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7日 星期日

東大街上的道北

酒友們定期也有酒聚, 越來越多的酒友, 飯局自然越來越密。不過這次對我來說比較特別, 因為家住新界西, 平日到港島食飯已經少之又少, 港島東更加是鮮有立足的。可能就是我這個人懶, 而又怕麻煩, 老是食飯都即興, 所以根本未有到過這邊又少次。這次難得遇上酒友極力推介, 甚至已安排好一切, 哪也好踏足一下這撮華麗大地。

其實筲箕灣東大街一向對尋食的朋友絕不陌生, 而我也又真試過好幾檔, 然而這樣卻是第一次。一來因為餐廳主理人維持一晚只做一枱十人的菜, 其他的都是現成外賣。二來餐廳的訂位日期爆滿得很快, 基本上也需預早計劃好才可吃。三來餐廳門面簡單, 如非友人介紹, 恐怕不熟地頭的人都也以為只是家尋常街坊刺身店吧! ,因此, 我並沒有接觸它的機會, 但卻不經不覺原來錯過了這個有心的食肆。
由於位置對我來說是比較遠, 所以不能早就到埗。當我到時, 枱面上就只剩下這個前菜。螺肉小片前菜, 螺肉片清爽, 有嚼勁, 但不是過韌, 淡中有甜。而這沒什麼的清清的汁水, 其實內有玄機, 因在調配加入了少許的日本芥末, 令整個螺片肉充滿了刺激味蕾的生氣。但這個刺激性只是輕輕在口中掠過, 沒有太牽強的造作, 但卻可推動食慾。
開始入局, 先來個沙律醒醒神。沙律, 老實說, 不過不失吧! 菜的配搭可以, 清爽而沒有複雜口感, 車厘茄甜美而鮮味, 沒有太多的配料雜碎。沙律醬放方面用上一個橄欖油燒汁, 少少濃口, 但不嗆喉, 不油膩。還好!
在沙律上桌的同時, 這盤麵包卻來得靜悄悄。不過好飲好吃的朋友們又怎會錯過了它呢?! 而可以講的是, 這盤麵包比沙律清盤得更快。原因在於它暖暖的內脆外軟, 外層更有一點焦香, 而旁邊伴著的卻是一條條直條形狀的牛油。牛油香口, 回味長, 而且直條較厚, 令牛油放在暖暖的麵包上依然可咬出牛油的厚重, 令大家回味。
漸漸進入正題, 今次酒聚是以日本清酒為主, 而配搭上沒有太多的抗拒, 因日本清酒能配得上多樣不同的菜式。首先跟它匹配的可以有貝殼類海產, 而餐廳安排的生蠔分別來自荷蘭和法國。老實說, 荷蘭生蠔還都是第一次吃, 品種名稱沒有細問, 但是該款蠔則比較清爽, 沒有太多的海水味道, 是不錯的行頭蠔種。接下來則是越來越濃的法國蠔, 然後就是貝鮮味最強的Cherrystone, 配著濃烈花香與果香的生原清酒, 令味道在口中互相輝映。
西日混合的私房晚餐中又怎會少得了刺身呢?! 這次的刺身質素算是很不錯, 而且用的料十足。第一條來的是我的最愛, 金目鯛, 由日本急凍空運到港, 是白身魚中的油脂香味表表者。金目鯛雖然正值當造時間, 但原條的金目鯛來貨價錢絕不便宜, 而且不同部分味道均能妙不可言。今次餐廳師傅選擇用上中厚度的斜切片, 味道也不錯。鯛魚一般較喜用薄切, 因為肉質能爽口有彈性而口感滑溜, 可是如將金目鯛薄切, 油脂的流失太多, 反而失去風味。而如將之以像鮭魚般厚切的話, 爽口感覺變得較重之餘, 油脂太強會令人有滯口感覺, 如安排是頭一道刺身的話絕不適宜。所以這一個中厚度的切法卻可做到兩者平衡, 而且金目肉身是屬淡香, 能令香氣慢慢從口中滲出, 不過始終腩部油脂香卻始終不如以前吃過的好。
能令金目鯛擺在前頭, 後面必有更好作料, 這次這個作料又是小店的大膽之作。二度魚料刺身用上的就是這條新鮮鯖魚, 能用上這個真不容易。因為鯖魚魚味甚濃, 但容易變壞, 冰鮮後放不多過幾天, 而且越後, 腥味越強, 所以就算日本本土都不是每個地方能吃到新鮮鯖魚, 一般多是吃用醋漬的鯖魚。但看到鯖魚未切上桌時魚背暗花的斑紋與腹大便便的腩位, 相信這條絕對是新鮮正貨。而餐廳師傅選擇的是較厚的魚生切法, 令鯖魚有啖啖肉的口感。而且鯖魚清鮮, 魚味甚濃, 加上厚切口感, 雖沒有太多油脂, 但味道足以蓋過金目鯛的香。不用太多的做作, 只些微新鮮生葵磨出來的芥末及一兩小滴醬油, 已能令魚身甜鮮香味被完全的帶出, 而且肉質彈性証明用料的上乘。
接下來的是有殼類的刺身。第一個是北海道帆立貝刺身, 一個字來形容 -- "大"。這是真的大, 而非一般餐廳吹噓的那些。這餐廳的可取之處是從不偷工減料, 來的料是認真屬於所謂兩個至三個J的珍寶帆立貝。整個帆立貝如平時吃豬腸粉時放芝麻的那個般大, 而厚度則有一節半手指。咬下, 帆立貝肉滿佈口中, 覆蓋感甚高, 鮮味甚濃, 口中亦有點稔口感覺。

