不同的小店, 由近金鐘邊旁的歐西大陸風甚強餐廳酒吧, 至中間港式集聚, 再到銅鑼灣的新舊交集, 都佈滿了特色餐廳。

今次就走到了中段開頭的馬來亞店。中午覓食時間, 人流甚旺。多家店都有人龍註足, 而我因一個人, 比較易搵到位子。可是不消五分鐘, 本來一個坐四人位, 而被三個搭枱的迫狙我埋牆角。對不起, 他們有三個, 我應該是搭枱的才對!! 一個人時, 老闆快速遞上了餐牌, 而我亦快速回應, 點了一個咖哩飯算了!
首先來的是餐湯, 不過不知道馬來西亞餐, 為什麼有一個忌廉湯呢?? 哦~~ 港式化吧!! 不過又為什麼加上幾快粟米片呢?? 是否在吃早餐呀?? 還是要加強粟米忌廉湯效果?? 我摸不著頭腦, 總是覺得不倫不類。味道? 都是一"貫"作風吧。
選擇的主菜是椰汁羊肉咖哩飯, 我一般認為馬來西亞的咖哩類型都應是薯仔, 洋蔥, 咖哩粉烹調, 然後加上椰汁, 椰奶或花奶的, 吃入口總有種濃身綿滑而椰味香的感覺。當然這個叫上椰汁羊肉咖哩, 我雖沒有打算與我一貫概念相比, 可是這個咖哩真的完全是兩碼子的事情。 咖哩粉不算香濃, 沒有椰奶般口感與味道, 洋蔥沒有爆香煮溶, 加上了紅蘿蔔絲及蕃茄。薯仔沒有完全煮淋, 而且不算入味, 咖哩感覺似印尼咖哩多於大馬式。香料味或許有一點點, 不過還只不過普通不過的咖哩。而羊肉方面, 先不講味道, 只是質感就已經有點過韌, 皮不能給嚼開兩半, 而且肉有些黏牙。說不上失望, 但絕對可以做得更好, 或可找到更好的。
最後來的是甜品的椰汁糕, 當然椰味更比咖哩香, 可是有點太實。

綜觀幾大項, 雖說午餐一個咖哩, 談不上藝。可是這樣的一系列煮食, 就收得上$70, 感覺有點不忿。但是看一大列的人群在繼續排隊, 心想原來在灣仔區工作的人們有時真的算是幾身不由己的吧!!

2013年4月27日 星期六

香濃快意午餐

午市來襲, 到尖沙咀, 船過大海。買不到早些船票, 也沒多少時間, 只能在香港碼頭尋食。後來才發覺中港城food court已被撤掉, 以服裝商鋪填虛; 下兩層又只剩包不飽而又貴的快餐店。走了幾圈, 看到上面平台樓層有一系列餐廳, 於是上去逛逛, 打量一番。 餐廳好幾家, 可是, 一個人的選擇不多。快餐般的西餐, 不感興趣。三文治茶點, 填不飽我空虛的胃腩。看到有泰式餐廳, 那不妨一試吧。
進去沒多想, 一個人, 一個粉便足夠。其實餐廳午餐選擇不少, 最小也有八款十款, 有飯有粉, 有湯的, 有炒的。打量一下餐牌之後, 決定來個肥牛魚丸冬陰公湯粉。

湯底香濃, 富強烈香茅, 月桂葉香味。蕃茄味道酸中而有肉感, 引出點點的辣質惹味。湯身奶滑濃口, 酸度適中, 重身而不膩。湯粉還好, 滑身而不會太淋, 只是有一點點碎的感覺, 但粉與湯味融合, 入口時惹味。

肥牛不會過熟, 但留意一上桌便即應撈起, 不然熱湯餘溫會將其變熟變老。魚丸有味, 不算彈牙, 軟滑可口。雖知道這只是現成來的貨料, 但與湯的香濃惹味配合, 感覺也不錯。

如果以簡單一個湯粉的簡便午餐來說, 尖沙咀地區, 這樣的收費與表現, 可稱滿意了。要求不高, 水準不甚特別突出, 但勝在簡單直接, 不故作深奧。相信之後可來試試其他的, 才更見真章。

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石鍋內的滋味


又是到澳門工作的時候, 一星期內來回三天, 莫可說不累然。可是手停口停的我, 縱使密不透風的行情, 也得使工作繼續。說到食, 在澳門飲食真的甚嚮往, 因為餐廳多是小手作, 人氣感覺極之推崇; 其次是餐廳的心機與耐性, 遠遠在香港所料不及的。不過上下午也得工作, 工作壓力驅使, 胃口與要求都沒能變得積極。碰巧這次工作附近沒有多少有名食肆, 加上心情受限, 於是隨便吃吃罷了。結果卻來了這家, 港澳茶餐廳格局的店。
店內外均貼有午餐選擇, 於是揀選了這個石鍋咖哩雞扒蛋飯。飯上桌, 頓時感到熱騰騰, 石窩內不時發出"滋滋"的聲音。一眼望見表面冒煙的咖哩, 蓋著幾塊切開的雞扒; 被石窩弄熟透的雞蛋則在窩內一旁含蓄地坐著。下面是半乾白飯, 彷似在等我將香口的咖哩汁中水份放下去, 好等它慢慢的吞噬。

