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30日 星期三

例會

己有好一段時間沒有來開例會了, 感覺與習性也改變了不少。從前我們開會, 總是就喜歡在紫玉蘭或鄉村俱樂部等, 不知從何時開始就變成了潮州人的世界, 改到了這裡作客。雖然我對什麼菜式都沒有抗拒, 不過感覺卻有點陌生, 而且人腳組合也是前所未見, 很是有趣。
開會完畢, 上菜身一道來個鹵水拼盤。擺盤精美, 一層層分明, 但又是融和而成一碟。最上層是薄薄爽口而脆的鵝腸, 沒有甘香的油脂味, 但是脆口加上辣油已經不錯。中層是鵝皮, 肉質口感有嚼勁, 連皮有脂香, 效果可以, 只是鵝肉來料所限畢竟難有滑溜的口感, 可是鹵水入味可吃。下層中間是豆腐, 口感飽滿一點, 但嫌未能入味, 鹵水味道流於表面, 口中豆腐亦不算滑溜。最後邊旁就是鹵水鵝掌翼, 口感有點硬, 皮肉也韌, 鹵水不算入味, 只屬一般水平, 不過整體拼盤算是可接受。
水瓜洛, 蛋角煎得外層金黃, 有少少脆口, 但佈層嫩滑可口。蛋角入口軟滑, 夾雜水瓜腍中有爽, 有鮮香, 感覺不錯。沾上一點點魚露, 增加鹹鮮味, 感覺更好。
接下來的是一個春菜排骨蘿蔔煲, 老實說, 排骨不多, 就只春菜蘿蔔為主。蘿蔔外淋而有爽勁, 包有微鹹的上湯味道, 不算太清甜, 但整體可以。然而春菜更好, 菜身腍淋, 口中有嚼勁無渣。菜吸有上湯鹹香味, 但更帶有微苦澀香, 餘味不錯, 感覺很好。
煎魚柳件, 外脆而有甜香。走油成形, 所以入口有飽滿感, 咬下脆口, 而肉質嫩滑, 效果也佳。初時從外觀看去還以為是豬頸肉之類, 但吃下才知道是魚吧。
緊接而來的是一個羊腩煲, 配合近來清爽涼快的溫度。羊腩炆得淋香, 連皮軟滑, 脂香飄飄。可是瘦肉未夠火喉, 入口未有散開效果。湯汁當然濃口, 油份高而不算膩口。蘿蔔, 枝竹等吸湯作料, 風味也濃, 效果也可。
入冬孖寶中來了一個羊腩煲, 又怎能沒有一個臘味煲仔飯呢?! 臘味有金銀臘潤腸, 臘鴨, 臘肉, 用料足, 暖胃窩心。
可是臘味料沒有插進飯裡, 只是鋪在表面, 所以只有表面一層能吸有臘味精華。飯身雖然粒粒炊乾, 入口乾爽乾脆, 但是風味卻不夠。如果臘味油份再多一點, 對整體效果都會好些。
最後一個是方魚冬菇肉碎粥, 潮州粥無論什麼, 加上兩片方魚, 總是有畫龍點睛的效果。方魚乾癟, 也有嚼勁, 沒有感覺太乾。冬菇片靈活, 有彈性, 鮮香味也許不錯, 令整體可以。

環觀幾個菜式, 只可說是一般水準。然而自覺例會食物都都是差不多, 不見突出, 亦不見太差, 最重要還是穩定發揮吧!!

2013年10月27日 星期日

居酒屋的沒落

很久沒有享受兩個人的寧靜, 這段忙忙碌碌的時間, 親愛的友人沒有埋怨一句。他知道現在工作的艱苦, 還有出走數個地方的舟車辛勞, 有時真的想一動不動的賴在家中, 感覺舒服。星期天, 又完成了工作, 我們倆看看戲, 然後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遊蕩一下, 總結一下, 兩星期的工作。就在途中聊聊, 忽然想起這店就在附近, 於是來吃吃。
三河屋, 原本是在黃埔一帶落戶的舊式港日居酒屋。裝潢簡單, 白色牆身, 銀框玻璃趟門。門前飾櫃放滿客人存酒, 牆上貼有清酒或燒酎推銷語句, 而且中英日三語對照。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這裡卻變成了地道居民的熱店食肆, 一個鰻魚飯, 賣到排隊三丈。到現在, 餐廳餐牌中的鰻魚飯索價卻是遠超其他蓋飯類。
打量餐牌, 看到漬物類別竟有螢光魷魚, 喜愛吃此等的我倆, 毫不猶豫就來了一個。醬油漬出, 鹹香甚足, 魷魚軟淋而有少許煙韌質感。入口腍而有鮮香, 但鹹味有點太重。一小碗有十隻左右, 感覺不錯。
另外也點了一個梅子作饀的飯團, 可是就有點失望。飯團搓得成形, 手握下甚有份量, 可是飯團的飯香味道不足。飯粒雖明分, 但是帶淋, 少了飯團飯粒的韌性。飯香不足, 亦沒有甜香, 所以酸梅知道突出, 沒有足夠的平衡。紫菜只屬一般, 雖然可以咬斷, 但鮮味不足夠。
接下來當然有招牌的鰻魚飯吧! 用上下半雙鰻魚, 口感從厚肉身上的嚼勁, 吃到了邊緣脆口的尾部質感。雖然講不上有炭烤的活力效果, 但是燒出來的質感不差, 只是覺得燒烤香味不足而已。浦燒做法, 一邊熱烘一邊加上鰻魚燒汁, 入口總有機會覺得粘一點, 但是甜香味道也是可以的。魚身部分不算厚身, 但依然有飽滿感, 然而魚尾真的脆香, 加上浦燒, 風味更好。可是飯粒晶瑩, 但質感偏淋, 少了嚼口彈性, 加入浦燒汁, 香味好一點。可是整個鰻魚飯卻獨欠了山椒粉這個能帶出甜香味的東西, 是有點失策。