之後的是牡丹蝦, 用料也是一樣的十足。蝦身去殼後, 有如手指尾有一個圈左右, 算是粗大。不過蝦頭卻沒有如以前家中吃的腮位有雪花印的靚料。然而這餐廳安排將蝦頭剪去, 然後落鑊酥炸, 所以並沒有試上鮮生蝦頭的味道。可是酥炸也算不錯, 雖然未至酥脆到全部能吃, 但已經算是可以了。

刺身來到最後是一板完整的北海道馬糞海膽, 同樣用料十足。馬糞海膽較成熟, 所以味道變得甜美, 鮮味濃而強。而且口中的感覺軟綿綿, 用上紫菜包著來吃, 鮮味加鮮味!
在刺身之中的牡丹蝦頭帶出炸物, 跟著而來的是這個燒長腳蟹。當然, 我們並非大吃大喝得吃下整隻長腳蟹, 所以餐廳的0用料都只是散件的長腳蟹料。可是, 他們在燒這個長腳蟹時的火候控制卻是做得不錯。往往蟹殼附近只略為乾脆, 而內裡蟹肉汁水卻仍在殼中, 當你咬下時就能感受得到。而在外的蟹肉除乾脆外, 還多一份焦香的味道, 有種被火炙過的香氣, 殼中鮮味也給引了出來。
燒豬肋骨, 這是我吃過的豬肋骨中其中高水平的之一。外皮做得脆皮, 似是薄薄的一層脆糖膠, 入口時總是"卜卜"聲的脆響。而且外層入口碎掉, 不見影蹤。師傅安排了鮮爽的蘋果蓉醬以解豬的油膩, 但以這樣的一個乾脆暢快, 我認為這個根本不用。而近骨旁的薄肉層則被爐火烤得焦香, 時有點油脂, 更覺香氣濃郁。豬肋肉中間層甚厚, 烹調沒有過熟, 咬下依然有不少肉汁湧出, 而且豬肉甚嫩滑, 沒有一點鞋口的殘渣出現。這個豬肋骨, 無論是用料, 火候功夫與心機都值得一讚再讚。
燒牛肉也是一良好感覺菜式, 雖然香港多家餐廳也可做到差不多水平, 但是外層烤脆的質感卻是每次吃下也都回味不過的。為了取悅大眾人的口味, 餐廳師傅安排的是原條牛柳。牛柳質感一向鬆軟, 不怕太韌太鞋, 如果火候控制做得好的話, 一般都不會有投訴的。另外餐廳選擇用上原條烤焗, 令肉汁及血水鎖於肉中, 吃下原汁原味之餘, 更覺軟滑。對我來說, 這牛柳從準備到處理到上桌都是很好的感覺。唯一問題在於牛柳的本質, 牛柳的先天缺陷是牛肉味道與質感不夠, 脂肪比例不高, 令燒烤後少了油脂的濃口香味, 亦沒有如和牛般的羶化。
這個烤焗薯角, 據聞味道吸引, 外成金黃脆香, 薯身則軟滑, 但可惜我沒有吃到便被其他人清了碟。
最後接上的就只是簡單一個啫喱和餐廳自製的"馬卡龍", 一向對甜品沒多大興趣。草草吃下, 未覺特別。

一晚吃來, 這家餐廳盡顯心機, 從選料到用料到就大方從事, 而且不好不來。至於烹調方面, 雖然生蠔刺身沒有太多技術功夫, 可是開生蠔後依然保留殼中水份是大店不敢賭博的動作, 但是我就是愛這一口鹹鹹的鮮味, 令生蠔更感活力。及至後來熟食卻是無可挑剔之至, 我想我換個季節也會再來試試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