我等待了半响, 讓石窩將飯身烘乾, 結出香脆窩巴。然後, 我已急不及待將上層咖哩汁拌進飯中, 它們經輕微烘乾後對吸收汁醬水份特別積極, 但由於咖哩屬油份較多, 所以沒有完全吸進飯裡。石窩的好處在於熱力銷散慢, 所以飯吃到最後一口都是暖暖的。咖哩汁只是普通不過的港式咖哩, 少許洋蔥爆香加咖哩粉的那種。漿粉茨埋得不算稠, 但咖哩有點重量, 沒有粉狀感覺, 加上石窩熱烘, 令咖哩汁變濃。可惜礙於只是簡單的咖哩, 香味明顯不足, 但吃進口裡依然感覺不錯。
雞扒入窩前已煎好, 外皮算是香脆, 但因已有咖哩汁鋪上表面, 所以未有感到真正脆口的效果。雞扒厚肉, 應都是雪藏用料, 啖啖肉卻沒有多少味道, 但肉質不算鞋。雞蛋處理得較差, 將已煎好的放入, 沒有窩蛋的泡流質效果。

整體來說, 一個有飯有肉有飲品的基本午餐, HK$32, 中規中矩。石鍋處理雖然簡單不過, 亦不增成本, 但是就這麼一點點就可令味道更好一點點。

孖人孖心肝


工作天, 久未完成, 可能是我時要外出, 要交的功課屯積不散。連續幾天我大加班, 終於可以早一個半個小時走了。步行距離, 先去醫肚; 才剛吃不久, 竟給我看到一對眼熟的夫婦。 入來聊上一番, 原來他們正往吃飯後甜品。就一邊聊一邊吃完我的正餐之際, 我們就走到了這家糖水店。看來少有吃甜點的我, 今天也要吃甜令心情放鬆點呀!

店名十分傳統的中式, 裝潢簡單, 門口略小。除傳統中式糖水外, 也有近年糖水鋪攪最多, 最能賺錢的"合成"甜湯也有。為什麼叫"合成"?! 因這樣的糖水根本無火路或技術可言, 全用現成物料拼湊出來, 連液體, 如糖漿, 椰奶都是加進去即成, 所為之"合成"。
心涼
這個甜品叫"心涼", 就算是合成。其實是將一個椰皇破開, 其汁盛於杯中, 然後將切好的西瓜等生果放於殼內, 表面再放上一個大球的椰子雪糕。早一步上桌的是一杯椰皇水, 初飲時味道甘甜, 不膩, 但帶椰皇鮮香味。後來的雪糕水果賣相很美, 味道亦十分配合。雪糕涼快, 西瓜清爽, 極配合主題。兩者味道雖好, 但其實最好吃還是依在內殼中的椰皇肉, 不甜但味香而滑, 只用匙羹輕輕一略就順匙而上, 感覺暢快。當吃過雪糕與水果, 再喝一口椰皇汁, 甜味沒有了, 但卻有莫名的鹹味, 感覺特色。

雖說傳統中式糖水講求火喉功力, 理應更值高一點收費。可是這樣的一個透心涼甜品, 也略有風味呀!! 只是現在的"合成"糖水鋪濫竽充數的實在太多, 真要選擇一些較有心機的才好呀!

2013年4月21日 星期日

淺嚐金賞


相信很多人都知道日本人對食的文化十分專注, 無論從食材的挑選及運用, 以至捉摸顧問的心態而作出相應體貼的服務都有深入研究。他們相信一個成功的料理人, 必須具備各方面的條件, 才叫有資格。所謂"同飲共食", 日本人對其傳統的日本清酒製作同樣嚴謹, 每一位酒匠對其出品都投放百分百之心力。日本本土為表揚清酒製作人的匠心獨運, 每年均會舉辦日本清酒品鑑比賽, 將特別出色的日本清酒富以"金賞受賞"名銜。而剛在2012年, 正正就是日本品鑑評賞的第一百回, 受到最高"金賞"榮譽的有二百多支。

在這芸芸受賞清酒, 各支均能表現其地方與造酒的特色。老實說, 要在這一年時間內試過所有"金賞"絕不容易, 有些更未必能在香港找得到, 而我卻有機會一口氣試上六款"金賞"酒。 今次有幸得到了這餐廳的邀請來試試他們特地安排的小食與六款"金賞"酒的配搭。席間更有負責提供這六款清酒的Eric來為我們分享每一款清酒的特色與配搭的睇法, 實是有趣至極。

講飲講食之前, 先介紹一下這餐廳。餐廳位於大坑這個香港新食肆戰場, 各式各樣的飲食小店林立, 亦是新興尋食人士的集散地。在同一條街, 你不難找到二家你想吃的食店。我不相信競爭是惡性影響, 反而越多人就越能開闢一撮新天地。最重要還是餐廳有足夠的專注與誠意, 定有一定支持者。這餐廳以新式日式居酒屋設定, 除用上日本傳統食材外, 也會有配合世界各地的Mix and Match來提昇食物的表現。當然, 清酒的配搭也是居酒屋永不劃缺的一路, 就看它對一眾"金賞"的應對吧!
第一道是日本池魚海葡萄沙律, 將日本運來的池魚細碎份, 做到Tataki, 然後混入姜蓉, 星蔥及少許醋。之後在其表面灑上食用花瓣, 配合健康清新的海葡萄。池魚肉嫩帶輕鮮味, 姜蓉, 蔥與醋三者是池魚的經典配合, 然而在少許稔綿的Tataki質感之中, 再配上爽口清淡的海葡萄, 令整個菜式變成了一個可靠的開場白。

