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4日 星期三

遇上鹹豬手!

又是到灣仔開會的時候, 之後又轉到中環跟親愛的友人吃飯。上次去到了這樓下一樓的店, 那個差劣服務的奇遇, 令人難忘。不過只是用腳行上一層, 卻是另一個世界。雖然餐廳裝潢, 擺設與用具都跟一樓的有些相似, 亦有理由相信這兩家餐廳是屬同一個集團的, 但是服務感受是截然不同。

餐廳午餐大約HK$148 - 178一個人, 收費跟樓下一樣, 不過有收加一服務費。除主菜外, 還有一個沙律或湯, 而飲品需另加HK$20。

友人在餐前選來的沙律是Beetroot, Cheese, Cherry Tomatoes沙律。Beetroot鮮味甚強, 而且質料健康。中間的Cheese成半韌性忌廉狀, 需打散攪拌, 分進沙律葉之中, 因為芝士比較鹹, 所以分在葉堆中會較好。Cherry Tomatoes清爽嫩口, 蕃茄汁一咬溢出, 感覺涼爽。沙律葉種由兩至三種混合, 苦味不多, 質感不算太爽, 不過鮮味強一點。加上紅蔥乾及金蒜粒, 令整個沙律來得更脆更惹味。

另一個我選的是一個以醋鹹醃的鯖魚為主體的沙律, 沙律葉的組合與味道跟Beetroot的那個相近。不過重點卻在那些一粒粒的鹽醋醃的鯖魚身上, 口味不算太鹹太酸, 亦沒有死鹹死酸的效果。味道平衡得很好, 而且鯖魚質感不霉, 反而有彈性, 可以空口吃, 調味很吸引。加上紅蔥乾與金蒜的點綴, 令整體香口感覺來得更好。

而另一個重點卻在那隻半熟的溫泉蛋身上, 因為半熟質感滑溜, 而且更能提高口中的飽滿質感。再者, 蛋漿中流出的鮮香蛋味與稔連質感如混入沙律菜中, 是一大的好味之選。

主菜方面, 我們共點了一隻的豬手。因為午餐訂明, 豬手是供兩個人吃的, 所以我們的午餐主菜就結合成一隻豬手。餐廳店員特別於豬手上菜之時來到我們的面前, 給我們大刀闊釜的拍照。這裡的服務是有細心的打理與操作, 只是有心服務的人才可做到, 絕對比一樓的好很很很很很很多。

豬手的外型令我想起了鹿鳴春的窩燒肘子, 不過鹿的當然大很多。友人還說豬手這樣小, 不知我們是否夠食。餐廳在旁供應是由法式芥末做出來的微酸醬汁, 用意在於消除豬手油膩。

之後店員在餐廳的另一端將豬手切開, 大約有十件。旁邊放有焗的薯仔粗條和德國式傳統的醃椰菜。豬手外皮脆皮, 皮下充滿油脂, 入口未至鬆化, 但咬下依然脆口。可是, 皮要整塊食才好一點, 因為比較難切開。

最令人驚喜的是豬手中間的肉, 一般豬手做得不好, 裡面的肉做得又乾又嚡。不過這個豬手的肉除了啖啖肉口感之外, 還感覺到暖口的油香及嫩滑的質感。肉質組織不會有入口即溶的軟淋感覺, 但是卻有肉類的軟滑嚼勁, 相當可口。吃這些瘦肉不會令人覺得是豬手最不欣賞的部分, 反而是可享受豬手的全部。瘦肉跟皮中間夾著的肥肉, 當然肥油可愛, 亦為瘦提供了不少香口的感覺。不過它的質感不是中式入口即溶那款, 而是有肥膏彈性而爽口的肥肉。咬下去, 感覺似吃肋骨邊旁的水晶肉一般能嚼, 但覺油脂退去不少。

整體這隻豬手來說, 以豬國豬手做法, 這已經是很不錯, 而且能配合香港人的口味。不過相比中式燒豬的皮脆化口感覺, 西式的始終難比, 畢竟它沒有了細針拮下密孔, 令皮下瀉油及讓空間闖進的步驟。不過餐廳整體都覺可以, 沙律配套不差, 服務更可說好。既然收費差不多, 食物質素亦不差, 何以要到下面受氣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