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5日 星期六

令香港的五星服務也叫汗顏


為了找還我遠行之前到澳門工作的時數入港澳碼頭。有時會相約朋友一同晚飯, 有時只匆匆吃過便算。

這天完結了工作, 本來應承了朋友到氹仔美酒佳餚節逛逛支持, 兼且去吃吃喝喝。可是當去到發覺這個跟香港的規模好像有太意想不到的落差時, 心中已經沉了一下。後來看到些香港的朋友陸續現身, 並道一同吃個晚飯回港, 於是在快去快走的情況下, 大家便來了這裡吃吃。這次來吃, 沒有太大的指引, 只是隨一個香港人的角度心憑而發。
咖哩全, 相信有名的也是咖哩吧! 這個咖哩崩沙腩所用到的咖哩底並非印度尼泊爾般香料極強的; 又不是馬來西亞式椰香味重的; 更不是香港的只用黃薑粉咖哩粉的種類; 而且富有緬甸西亞特色與澳葡人口味結合的特別品種。咖哩汁不濃稠, 但加上洋蔥蓉後又不算太稀。紅油露面, 黃薑粉較少, 咖哩粉香料味不太重。吃下來, 無論拌飯還是拌法飽薄餅都是不錯之選, 唯伴以薄餅怕太稀的汁流到手中。

牛腩聲稱是用上崩沙腩這個極好的部位, 炆至晶瑩的水晶邊, 帶給人無限的彈性與口感。可是試問一隻牛又有多少崩沙腩位呢, 然而看其肥膏比例和甘香, 相信混上一部分肥腩亦不稀奇。可是兩者味道十分好, 只是略嫌肉質未炆得夠稔, 如果再多一小時, 相信會炆得更好味。
啫啫通菜煲在港澳兩地常見得很, 做得先聲奪人的有, 做得實而不華亦多, 但要做出極高水平的甚難。這不僅只是色香味的遊戲, 還是處理質感的重點, 要做到吃完後盤底沒有油沒有水的, 真不是人人做到。我自己就只在新鴻基海都吃過一次, 就算到其他分店也吃不同這樣水準, 相信他們也未必次次都得。這個味道是可以的, 但香味不足, 更遑論能與上題相比。
澳門街的鹵水什錦, 鵝腸牛拍葉, 雞腸, 豬大腸, 冬菇。當中我認為冬菇最入味最好吃。牛拍葉略硬, 豬大腸甘香可口, 鵝腸雞腸味道太淡。一般來說, 澳門街所做的鹵水比香港的鹵水要淺色要淡一點, 感覺只是以一些淡醬油燙過便了。所以該餐廳特別在這個鹵水什錦上菜時再配上一兜餐廳招牌的咖哩汁以作不時之用, 感覺也可以。
芝士火腿夾心炸豬扒。這個絕對是香港少有的菜式, 概念十分簡單, 但是以這樣的功夫, 心機與回報相比, 香港人懶得做上這個。芝士火腿被夾在豬扒的中間, 然後將豬扒炸好。皮層脆香爽口, 豬扒也有肉汁走出; 內裡芝士半溶香口, 加上火腿的柔軟肉質, 口感多重, 不錯。可是相比起肥仔俠的厚一點的豬扒與更仔細的火候, 這個還是相差一點。
最後這個是椒鹽牛舌, 這個的驚喜最大。一般來說, 牛舌可燒可炆, 甚至煎香就可以。煎的多是薄片, 要其脆口輕快; 炆煮的則用厚的, 要其味濃與汁醬吸收; 燒的則可厚可薄。但是這個是椒鹽的, 炸起來的牛舌又硬又無味。上桌時看來, 這牛舌可真很乾的樣子, 還要埋椒鹽, 蒜椒淮鹽過過表面。但是一吃下, 牛舌軟稔可口, 鹽味濃, 外層轉彎位置有焦香的脆, 味道與質感都很好。

整體餐廳水平都可稱滿意, 同場香港的朋友都吃得津津有味。而且更讓我們值得推介的是他們的細心服務, 看我們幾人大汗淋瀰的樣子, 餐廳掌櫃專程跑過來幫我們安排冷氣, 由進店, 轉枱到埋單, 都享受著日本人般的細心服務態度, 這是難以置信的。就連在五星酒店服務多年的朋友都不相信在這小菜店中也可有如這般的服務, 說回來真叫那些香港自以為厲害的餐廳店員為之汗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