配上的是來自東京都中村酒造千代鶴的大吟釀, 利用日本清酒米皇, 山田錦, 磨至35%來釀造而成。酒中雖滲出米香鮮味, 不過卻來得比較清淡。口中沒有太多的複雜味道, 只是清清的梨子與米味, 口感略輕, 正好配上感覺輕爽的海葡萄與稔中有酸爽的池魚, 感覺不錯。
第二味是燒茄子伴鰹魚花, 利用輕烤方法將茄子燒淋, 沒有了較硬的茄子皮, 而有淋軟的肉質。茄子中的水份沒有在烤時被排走, 反而恰好苟在碟中, 嫩肉而鮮爽的茄子加上活力充沛的鏗魚花, 令有汁可口的茄子多了一個微微的鮮味和一絲一絲的口感。
配上的是來自岡山縣宮下酒造極聖大吟釀。岡山縣向來是"百米之父"雄町米的出產重地, 可是今次酒造卻用上了山田錦來造出這一大吟釀。不知是地區氣候, 用水等影響, 還是酒造風格與酵母的人為因素改變, 這酒卻完整地展示出男性般的粗獷與大鳴大放特色。感覺好像跟悠悠的茄子不相配合, 但是在經輕烤後的茄子加上鏗魚花的絲絲質感, 與這個"大男人"彷彿走在了一起。就好似一個精明能幹的女性夫唱婦隨般依偎在大男人的身旁一樣。唯一的挑剔在於結尾餘韻的粗大骨格似乎有一點點蓋過茄子的細味, 可能用上青椒與茄子效果會更好。
第三道是檸檬醋鯛魚。餐廳用上真鯛薄切, 加上微微辣感的檸檬醋汁, 表面灑上蔥花及食用花瓣, 令其更美觀。薄切鯛魚片雖沒有香濃與完整的口中覆蓋感, 不過就有軟滑和晶瑩的彈性。加上以檸檬同漬的日本醋, 以及細碎的辣根調味, 令鯛魚味道複雜起來。六個菜之中, 我最喜愛這個!!
配上的是來自愛媛縣八木酒造的山丹正宗大吟釀。同樣用上山田錦米種磨至35%, 可是感覺就有所不同。米醇舶味與鮮味變得強起來, 而且酒在口中略有絲絲甜味, 餘味停留。碰上了薄切而富彈性的鯛魚片, 口感一致。再者, 經過醃漬的檸檬醋與米醇香及微甜味道做出了可愛的平衡, 餘韻結合, 甚喜。
酒過三巡, 人開始輕鬆起來, 第四度菜是乾燒北海道大帶子。帶子被分成數件, 看不出"大"來, 而相信帶子應該是"整粒"被乾燒的。在略略焦香的烤帶子之下卻可感覺到很微很微的零星香料調味, 雖是嬌小, 但有挑引味蕾之效。帶子鮮味濃, 經燒過後沒有稔口的感覺, 取而代之爽口可口的彈性。用料相信是不錯的, 但我還是喜愛原粒的"大"吧!
要是"大"的話, 正好與這樣巨鯨般的意境恰恰一致。配上的是高知縣醉鯨酒造的高知酵母大吟釀, 利用有名的兵庫縣山田錦磨成40%, 運到四國高知, 配合特色的酵母混合釀造。口感延綿順滑, 米香醇而強烈, 與帶子烤後濃醇的貝殼鮮味甚配合。重一點的食物口感與濃一點的清酒走在了一起, 做出適當的平衡。
接下來是山葵炸蝦伴墨西哥芒果汁。將大蝦以天婦羅方式脆炸, 加上了以芒果為基的配料, 最後是用上日本山葵做成的墨西哥莎莎汁。感覺惹味, 香脆, 而天婦羅炸法又可保持原材料的風味, 芒果細粒又帶甜甜酸酸的味道, 加上山葵鮮香刺激, 感覺複雜而完整。
安排與之相配是新潟縣妙高酒造妙高山大吟釀, 同樣以40後精米度的山田錦釀造, 利用妙高山湧水做出富精彩花香, 成熟水果及輕微綿質米香的立體平衡。這樣能打動人心的香氣, 與芒果的果味十分配合, 微酸味道也能去除油膩感覺, 不過酒中的口感重量則略嫌未夠大蝦肉感重量作平衡。
最後一道是韓式辣醬燒豬腩肉。菜式開始越來越大改變, 初初是輕微用上外地配料, 繼而風味風格有點思想出軌, 到後來兩個卻來一個fusion式做法。先有芒果山葵莎莎醬, 再有韓式辣面豉醬放於燒豬腩肉上, 實行來一個韓燒感覺的日式小食。腩肉烤得脆口, 汁香甚重在口中擠出。在焦脆濃口的味道上加上了令人不吃不可的辣面豉醬的刺激而鹹香味道, 感覺完整, 是徹頭徹尾的韓燒感覺, 只是用料是日本黑豚腩肉而已。
在精緻而有重量的感覺上, 配上的是擁有精緻包裝而辛辣濃口的兵庫縣櫻正宗酒造金稀大吟釀原酒。用上兵庫縣特A區山田錦, 磨至35%, 與及原來兵庫縣有名的宮灘硬水釀造。沒有經稀釋的原酒, 做出比之前五款更強烈骨格的感覺, 配襯至濃口硬朗的豬腩肉上, 口感十分平衡。味道強度與酒味餘韻跟辣面醬與腩肉油香結合得不錯, 然而我還期待這樣的結合可有更好的混合味道停滯於口中, 有點美中不足。

