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0日 星期一

絕對是個夢

我不是甜品常客, 但是我也知道市場上面有著層出不窮的產品。曾經有人說過, 與女性及小孩有關的消費是最能賺錢的。而如要將這理論放於飲食上的話, 我就認為甜品一定是其中一樣衍生下來的產品。近年, 專做甜品的店越來越多, 五花八門, 形象百變。雖然我知道製作甜品是一門極嚴謹的藝術, 當中需要精密的計算與一絲不苟的工序, 但是用料上我相信始終都比一般烹飪的價值低, 可是索價卻可以天文數字。感覺就好似不知怎的一支細細的洗米水會比真真正正有食療或養顏價值的物品要貴得好幾十倍一樣。
我不是一個甜怪, 亦不懂欣賞它的美感, 我在吃甜品的同時, 只會理性地理解它正在發生什麼。這天就來到了九龍城的一家Froyo店, 這一兩年, Froyo成風, 各大小店舖爭相代理外國Froyo品牌。其實早在未有Froyo這個字之前, 我朋友已經大膽在香港及國內代理Froyo產品, 在香港開設專門連鎖。那些年, 香港人對所謂"健康"還未那麼"著緊", 只能怪生不逢時, 現在的都退到只在國內發展了。一個倒了, 另一個再起來, 這Froyo店卻有著凌厲的氣勢, 已經開到三間分店, 並大獲好評, 我這個不好甜品的人就來試試口感。

一入門口餐廳飾櫃放著十多個套裝配搭, 像是硬銷強推。旁邊牆上亦放有各個套裝配搭的結構圖解, 還有凍櫃上的咭片也是充著套裝而來的。只有穩約在結構圖的下方才有一兩句有關零售的最低字眼, 當中大概最低消費都要HK$30-40。然而套裝的收費由HK$49起, HK$59及最貴的HK$72不等。相比起一個球一個球賣而多味道選擇的名牌雪糕, 這裡單一的味道索價還要比它貴!!
結果, 我點上了一個HK$49的Banana Spilt。底層是生果及脆米, 中間一層厚厚的Froyo之後, 來一層香蕉熱情果醬; 之後又來Froyo, 插上蝴蝶酥後, 淋上熱的朱古力漿結成硬硬的脆皮。感覺有點過份, 就這樣一個近五十元, 離譜的不是收費, 而是毫不能滿足的味道。當Froyo形成的時候, 乳酪絕對是一件帶酸的物體, 而這裡的Froyo更比一般的酸度明顯一點, 而將之淋上極甜的朱古力醬, 直令酸度進一步提高, 味蕾就有如觸電般刺激。而且一羹掐下, 赫然發覺Froyo根本是中空的, 只是如童軍堆火, 愛斯基摩人建冰窖一樣的密頂。再往下一層鑽探, 又是另一刺激到飛起的甜酸組合。初時香蕉甜味與Froyo味道相互結合, 但後來吃到下層酸到苦的熱情果醬, 味蕾感覺再一次被挑戰。雖然下層脆米與爽口的生果挽回了一點分數, 但沿途吃著的朱古力實在太過格格不入了。整體來說, 這樣的收費, 此等的味道, 負面評價是理所當然的。
而親愛的友人就花費了HK$72, 得到這個Pink Lady。先解構一下, 底層是由紅桑梅為主的水果, 然後是一層厚厚的Froyo。中層放入了脆米, 繼而又再一層Froyo。跟著是一塊芒果味的布甸, 然後再蓋上Froyo, 旁邊放圍著放有粉紅色Marzipan。頂層放個Puff, 插入自製朱古力條之後淋上粉紅色朱古力及乾玫瑰碎。結構比我選擇的複雜, 所以收貴一點亦是可理解。雖然配襯出來的味道比我的那個好一點, 但是甜甜厚而硬的朱古力脆皮醬卻又跟Froyo產生老毛病。之後吃下的芒果布甸, 質感都算配合, 但味道就似酒樓點心大嬸推出來一個個的芒果布甸, 而且只有甜味。同樣是中空的情況, 挖到中層脆米算是最好。至於撬到底層, 友人吃了兩口, 連一向慳儉不浪費的他也選擇放棄, 當時杯中還有四分之一。

這樣慘烈的經驗跟上前多個好評的結果形成了極大的對面, 我只能說我在吃的不是大家在吃的店吧!! 除了賣相和建構精緻之外, 我真的找不到任何一點能說服自己覺得這杯Froyo值上HK$49 / HK$72?! 可能有人認為幾十蚊一杯東西, 不用講得如斯刻薄。但如果是不好食, 連俾六蚊買串魚旦都嫌多。最少我以同樣價錢, 也能在按重量算的Froyo吃個滿意, 這裡絕對不能!!

另外一提, 餐廳也有西餅甜品供應, 並以玻璃房形式間開, 有如標榜優劣高低, 甚覺階級觀念。該處還擺有多罐法國Mariage Frere的茶葉。老實說, 該茶真的不錯, 特別是Royal Blue Earl Grey, 那藍色花辦的極致香味與Earl Grey紅茶混然天成。最近的櫻花特別版也算有趣。只不過這樣的東西, 還是留在家裡與一套茶具附庸風雅一翻比較好一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