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

這是什麼?

雲吞麵是什麼?? 是我由細食到大的廣東麵食。小時家人常吃, 我也吃得不少, 到訪過的名店也多。麥文, 麥奀, 忠記, 正斗, 永華, 沾仔記, 甚至鏞記, 统统吃過。接觸麵食的機會多, 因為麵食簡單方便快捷, 所以很多時都會吃到。
池記這個字號源自廣州老字號麵家, 由麥華池先生所創立, 後轉到香港。其子及後分別開設麥文記, 麥奀記兩家, 池記便沒再出現。一路至到九十年份, 麥奀與麥奀雲吞世家鬧翻分家, 池記這個名就重現江湖。不過就以連鎖行銷, 新派西化工商管理模式出現。到現在, 已很難一一數出分店所在。
不過這個連鎖, 除有自己開立的店外, 近十年易跳入了大商場food court, 做一家真真正正的連鎖式速食店。猶記得約二十年前在銅鑼灣時代廣場對面的鋪吃得滋味 (當時一碗細蓉已叫價HK$27), 今次一來, 試試這連鎖是不是還有功架。看到餐牌, 一個雲吞麵套餐叫價近HK$50了! 而另還有兩個餐, 蝦籽撈加油菜, 要價HK$56, 飲品而另右HK$4。而炸醬撈加一小食, 要價HK$65, 同樣飲品另加錢。
我們兩個人, 我點了炸醬撈麵跟個小食, 而友人就點了蝦籽撈跟個菜。由於大家都認為有茶便可, 所以唔加錢飲野。我個炸醬撈一上桌就感覺出事, 炸醬麵臉如死灰, 顏色好像數十年前已褪色的電影菲林一樣, 近乎淡橙蝦肉色。紅油不多, 麵拖得都夠乾。用筷子撈上一輪後, 將炸醬平均分到麵中, 但一入口... 唉! 麵條淋得要命, 而有油滯的粘口感覺, 是我吃過的名牌雲吞都之中最差的。炸醬肉條入口軟淋空虛, 味道淡, 亦無炸過的脆口感。調味僅有些許鹹味, 甜辣都不足, 加在粘粘的軟麵上, 簡直是一個敗筆。
灼芥蘭, 沒有特別。芥蘭沒有脆口的清爽, 只是用水煲上一段時間令其軟稔。老實說, 這樣一個簡單的灼菜, 不會做得特別好, 但是做得差也真一點都不易。
友人點的是蝦籽撈麵, 我以為我吃的炸醬撈已經是最離譜地差的了, 但原來天外有天, 人外再有人。這個蝦籽撈... 首先, 麵如剛才炸醬的那個一樣的淋, 麵條完成沒有彈性; 麵身粘口之餘, 還有一陣重重的油益味道, 不過他們用的是什麼熟油, 竟可將這個油益味長長的停留在口中, 再加上少許鹼水味, 簡直將人氣得發紫。蝦籽一粒粒, 但口感一點都不乾爽, 更遑論鮮味。跟隨便一間的澳門麵店, 做出來的蝦籽和麵都比這裡好吃的多。蝦籽絕不脆口, 亦無鮮味, 加在油益味重的麵, 完全蓋過了蝦籽的味道, 又是另一個失敗中的失敗。
小食點了的是號稱紅油拼盤, 有兩隻雲吞, 三隻水餃及兩隻菜肉餃。這個聲稱是菜肉餃的東西, 無論質感及味道都是奇怪的。外皮煙韌呈半奶白色, 質感彈性似機製的魚皮餃; 內餡菜肉無味, 亦吃不出有什麼菜肉。水餃是三樣東西之中最好吃的了, 水餃皮不厚不薄, 內餡有爽口的木耳絲, 有肉味感覺, 但味道不強。
而三樣之中, 最匪夷所思的是這個雲吞, 雲吞一入口, 感覺有滑滑的雲吞, 有富彈力的蝦肉。之後, "卡"的一聲, 好似有些東西在口中卡住了, 然後感覺牙肉十分痛。原來, 我的牙肉插著一條類似骨 / 蝦鬚的東西, 半上半下, 動彈不得, 把我的進食進度完全停滯了。要花上好一段時間及注意力, 才可將那個東西取出。不過心裡就一直覺得莫名其妙, 為何好端端的一隻以滑中有爽的雲吞之中, 會有一條那樣長的骨?? 我到今天依然想不出理由。但是這樣的一個雲吞, 如果真的卡在喉中心, 相信吃是香港新聞中的一個奇聞吧!!

不過整碟東西的雲吞與水餃不好笑, 最好笑是旁邊另上的一碟紅油。小食叫作紅油拼盤, 但是所有紅油是另上的。那以後乳豬也可叫砂糖乳豬, 喼汁淮鹽燒乳鴿吧!! 可是, 另一個重點在紅油的味道上。此紅油醋多於各樣配料, 不辣, 似外省的薄身醋味, 而且醋味霸度, 彷彿蓋過了所有味道似的。這個紅油拼盤, 又是一個經典。

綜觀以上各項, 餐廳水準只有灼芥蘭比較好少少。估計就算我講給朋友知道池記是這樣的水平, 亦沒有多少人相信。老實說, 連街邊十二元一碗炸醬撈都好吃過池記, 真不知道他可以什麼的能耐收上HK$60多元一個沒有飲品的餐?! 還有奉勸一句, 客人在枱進食, 請不要用濃烈的漂白水或綠水拖地, 這個絕對令我覺得你很不衛生。這樣的一家餐廳, 就算你是用上香港最好的辣椒醬, 蠔油, XO醬, 胡椒粉等配襯, 也不會令我覺得你是一家有質素, 有誠意的店。看來這個"池記"招牌, 也許只是一個就手和招攬國內自由人的用途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