整體來說, 這次是一個相當不錯的酒食配合, 雖說是"金賞"酒, 可是各自自我性格就未算絕對明顯, 不過配合上食物時, 酒的特色多少都給帶了出來。據知同樣的酒食配搭, 餐廳會在6月8日再辦一次, 有興趣的朋友也可試試。

2013年4月20日 星期六

無心插柳

有日在尖沙咀少有的行街, 可是卻有點肚餓, 結果來到了這個Food Court隨便吃吃。填肚的, 不用多說, 但一邊吃著我的粉, 一邊就看到擺在食坊中心的小攤檔。從攤檔的外皮清楚知道店的名字與其主打的脆卷, 原來這檔在食坊內賣的是星馬式餐食。
這脆卷是按星馬地區常用作料組織上, 不敢說是地道地區食品, 但吃下時感覺地道。脆卷用上薄薄的薄餅皮包上不同的餡料, 雞肉, 芝士, 脆炸粒, 花生粒, 生菜絲, 青瓜絲, 紅蘿絲等。
內餡入面沒有醬, 只靠丁點芝士粘合。外層塗上彎曲婉柔的帶甜的沙茶海鮮醬曲線, 看上去, 感覺精緻。卷好之後, 一件一件如卷蛋般切好。
一口咬下, 先觸及外面的沙茶醬, 濃味而略甜。接著是外層蛋皮, 蛋皮皮薄輕易略過。第一個內餡區是脆炸粉與炸花生, 感覺"咯咯"聲的脆口, 與沙茶醬混合, 甚有星馬風味。中間層是少許生菜夾著軟身芝士及雞肉, 雞肉其實不多味, 而且感覺有點硬; 幸好有生菜及炸粉緩衝, 令口感增加了咀嚼的空間感。下層是青瓜, 紅蘿蔔, 生菜絲, 令濃口口感變得清爽舒服。

老實說, 這卷的味道不是特別好吃, 不過從這麽簡單的用料上, 我看出了組合出來的創意。可能這樣的製作並不新穎, 而在星馬地區已有類似做法, 但是最少香港見到的較少。而以收費來看, 比起KxC的粗糙乾涸雞卷快餐好得多。難怪牡丹樓不知在何時由快餐改成了餐廳, 最近卻打算賣上乾炒牛河來! 其實以食材及租金成本大幅上漲, 標榜廉價快餐是越來越沒有空間了, 所以用上廉價食材做出來的有人氣食物遠比死硬公式的連鎖製作多上很多倍。

2013年4月19日 星期五

大開眼戒

"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樂乎!" 難得兩位國內友人來港相約晚飯, 加上有酒相伴, 我這個酒鬼自當樂此不疲。國內發展, 一日千里, 大城市硬件配套已勝過不少發達國家。但為何我們還是感覺國內城市落後呢? 原因不外乎軟件因素, 前線人對每個做法的了解及認知不足, 視野跳不出國際。從機建, 國際化規格實踐到位; 從飲食服務, 還停留在發展中國家水平。外國西餐?! 少來這一套! 國內未有多少及得上香港, 所以趁這個機會跟喜歡葡萄酒的朋友進一步了解西方飲食。

這餐廳站在尖沙咀繁華的行人路上, 多有西化, 酒吧餐廳每到周末例行爆滿。老實說, 以前常出入這街, 除街尾酒店外, 其他都少見國內人士。可能是因為餐廳選擇不對他們口味, 或是一例多是慢食餐廳, 未能配合他們的"以時間換取空間"式的消費策略吧。今次友人到來, 正好可以試上一試吧!
首先第一個來的是法式的海鮮拼盤。這個小型份量的拼盤包括四隻個子略小的法國生蠔, 兩隻Cherry Stone, 六隻青口, 四大隻翡翠冰螺和兩支長腳蟹。用料不算特別好, 蠔身細隻, 青口都是一般貨色。Cherry Stone及冰螺都算可以, 長腳蟹腳中搖中矩。
炒帶子大蝦香草藍芝士菠菜沙律。帶子少來香口有點鑊烤味道, 大蝦雖是雪藏的料, 但是肉質厚實而有彈性, 兩樣質感都可口宜人。香草藍芝士醬沒有太多, 只是剛剛點得到題, 但藍芝士的香味幾吸引。然而, 菠菜味道卻甚鮮香, 口中清爽而帶芝士醬的濃密味道, 再加上沙律沾上輕炒過的油味道, 令整體口感及味道更加烈。
接下來是一個小食, Nachos, 用上墨西哥Tacos粟米片, 加上切成小方的蕃茄, 青瓜, 洋蔥及一粒粒的橄欖, 然後將芝士放在面上焗融。緊緊的芝士融於粟米片表面, 一手拉開粟米片, 芝士徐徐順勢甩出, 加上其他配料, 味道惹味但帶微酸清爽, 而且有些鹹鹹的感覺。平常時間我也愛點這個伴酒佳品, 要是酒友, 這個是極力推介。
燒春雞伴水牛芝士醬。春雞兩脾兩翼雖然皮未燒得脆, 不過稔口中惹味感覺亦不俗, 雞肉用料是雪藏的, 但是肉質不"鞋", 可是味道不夠香, 再加上有絲絲香料調味。然而同行的兩個友人竟然對放在最底部半裝飾的薯蓉情有獨鍾, 香港人少有地會吃光, 他們都清至光盤, 挺有意思的。而放在一旁的水牛芝士醬也可與雞沾上同吃, 帶稠身忌廉口感的芝士醬, 帶點點酸味辣椒香味, 令春雞肉來得更惹味更吸引。不過如果要配酒的話, 我就建議不要加上手牛芝士醬, 因為其辣味會令酒中酒精更烈。
最後一個主菜是燒羊架, 因為他們一般都比較少接觸西餐, 而燒羊架卻比牛扒來得有風味及更有特色, 所以選上這菜。一般對我這個不生不吃的人來說, 四成, 甚至三成, 都是不錯的選擇。可是, 他們卻吃不慣太生的, 所以今次點上七成熟。雖然比我平時吃的熟了一點, 但是也不覺太過鞋韌, 只是沒有晶瑩的血水和嫩滑點的口感而已。在羊架表面加上是脆香的麵包, 咬下時特別香脆, 基本上, 這個羊架算是合格。

