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7日 星期四

廿年人士一晚戀大左

日航酒店, 很久沒有去了。大概可能是沒有太多焦點餐廳可堪回味, 所以只是一些飲宴或午餐例會才會到吃。可是那天晚上是一個很特別的夜晚, 拍檔夫婦倆結婚二十年, 加上又在拍檔的生日附近, 所以他們特地來此喝酒食飯, 慶祝歡愉。為此晚飯, 他們帶來了世界各名產區的葡萄酒代表, 每一支都可稱得上是酒王中的酒中。老實說, 隨手用來開胃的, 又或是被人嫌棄的, 都幾千元一支, 怎不風雅?! 就這樣, 連我們各自工作的同伴們, 今次都近乎到齊, 可見號召力相當之高。
我們一行廿多人, 正好與拍檔的廿年之數相約, 雖然人數不少, 但也不是包下全場呀! 無獨有偶, 旁邊一桌十人左右也在大肆慶祝生日, 令整個餐廳都充滿著我們兩幫人的聲音, 好不熱鬧呢!!
甫到場, 第一支已經是Pommery的最高級年份香檳Cuvee Louise 1989, 還要是大大支的6升裝。不過不到1個小時, 大家都將酒清空, 真恐怖的酒鬼一群。接下來, 上座時跟沙律同吃的是這支Domaine Bouchard Pere & Fils Meursault Perrieres 1er Cru 2003, 感覺清爽平衡, 也少不了成熟果香。
第一個來的前菜是羅文生菜沙律伴法國風乾火腿, 羅文生菜, Romaine Lettuce, 不要誤會, 這跟歌唱沒有關係。只是採用法國品種的生菜來做的沙律, 咬下特別的清爽, 一塊塊生菜入口就好像一片片薄蘋果般爽脆。配上小蕃茄與風乾腿。風乾腿是來自法國的用料, 只是帶有微鹹, 而且不算太乾的類型, 與生菜一同入口, 正好以之調味。小蕃茄, 味道不濃, 但是多汁, 令口中加添濕潤的感覺。而沙律醬用上的是簡單的法式蛋白他他醬, 可是用醬不多, 亦不覺膩口。整碟菜也許可用清新爽脆來形容。
接下來的是法國黑松露菌熟燉蛋, 這個是以燉蛋的方法作為底, 加上零碎的黑松露菌, 表面用上的是以黑松露為基的精油。熱力迫出, 表面的黑松露精油香氣被完全帶出。在夾雜著黑松露的香味入口, 燉蛋滑溜而充滿蛋香, 幾乎不用牙也可令蛋完全的壓碎, 而且慢慢流入喉嚨之中。
頭盤兩度之後, 來的是一個精美鵝肝拼盤。這拼盤由香煎鵝肝配燴蘋果和鵝肝醬配甜酒啫喱組成。香煎鵝肝配燴蘋果, 蘋果是先經慢鑊煮熟, 肉質味道被稍稍糖化, 然後再燴入微甜的汁, 令果肉變得軟稔。鵝肝煎香, 外層有點焦燶, 感覺有點煎得過熟。事實鵝肝質料鬆散, 再加上煎得過熟而令質感變硬, 而甘香味道亦大有流失, 是不太可以的菜式。

 
反而另一個鵝肝醬配甜酒啫喱則表現不錯。鵝肝醬推得又甘又香又滑, 入口有滑溜而溶化的感覺, 而且鵝肝醬甘香停留在口中良久不散。表面卻安排了一些小方形的甜酒啫喱, 為鵝肝醬的膩口做了一點平衡的爽口感。不過以飲酒的朋友們來說, 更好的平衡感應該是與酒配搭, 才是真正的快樂。
 
在飲的是波爾多的左岸及右岸的兩大酒皇代: 左面是Ch. Lafite Rothschild 1990, 整支酒全晚大家都在喝, 因為這是比較大的3升裝; 右面是Ch. Petrus 1985, 只是大家都在趁熱鬧搶搶的1.5升裝, 但是初段感覺卻比左邊那支好一點。
略為膩口的鵝肝菜式之後, 濃味的感覺沒有再停留, 因為更濃味的接踵而來。這個蕃紅花海鮮湯, 是用上法式龍蝦湯的Bisque做法, 加入了干邑與奶油。湯身質感厚重香濃, 沒有龍蝦鮮味, 但是卻有著其他貝殼類海產的鮮腥。湯中蝦肉不梅而有彈性, 未至不吃不可, 但也多給出多樣口感。而湯中厚重的酒香, 也可帶領食客從香氣到入口的完整挑逗, 感覺可以。
吃到中段, 主人家加插了一個Blind Tasting Game, 一班酒鬼, 聚睛會神地在猜。而我則幸福地猜中了這支意大利酒皇級IGT Masseto 1995, 有人說是失望, 我反而覺得有些地方挺有可取之處。
主菜是燒澳洲肉眼牛伴香草薯蓉意大利飯配露絲瑪莉汁。首先看看澳洲肉眼牛扒, 這個燒烤的味道強。而由於我要求的是三至四成熟, 所以牛扒的外邊是明顯烤過, 而中間依然保留可愛的殷紅顏色。雖然外層未能烤得焦脆, 但是仍帶些微烤過的味道。再加上Rosemary汁醬的驅使底下, 牛肉變得有點甜。咬下, 肉汁依然保存於肉中心, 組織軟稔而帶豐富肉汁, 只嫌汁醬略甜而已。

另一邊是香草薯蓉意大利飯, 有別於一般意大利飯去運用芝士來增加飯身黏性, 改而用上薯蓉, 令整體膩口感覺減低。香草是慣性的調味用料, 問題就在於意大利飯的處理。整體飯粒都是仍夠挺削的感覺, 未有預期的晶瑩彈性和糯口感覺。然而一般的意大利飯我會要求粒粒紋理有致, 晶瑩飽滿之餘也不會剩餘太多汁醬, 可是這個是用薯蓉來代替芝士的, 相比之下還是會紋理含糊一點。
 
由於猜對了Blind Tasting的酒, 結果得到一支美國車房代表Screaming Eagle 1998, 這酒是美國酒的表表者, 相信在零售掛單有售的機會不高, 因大部分都是拍賣回來的; 而猜不對的朋友也不用氣餒, 主人家送上澳洲酒皇Penfolds Grange 1998作補償, 而事實上這支酒的強勁力度, 曾一度令在場各人痴醉, 但其實去到後來美國那支才完完全全支配了整班酒鬼的味蕾。這樣的遊戲何不多攪幾個呢?
朱古力劇院餅配紅桑子汁, 老實說, 我沒有多吃和慢慢細味。因為大家都是喝好酒來的, 眼見還有那麼多好酒正在飲, 真不想打亂美好的味道呀。原因是甜品一向都是大部分紅酒的敵人, 如果因吃了這個而令原來的好酒味道變得又酸又薄, 真的不好呀!!
最後還有兩支1963的Port作結, 一支是陳年可以很久的Vintage Port (質量有點猶豫); 而另一支則是精選年份的Colheita vintage tawny Port, 陳皮般乾果如清涼甜香, 已經是最好的甜品了! Yummy~~!

整體來說, 餐廳食物食品質素不差, 但又不算突出。而且在控制一般大眾化的食材火喉仍未能盡善盡美, 所以亦難估計其實的功架質素。雖然如此, 餐廳也會多花心思於食材配搭, 而且餐廳會考慮到本地顧客的主流口味, 而改善原創食譜的口味, 以之相配合。這是值得鼓勵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