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4日 星期四

豬牛雞, 殊途同歸


星期五是長假期的開始, 第一天好像過了一個如夢如幻的一整天。為什麼呢? 我也不知道! 好像每天都在睡一樣, 無論我身處那裡, 身體感覺都是一樣, 不知這是不是叫做"時差效應玉律。"呢! 而這天跟家人外出, 來到了青衣城, 時間不算太充裕, 就來個快上快落吧!
白熊咖哩, 是由一所源自北海道的拉麵店, 該店成功在全日本開設超過六十家分店, 演而優則導, 改道向做出正宗日本咖哩口味而進發。結果只在2010年才開始他們的第一家咖哩店, 而迅速於翌年游出海外。而這店主張熬製簡單配料的正統日式咖哩, 由咖哩粉醬主導, 少有如洋蔥, 香料, 乾果之類的組合。咖哩主打辛口, 但強調豬肉, 雞肉和牛肉做出來的咖哩調配是不同的, 所以他們並非採用一個咖哩底, 而是三個底。除三個咖哩外, 還有一個極辛咖哩可供選擇。
家中有小朋友, 沒有選擇大盆的咖哩飯, 點了一個兒童餐。兒童餐內有兩件炸雞件, 一堆炒蛋, 兩條脆皮腸, 一堆粟米, 當然少不了一撮咖哩飯吧! 而餐廳為兒童餐著想, 特別途同歸吧。安排的是偏微甜的甘口咖哩。我沒有沾小朋友的食物, 始終這個份量不算多, 我怕我會吃光他們的, 而又不飽。
我點的這個是芝士咖哩豬肉焗飯。焗咖哩一般做得外乾內濕, 從脆皮而乾爽的表面保存咖哩的香味, 水潤與溫度。而透過加上芝士, 大大提升了咖哩的重量; 另外, 透過焗飯的步驟令部分水份減少, 使咖哩做得更有集中性, 味道更濃。老實說, 焗咖哩這些方法是令咖哩變成香而濃的小小技倆, 一般用於較稀, 味道較普通的港式咖哩。而運用濃口的日式咖哩來焗的話有時會怕本身咖哩汁醬已做得很濃, 焗後可能會鹹到苦, 口中多粉狀; 又或者焗後會有明顯的焦味。可是這個做來味道不錯, 亦沒如上述缺點, 而且咖哩味變得更香更濃。算不上辣的辛味程度, 小小挑逗著口腔的味胃與醒神的脾胃。豬肉軟稔易嚼, 不黏牙, 咖哩味充足, 混合一些已煮得半溶的薯佢, 感覺很不錯。可惜, 飯則較淋身, 吃落回彈不足, 加入咖哩焗後依然覺得偏爛。飯面上一隻半熟溫泉蛋, 用效如芝士一樣提升口感重量, 但亦給出濃口咖哩外的流質。整體來說, 這個飯可以, 不過卻嫌豬肉真的太微太少。

其實家人還有點上咖哩芝士牛肉焗飯, 老實說, 真吃不出有多大分別, 或許是我吃得太少, 又抑或根本是殊途同歸吧!

縱然食物表現不錯, 但是這家咖哩連鎖店的服務卻沒有相應的水平, 特別廚房人傲慢與死不覺錯的態度真值得扣分到至低。在現今的經營模式, 我從不認為"顧客永遠是對的"的一個前朝金科玉律, 不過看錯單派錯飯, 甚至漏單的種種動作, 均易有憑證, 只要拿出同理心處理, 是非已經分明。我欣賞樓面緊張的為我們疲於奔命, 但否定他們未經了解而給出的公式硬答案, 更不恥廚房人企圖欲蓋彌彰的事實, 他們的所有動作全都收在我眼裡。因此, 服務一欄給出的是一分 (這是給替我們奔跑的樓面人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