整體來說, 這家餐廳食物算是不錯, 可是還是少了一份突出的感覺。如果要以海鮮為主打的話, 這餐廳只是屬於中挺水平; 然而, 沙律的選擇與安排是不錯的。另外, 值得一提的是餐廳烘焗蒜蓉包味道是不錯的, 可是如餐廳正值繁忙的話, 他們會改以淨法包代替, 有時他們更會忘記給你麵包, 如果真想試一下, 不妨跟他們提出。

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無飯家嫂

好久沒有到這邊工作了, 收工疲憊的感覺又回來, 但是心情十分的爽。雖然我睏得連坐著玩Candy Crush都會睡, 但仍有尋食的興致。早陣子看到柯士甸小路一列細店在整改, 新店開了不少。無意中看到這店, 以星馬風叻沙掛帥, 比起已有點膩的日本拉麵吸引許多, 叫價亦比之商宜, 所以無有太多諗法, 進去一試。
餐廳主要以叻沙湯及魚湯湯粉, 海鮮配料為賣點。素知香港小店所謂"海鮮"都是蟹柳, 魚旦之類, 大蝦只是跟以前基圍蝦左右大小, 甚至有某大京川酒樓告訴我, 江瑤柱絲也海鮮的時候, 我對"海鮮"這個概念已沒有寄望。如果因為這二字而要比普通的賣貴廿多元, 我就會退而求其次。最終, 我點上了這個招牌叻沙 (十款餸)。
叻沙湯一向惹味吸引, 這個也算幾香。魚湯濃口, 椰香足夠, 湯身圓潤有奶般質感。香茅與辣味平衡, 湯可算是不錯。另外一提, 叻沙湯的辣度可要求調整, 我選的中辣剛好對我口味。

粉是用上米線與米粉兩溝, 米線滑溜, 覆蓋感好; 米粉則彈牙有活力。混合型的傳統方式在口感上的確可互補不足, 但不知是否我孤陋寡聞還是別的原因, 我吃過的傳統混合型叻沙應是油麵與米粉兩溝。相信這樣較大的反差, 無論從色, 香, 味中也會比這個表現更好。
十款餸, 老實說, 已記不全所有的。不過大都是簡單現成的用料, 例如, 牛丸, 貢丸, 墨魚丸, 魚片幼條, 鴨胸, 雞扒件, 扎肉, 雞蛋, 豆腐卜, 剩下的不知是肥牛還是什麼。如要我說味道的話, 我沒有多大意見, 因這都是平常在家中煮麵會用到的現成料。不會珍貴, 味道也不稀奇; 不會太差, 但絕不會有期望。除鴨胸及雞扒件需要煎一下, 雞蛋烚後去殼切片外, 其他就放進清水白烚便可以。以這些而索價HK$48, 不值。可是叻沙湯還值上好幾元罷了。
薏米水, 清清淡淡, 沒有太多味道, 去濕清滯, 算是不錯, 好過飲杯可樂吧。

整體來說, 處理, 操作及味道不是太差, 可是由一堆現成東西堆砌出來, 沒有煮功, 廚藝可言。而且索價雖然不高, 但性價比值低, 偶一為之不為過, 但絕無吸引力推動我去吃第二次。

