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免加一 = 免責條款? 作業而不敬業!

每隔一段時間都需到灣仔開會, 雖然這年去得比較少, 但仍是一個不缺的部分。今次相約了友人到中環吃午餐, 而我的會12:45才完結, 落樓, 轉Lift, 步行, 上車, 到中環, 再上樓, 都要13:20才到, 所以著友人先坐下等我。這次, 友人選上了這家甚獲好評的意大利餐館, 而我也愛吃意粉, 所以是個難得的機會。可是, 估不到這家被多人點獲好評的餐店會在我吃午餐的短短一個小時能發生這樣多個小插曲。

我甫到埗便心急的找友人, 看見店內簡約友親的裝修設計。於是我見店檯接待位置無人便自行入內, 可是, 中環午飯時間, 餐廳座無虛席, 人人都低頭看機, 哪有容易找得著。於是我只好站在中心位置打量, 正當準備按電之際, 剛才離開崗位的外藉支客很不友善的走向我, 問我發生什麼事? 我說我在找朋友, 她就問我朋友叫什麼名字。心想, 我友人沒有訂位, 難道你知道所有人的名字麽? 她還語帶鄙視的跟我說, 這裡是Linguini Fini, 你是不是找錯呀? 我說我正打算打電話找朋友, 她就叫我不要站在餐廳中間, 要打就到lLift口打, 甚有被驅逐的意味。結果, 友人好端端坐在一張木長枱搭枱位置。那外藉支客目無表情的瞟了一眼, 這時我才還擊的問, 我是否可坐這位? 於是她不發一言的行開。
與友人商量好午餐, 見餐廳人手繁忙, 客氣的做個有耐性的顧客。可是從不下六次店員經過而有眼神交流的情況底下, 我倆依然無人問我們點什麼菜, 甚至連水都不會給你一杯。於是便著人來點菜, 店員迅速回應, 而我們都快速行事, 感覺我與店員共同完成艱巨的任務似的。
落單完畢, 跟友人談起話, 但見面對一籃麵包少了兩塊, 心想應是友人在等待過程中吃掉的。但後來他告訴我, 原來是搭枱的另外四人, 因點菜後等了十分鐘還未見麵包, 肚餓過頭而問友人拿的。可見如此人頭湧湧的餐廳內儼如冷漠孤獨的荒嶺。(註: 當時我依然是沒有水的!)
結果, 頭盤上桌。午餐(HK$128)的頭盤是二選一的蕃茄汁炆牛肚, 老實說, 比起在意大利吃到的炆牛肚差些。牛肚用上主要是金錢肚, 帶一點點草肚, 質感略韌。不過香草, 蒜頭及蕃茄等汁就可口吸引不少人士。在香港, 還是吃中式的五香鹵水炆出來的牛肚好吃。
而另一個是薄餅餐(HK$178)的頭盤, 凱撒沙律。用普通家庭式的一兜, 菜的配搭沒有太多特別, Parmasean芝士一片片的, 再加上麵包粒及凱撒沙律醬汁, 沒有驚喜, 只是清爽的感覺而已。
接下來主菜, 竟是薄餅餐的薄餅先來, 以計算薄餅最少需時二十至工十分鐘, 而它竟還比意粉快呢! 這個薄餅是當日指定的所謂"Plain Pizza", 以芝士為主, 加上羅勒葉便完成。可能有人會覺得這樣慳料的一個薄餅, 但事實意大利的薄餅真的是如斯。剛烘出來, 芝士味道香口而濃郁, 而且芝士韌性十足, 能在齒堆間延伸。蕃茄醬味道新鮮自然, 帶點點酸度, 口中夾雜的羅勒葉香口而清新, 令味道更吸引。不過薄餅底雖算是脆, 但吃到後來有點硬, 不知是否用上了較健康的小麥麵粉搓成有關。
薄餅已吃到中段, 千呼萬喚的意粉來了。為什麼是千呼萬喚? 我們的還好, 不過旁邊搭枱的四人, 有兩人足足等了超過四十五分鐘。他們向店員反映問題, 店員只冷冷的拋下一句 "I understand, Sorry!"。毫無悔意, 亦不覺有問題, 無人告訴你必定送東送西的令客人閉咀, 但也不是完全毫無反應的樣子。心中暗暗替旁邊四人覺得氣忿, 不過愛莫能助。

講回意粉, 是一般大小形狀約是3號粗幼的Spaghetti, 意粉有難得的與爽口, 不粘口, 每條都有活躍彈性。水煮時間與選料都是好的, 不過唯意粉一端近尾位置有點生硬的質感, 有可能是因為灼意粉時沒有將水完全蓋過意粉所致。午餐讓大家選擇的是在"Signature Linguini Fini"一欄的意粉, 我們選的是Diavola, 即Tomatoes and chilli做的醬汁。味道當然惹味, 而且辣度適中, 蕃茄的鮮味爽口與辣味平衡, 調味不錯, 不過偏鹹少少。
順帶一提, 由點菜到吃到來餐茶, 我一直還是沒有水給我飲的。老實說, 縱使我覺得就算煮得尾部半生的意粉好味, 但面對著這樣的一個服務態度與質素, 我根本俾不下笑面。結果, 我還是自己的在水吧前面拿水, 但當他們發覺我自行拿了在水吧排得整齊的水來倒的時候, 兩個店員就望著我枱交頭接耳。有可能他們是在討論其他店員忽略了倒水吧, 但在結賬的一剎, 看他狠狠的拿走了水瓶的樣子, 相信我的善意估計是錯誤的。

當結賬時看到餐廳這張免收加一的告示, 真不知好嬲定好笑。從這字條上, 我當然滿意其服務, 因為它給了我一個慳掉服務費的理由。從隔離搭枱的朋友和在場觀察, 加上其他食評也有提到, 我相信我們偶到的情況並非偶然。可是如果餐廳免收加一就可堂而皇之不提供服務的話, 以這樣的邏輯下去, 社會會變得多恐怖。這樣的管理留在香港, 祝大家好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