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酒友酒聚

要到法國兩星期, 今年在澳門的工作時間未夠多, 所以就趁臨飛之前趕緊補時。連續兩天在澳門工作, 不忘約些朋友飯聚飯聚。我們的飯腳們已吃過不少地方, 所以並中一個朋友提議試試在澳門的私房菜。他們先與餐廳預訂好各方面的預算, 然後由餐廳發辦各樣菜式。

餐廳位於崗頂附近的小巷, 沿新馬路民政總署旁的小巷直上, 到崗頂附近後向福隆新街方向夜呣斜巷向下斜落, 行到中途的家神圍入去, 右手邊就到。餐廳地方不算太大, 全餐廳只放兩張大枱加一張細枱, 大約可坐二十人左右, 相信餐廳每晚最多處理兩枱人客左右。
甫到場, 不會有太多寒暄, 就即刻上菜。第一個是混合葡式與希臘款式的沙律, 切碎方條狀的生菜, 蕃茄, 橄欖, 烤芝士等。在沒有沙律油的混入, 所有菜式是有清爽的口感和原來味道。雖然不算是很新鮮的味道, 但是算是淡中有味。
接著來的是青豆蓉忌廉湯, 將青豆攪拌打成蓉, 鮮味突出口感嫩滑, 沒有太強粉狀感覺。而忌廉亦帶出香味, 不過整體印象未見深刻。加上烘好的澳門特色麵包, 有一點脆, 就是更強一下口感而已, 味道反而變淡了。
第一個算是主菜的是這個葡式燒乳豬。當然沒有廣東式的化皮做法, 但依然感覺脆口。縱然沒有燒烤的焦香味道, 但也可接受。豬肉肉質嫩滑中帶點爽, 只有輕微調味, 沒有雪味, 夾雜肥膏同吃也算滋味滋味。伴碟是做到大約一隻隻麻雀大小的炸薯方, 薯仔鮮味與質感其實不錯, 構思亦好, 唯炸得不夠, 沒有香口脆口的感覺。
接著是鹽焗鱸魚。有別於林記所用的葡式焗魚做法, 盤中沒有太多的油, 亦沒有浸在油中的薯仔厚片。只是輕輕的有油, 伴以其他配菜的烘焗魚。有彩椒, 洋蔥及脆肉瓜切成絲或條狀, 在混有魚油之下, 此等食材吸入了魚的油脂與鮮香, 加上其本來的味道, 效果不乾而表現更好。但如果沾不到油的話, 此料就會變得又乾又無味。而鱸魚經過略略調味然後放到爐中焗, 因為無打鱗的皮, 而令內裡的肉質耐熱能力提高, 加上少許油, 所以在烘出來時, 魚肉依然保持可人的彈性與水份, 反之皮就未見香脆。整體來說, 是一個可以接受的質素。
葡汁咖哩蝦, 運用乾煎蝦碌的原理與造法, 不過用上的不是豉酒皇, 而是葡汁來燴。利用黃薑粉與洋蔥等惹味作料, 令味道更香口吸引。但是蝦碌依然是煎過, 有香口的味道, 雖然未算是金黃的脆, 但已是不錯。大蝦彈性雖未屬鮮蝦, 但肉質還算可以, 沒有雪味, 不見死實實或霉的感覺, 吃下爽口, 味道香。
烚花甲湯飯, 一些屬於澳葡式做法, 橄欖油煙肉條與浸熟的花甲做出來的湯飯。花甲肉彈爽口, 質感不錯, 鹹水鮮味都已落到湯中。而湯飯米粒淋, 組織已遭分解, 似潮州粥類。煙肉沒有脆口感, 但反而還有油脂香, 混入飯中同吃, 增加口感複雜性。湯身暖胃, 適合飲酒人士, 而且不用調味的天然鹹香, 是個不錯的菜式。
燒雞, 上菜時已到了尾聲。當大家都以為湯飯是一個收結時, 突然再有一隻燒雞冒出。這隻燒雞看來已燒上一段時間, 上桌有點冷冷的感覺, 但摸下還是有微溫的。吃後, 引用一位國內的同學跟我講的一句話: "雞的菜式, 都是中國人做得好一點。", 完完全全的身同感受。不過表面上加上的是一個由洋蔥, 醃青瓜切成的限粒混合而成的配料, 甚有中式薑蔥蓉感覺, 值得學習學習。
最後, 甜品是一個簡單的焦糖雞蛋布丁。這個甚配合我的作風, 老實說, 因為是一個飲酒的飯局, 如不是特別有甜品安排, 也不會或不太適合有些太過隆重而盛大的甜品列席。這個算是可以吧, 不過亦無大突破。

個人來說, 我並不抗拒私房菜, 又或是自由發辦的隱藏菜單。可是以我認識的私房菜, 著重的是交流及互動, 而餐廳的運作是需以熱誠來推動的。不過以我吃過整晚之後, 餐廳上菜的店員/老闆由頭到尾不發一言, 甚至黑口黑面, 到最後因我們是比較夜才開始吃的, 更著我們快點離開, 感覺失去了私房本義, 對食客亦無癮。

知道餐廳掛上很多照片作為裝飾, 亦以沙龍廚房為名, 可是我並未能找出沙龍與菜式或是視覺享受上的重點關連。整件事情缺乏目標清晰的主題, 在食物水平只屬很一般很一般和很冷的服務感受的情況之下, 更未可理解餐廳的展處所在。唯一可以講的就是收費以每人HK$300來說, 私房菜算是很平價的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