2013年4月10日 星期三

雪之國豆語之詩

如不需到那邊工作, 已經有一排沒有到附近找吃。過了數月, 回來Ramen Champion, 感覺很不一樣, 看似日本人也開始習慣了香港的拉客模式。我不會覺得尷尬, 只是有些東西已聽過很多次, 但不知怎麼告訴他們不用跟我熱烈的推介吧。另外, 本來座位上的冰茶沒有了, 改而放在入口水吧前。一來利用潛意識惰性, 減少冰茶消耗, 又可減低人手處理; 二來, 人們都要到水吧倒水, 順道賣消費飲品, 一舉多得。
這檔拉麵是接上之前退出的豆之詩, 豆之詩主打的是信州麵豉與豬及雞湯混合的結合。無獨有偶, 毘沙門零也是主打麵豉, 不過這次卻是北海道白麵豉。利用北海道白麵豉與豬骨湯的結合來取悅大家。以這一個湯底為基, 麵檔變出三至四款不同的配搭, 銷售員介紹的時候, 簡單稱之為"呢個四塊叉燒, 呢個兩塊, 呢個叉燒同蛋, 而呢個係辣的"。我對他地道, 簡潔而快速的手法有點驚嘆, 而連日本人都默許這個做法, 可知他們的同化程度相當的高。除了拉麵之外, 麵檔當然不少得推介大眾口味的餃子吧!!
等了大概十分鐘, 我的拉麵傳呼機響起。正當我走到檔前之際, 銷售員剎有介事的告訴我, 他們的餃子是不用沾汁的。如真的要加汁調味的話就加上一點白醋吧。可是, 不知是放得太耐還是什麼原因, 餃子表現未如理想。雖然入口時還是暖暖, 但餃子皮是淋的, 而餡料太實, 口感不好而無多味道。就算連底部煎過的皮都不脆, 沾上白醋後, 所有味道都給白醋蓋過, 這個真是失敗得緊要。
至於拉麵, 北海道白麵豉不算濃味, 無論麵豉味道或鮮味均覺不足。可是, 豬骨熬出來的濃湯味道很濃, 油脂比份重而有膠口感覺, 這個湯足夠令我飽到晚上八點。湯底 -- 7.5/10
麵條方面, 同樣跟上次吃過一風堂的新拉麵與稻荷的那個一樣, 都是採用類似西山的粗條捲曲形短拉麵。麵條略短而有點碎的感覺, 不過粗身嚼勁好, 可惜要求硬些的麵, 出來效果依然一般。另外一個問題在於拉麵的安排, 麵檔是採取二郎系的叠高如山狀, 不過芽菜甚多。食的初時我一雙筷子夾入, 以為夾到麵, 但原來只有芽菜。雖然麵檔利用芽菜去減低湯入口時的膩口感覺與增強爽脆的口感, 但是芽菜亦會同時令味道變淡, 令湯底應有的味道沒有吸進口裡。麵條細短, 加上芽菜纏繞, 掛湯能力大打折扣, 整體不算太好。麵條 -- 6/10
配料方面, 當然有剛才提過令味道變淡的芽菜, 有時我認為這些芽菜比麵條還要多。粟米粒則是散件一大堆的, 混在湯中可令湯身更有甜味, 不錯。木耳絲, 爽口肉嫩, 有益, 咬下"嗦嗦"聲作響, 爽脆得好, 可惜木耳絲難以入味。叉燒兩片, 是經烤製過的夾肥五花腩肉精煮而成, 肉稔味濃, 口感尚算可以。特別是皮與肥肉部分, 香口得有點可愛。味蛋兩半, 晶瑩而蛋味香, 只是不知為何卻好端端的加上一堆豆辦醬放在蛋面。令原來蛋味不清, 豆辦醬鹹味卻不是好效果。紫菜芽蔥鮮味夠, 但哪有突破?! 配料 -- 8/10

整體來說, 麵檔表現只是很一般。要在芸芸Ramen Champion的激烈競爭中傲視同儕, 相信以現時情況是不太可能。不過以日本人的堅定毅力, 要扭轉局勢絕不困難。

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再見吧, 北方的味道!

平日放工想想行街購物, 與友人漫遊旺角。不知是我已過追MK的年紀還是我已與時代脫節, 我真不太明白有些人在街上攪什麼。原來闊闊的行人專區上, 幾乎都被逼得水洩不通, 因為演藝人在此表演, 人們都停步欣賞。但原本開闊行人專區是為了疏導擠擁人流而設, 現在就變得本末倒置。演藝人肆意的忘情演出, 好看, 但像街頭賣藝般老練。有時真可理解住在樓上的人士的苦況, 試問如你家樓下晚晚有人舞獅打鼓, 令你看電視不得, 訓覺不得, 溫書不得, 你會怎樣??

與友人沿著旺角一道出到勝利道, 這晚, 熱狗關門, 海南雞不吃, 拉麵更有點膩。於是看見前方有一北方餃子店, 好生當個北方呆子吧。我曾懷疑自己是否一個北方人, 愛濃味, 愛吃辣, 喜歡吃餃子麵條多於白飯。但後來只是發覺自己什麼都愛吃, 只要是好吃的, 我都無任歡迎, 所以沒有北方, 沒有南面, 只是一個肥呆子吧!
從餐廳名字, 顧名思義, 餃子是必然的主打。餐廳提供十多款的餃子選擇, 椰菜, 白菜, 韮菜, 西紅柿, 茴香, 京蔥羊肉, 番薯苗等。不過卻只提供烚的湯水餃, 和部分煎餃子。而我最喜歡的, 依然是蒸的, 最能保持餡料的原汁原味, 可口到不行。在只有水煮的情況下, 我們要了雙拼茴香鮮肉餃及京蔥羊肉餃。

茴香鮮肉餃, 外形較圓圓球狀。餡中茴香絲混入肉中, 惹味透鼻, 一口吃下只吃到清晰的茴香冶艷鮮味, 鮮肉味道被蓋掩得體無完膚。而且肉的質感太實, 難以斷定是否鮮肉, 亦啖不出鮮肉的肉香汁嫩。餃子皮縱然滑, 可是略嫌太厚。

京蔥羊肉餃, 外觀較似元寶。羊肉鮮香而微微羶味顯然入口便能感覺得到, 問題就在於口感上。京蔥老而粗糙, 咬下水餃沒有嫩滑口感之餘, 內裡京蔥更是難咬得斷的。老實說, 這刻我認為我似羊在吃老草多於自己在吃羊。
接下來還點了些小吃, 麻辣豬肚。將豬肚水煮拖乾, 加上麻油, 芝麻及花椒粉。豬肚爽口, 沒有㵎味, 但是略嫌有點韌。加入的麻油不多, 花椒粉亦不如想像中惹味, 只是有點麻而已。不過時咬到芝麻, 感覺蠻討好的。
另一個小食叫作"京都釀大腸", 應該是"京蔥"吧, 但牆上明明是寫著"京都"。利用京蔥釀入炸豬大腸之中, 在脆口的豬大腸外皮咬下而又啖到京蔥的爽鮮。可是兩者並有如期出現, 豬大腸炸得不脆, 亦沒有化口感覺, 更沒有大腸的油香。然而京蔥就實在太老, 一圈圈從咬下時湧出, 韌得花上不少齒力才咀嚼完畢, 乾而沒有水份。
整餐最好食是這個, 甜酒豆乳撈丁。豆乳醬香中帶丁點酒濃醇味道, 而且出前一丁麵煮得彈牙而乾身, 撈入豆乳醬之後滋味而稔身, 還有灑上大量脆口的蔥花, 愛吃腐乳的朋友不能錯過。只是, 有人可能會略嫌口味過鹹。再者, 如以一個操作簡單的撈丁麵要收費HK$40, 我寧願回家自己做吧!!

整體來說, 食物除豆乳撈丁外, 其他並無突出表現, 平平無奇之餘, 有些更差得不行。可是, 不知是在何文田這高尚地區, 還是餐廳有意抬高身價, 這樣的四小碟竟然要花費近HK$150!! 而且吃完還不飽, 所以個人感覺很不值!

2013年4月7日 星期日

東大街上的道北

酒友們定期也有酒聚, 越來越多的酒友, 飯局自然越來越密。不過這次對我來說比較特別, 因為家住新界西, 平日到港島食飯已經少之又少, 港島東更加是鮮有立足的。可能就是我這個人懶, 而又怕麻煩, 老是食飯都即興, 所以根本未有到過這邊又少次。這次難得遇上酒友極力推介, 甚至已安排好一切, 哪也好踏足一下這撮華麗大地。

其實筲箕灣東大街一向對尋食的朋友絕不陌生, 而我也又真試過好幾檔, 然而這樣卻是第一次。一來因為餐廳主理人維持一晚只做一枱十人的菜, 其他的都是現成外賣。二來餐廳的訂位日期爆滿得很快, 基本上也需預早計劃好才可吃。三來餐廳門面簡單, 如非友人介紹, 恐怕不熟地頭的人都也以為只是家尋常街坊刺身店吧! ,因此, 我並沒有接觸它的機會, 但卻不經不覺原來錯過了這個有心的食肆。
由於位置對我來說是比較遠, 所以不能早就到埗。當我到時, 枱面上就只剩下這個前菜。螺肉小片前菜, 螺肉片清爽, 有嚼勁, 但不是過韌, 淡中有甜。而這沒什麼的清清的汁水, 其實內有玄機, 因在調配加入了少許的日本芥末, 令整個螺片肉充滿了刺激味蕾的生氣。但這個刺激性只是輕輕在口中掠過, 沒有太牽強的造作, 但卻可推動食慾。
開始入局, 先來個沙律醒醒神。沙律, 老實說, 不過不失吧! 菜的配搭可以, 清爽而沒有複雜口感, 車厘茄甜美而鮮味, 沒有太多的配料雜碎。沙律醬放方面用上一個橄欖油燒汁, 少少濃口, 但不嗆喉, 不油膩。還好!
在沙律上桌的同時, 這盤麵包卻來得靜悄悄。不過好飲好吃的朋友們又怎會錯過了它呢?! 而可以講的是, 這盤麵包比沙律清盤得更快。原因在於它暖暖的內脆外軟, 外層更有一點焦香, 而旁邊伴著的卻是一條條直條形狀的牛油。牛油香口, 回味長, 而且直條較厚, 令牛油放在暖暖的麵包上依然可咬出牛油的厚重, 令大家回味。
漸漸進入正題, 今次酒聚是以日本清酒為主, 而配搭上沒有太多的抗拒, 因日本清酒能配得上多樣不同的菜式。首先跟它匹配的可以有貝殼類海產, 而餐廳安排的生蠔分別來自荷蘭和法國。老實說, 荷蘭生蠔還都是第一次吃, 品種名稱沒有細問, 但是該款蠔則比較清爽, 沒有太多的海水味道, 是不錯的行頭蠔種。接下來則是越來越濃的法國蠔, 然後就是貝鮮味最強的Cherrystone, 配著濃烈花香與果香的生原清酒, 令味道在口中互相輝映。
西日混合的私房晚餐中又怎會少得了刺身呢?! 這次的刺身質素算是很不錯, 而且用的料十足。第一條來的是我的最愛, 金目鯛, 由日本急凍空運到港, 是白身魚中的油脂香味表表者。金目鯛雖然正值當造時間, 但原條的金目鯛來貨價錢絕不便宜, 而且不同部分味道均能妙不可言。今次餐廳師傅選擇用上中厚度的斜切片, 味道也不錯。鯛魚一般較喜用薄切, 因為肉質能爽口有彈性而口感滑溜, 可是如將金目鯛薄切, 油脂的流失太多, 反而失去風味。而如將之以像鮭魚般厚切的話, 爽口感覺變得較重之餘, 油脂太強會令人有滯口感覺, 如安排是頭一道刺身的話絕不適宜。所以這一個中厚度的切法卻可做到兩者平衡, 而且金目肉身是屬淡香, 能令香氣慢慢從口中滲出, 不過始終腩部油脂香卻始終不如以前吃過的好。
能令金目鯛擺在前頭, 後面必有更好作料, 這次這個作料又是小店的大膽之作。二度魚料刺身用上的就是這條新鮮鯖魚, 能用上這個真不容易。因為鯖魚魚味甚濃, 但容易變壞, 冰鮮後放不多過幾天, 而且越後, 腥味越強, 所以就算日本本土都不是每個地方能吃到新鮮鯖魚, 一般多是吃用醋漬的鯖魚。但看到鯖魚未切上桌時魚背暗花的斑紋與腹大便便的腩位, 相信這條絕對是新鮮正貨。而餐廳師傅選擇的是較厚的魚生切法, 令鯖魚有啖啖肉的口感。而且鯖魚清鮮, 魚味甚濃, 加上厚切口感, 雖沒有太多油脂, 但味道足以蓋過金目鯛的香。不用太多的做作, 只些微新鮮生葵磨出來的芥末及一兩小滴醬油, 已能令魚身甜鮮香味被完全的帶出, 而且肉質彈性証明用料的上乘。
接下來的是有殼類的刺身。第一個是北海道帆立貝刺身, 一個字來形容 -- "大"。這是真的大, 而非一般餐廳吹噓的那些。這餐廳的可取之處是從不偷工減料, 來的料是認真屬於所謂兩個至三個J的珍寶帆立貝。整個帆立貝如平時吃豬腸粉時放芝麻的那個般大, 而厚度則有一節半手指。咬下, 帆立貝肉滿佈口中, 覆蓋感甚高, 鮮味甚濃, 口中亦有點稔口感覺。

之後的是牡丹蝦, 用料也是一樣的十足。蝦身去殼後, 有如手指尾有一個圈左右, 算是粗大。不過蝦頭卻沒有如以前家中吃的腮位有雪花印的靚料。然而這餐廳安排將蝦頭剪去, 然後落鑊酥炸, 所以並沒有試上鮮生蝦頭的味道。可是酥炸也算不錯, 雖然未至酥脆到全部能吃, 但已經算是可以了。

刺身來到最後是一板完整的北海道馬糞海膽, 同樣用料十足。馬糞海膽較成熟, 所以味道變得甜美, 鮮味濃而強。而且口中的感覺軟綿綿, 用上紫菜包著來吃, 鮮味加鮮味!
在刺身之中的牡丹蝦頭帶出炸物, 跟著而來的是這個燒長腳蟹。當然, 我們並非大吃大喝得吃下整隻長腳蟹, 所以餐廳的0用料都只是散件的長腳蟹料。可是, 他們在燒這個長腳蟹時的火候控制卻是做得不錯。往往蟹殼附近只略為乾脆, 而內裡蟹肉汁水卻仍在殼中, 當你咬下時就能感受得到。而在外的蟹肉除乾脆外, 還多一份焦香的味道, 有種被火炙過的香氣, 殼中鮮味也給引了出來。
燒豬肋骨, 這是我吃過的豬肋骨中其中高水平的之一。外皮做得脆皮, 似是薄薄的一層脆糖膠, 入口時總是"卜卜"聲的脆響。而且外層入口碎掉, 不見影蹤。師傅安排了鮮爽的蘋果蓉醬以解豬的油膩, 但以這樣的一個乾脆暢快, 我認為這個根本不用。而近骨旁的薄肉層則被爐火烤得焦香, 時有點油脂, 更覺香氣濃郁。豬肋肉中間層甚厚, 烹調沒有過熟, 咬下依然有不少肉汁湧出, 而且豬肉甚嫩滑, 沒有一點鞋口的殘渣出現。這個豬肋骨, 無論是用料, 火候功夫與心機都值得一讚再讚。
燒牛肉也是一良好感覺菜式, 雖然香港多家餐廳也可做到差不多水平, 但是外層烤脆的質感卻是每次吃下也都回味不過的。為了取悅大眾人的口味, 餐廳師傅安排的是原條牛柳。牛柳質感一向鬆軟, 不怕太韌太鞋, 如果火候控制做得好的話, 一般都不會有投訴的。另外餐廳選擇用上原條烤焗, 令肉汁及血水鎖於肉中, 吃下原汁原味之餘, 更覺軟滑。對我來說, 這牛柳從準備到處理到上桌都是很好的感覺。唯一問題在於牛柳的本質, 牛柳的先天缺陷是牛肉味道與質感不夠, 脂肪比例不高, 令燒烤後少了油脂的濃口香味, 亦沒有如和牛般的羶化。
這個烤焗薯角, 據聞味道吸引, 外成金黃脆香, 薯身則軟滑, 但可惜我沒有吃到便被其他人清了碟。
最後接上的就只是簡單一個啫喱和餐廳自製的"馬卡龍", 一向對甜品沒多大興趣。草草吃下, 未覺特別。

一晚吃來, 這家餐廳盡顯心機, 從選料到用料到就大方從事, 而且不好不來。至於烹調方面, 雖然生蠔刺身沒有太多技術功夫, 可是開生蠔後依然保留殼中水份是大店不敢賭博的動作, 但是我就是愛這一口鹹鹹的鮮味, 令生蠔更感活力。及至後來熟食卻是無可挑剔之至, 我想我換個季節也會再來試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