環觀四周都是三兩街坊, 情侶, 沒有見到多少日本長客以居酒屋的眼光對待此店。相信餐廳的顧客層已轉型了好一陣, 然而服務方面都轉了型, 不見得有如居酒屋式的親切和無所不談。說到底, 香港人人與人的關係還是冷一點, 而且多傾中性帶負面的。

2013年10月26日 星期六

街坊水餃

星期六早上原本沒有工作, 可為我個多星期的馬不停蹄休息一下, 充充一些快樂能量。但好景不常, 客人遠從智利而來, 打電話給我相約見面, 最後就只有這個星期六的早上時間。人在江湖, 還是早上要到尖東走一趟。商討完畢, 十一時多, 還是早點吃些東西, 好好睡一覺。
一個人走到三角公廁附近, 看這個水餃店已開, 便來吃吃。這家店已來吃過數次, 老闆是北京人, 說話聊天都態度親切。餐廳主打水餃, 有蒸, 有水煮, 也有煎的。以餃子等帶有麵食, 或是飯等, 甚至單吃餃子也是可以的。
其實除了平常的豬肉白菜或韮菜餃子之外, 餐廳也有提供大蔥羊肉及茴香豬肉餃, 不過茴香等料要到冬天才有, 所以也是季節限定的。大部分餃子都是老闆特別做的, 即叫即包, 吃來更有味道。
早上來當午餐吃, 要了一個餃子擔擔麵, 要Hk$36。擔擔麵麵條幼細而白, 質感煙韌, 口感有嚼勁, 可是感覺有點似味千拉麵的質感。擔擔都湯底有輕微的花生醬接觸味道, 口中鹹中有甜, 醃菜爽口, 鹹香不錯。蔥花拌好, 清爽感覺更多, 加上餐廳的香濃辣油, 更能帶出擔擔醬的惹味。水餃四隻, 皮不算薄, 但講不上厚, 不過口感軟滑。菜肉比例香口, 有種可口的肉香味, 混入擔擔麵湯, 味道更見香口。
一個麵, 來一個杯豆漿。味道沒有特別, 只是感覺太甜而已。整體來說, 擔擔麵水準不算高, 湯底亦只是一般, 但是水餃卻是挺不錯的, 還是找找機會吃吃這裡的季節限定餃子吧!

真心的大份

好久沒有兩個人一起, 而且也有一段時間看戲, 熱愛電影的我, 這下子比較少見, 因通常最少兩個星期就會看一次。這天晚上, 看完一齣恐怖片, 心中猶有餘悸之際, 走到了旺角的街頭。素知朗豪坊旁有棟大廈基本上全部都是小品餐廳, 在外牆見到二樓寫著大大的一個"真心泰國菜", 於是便上來吃吃試試。
見餐廳內容多是少麵飯類菜式, 而且樣樣HK$80-90以上價錢, 心想:"原來這樣的上樓餐廳收費也都不便宜呀!" 首先要了一個泰式炸蠔餅, 份量十分大, 應如一個細批薄餅般大, 可是厚卻有一節半手指。炸漿鬆化, 成形而脆, 香口感覺可以, 但是味道不夠惹味。表面芽菜爽口, 蠔餅蘸上辣醬, 味道跟口感都會好一點。蠔隻身厚, 有汁, 沒有什麼鮮味, 可是口感都算可以。蠔餅整體屬一般水平。
第二個是醃豬頸肉沙律。惹味能力比炸蠔餅高, 調味的挑逗性更高。花生硬果碎香, 蝦醬鹹香, 以及其他酸辣作料, 令豬頸肉味道平衡惹味, 相信吸引。雖然越吃越覺得有點鹹, 但夾著生菜同吃, 感覺很好。豬頸肉肉質厚, 而好嚼勁, 入口淋而味道足, 是個不錯的菜式。
而再繼續是有一個泰式炒貴刁。貴刁炒得煙韌, 口中有征氣, 只是入口有點黏的感覺。醬汁偏甜, 但未算過膩, 捏上青檸檬汁, 令口感多回一份清爽平衡。喜歡的還是這個貴刁的彈力質感, 而且蝦球肉身也有彈力, 感覺都很不錯。
後來, 餐廳為我們送上兩件糕點作甜品。西米椰汁粟米糕, 入口香滑, 有濃烈的椰奶香味。上層白色椰奶味豐富, 下層西米粒粒晶瑩, 而且間中有粟米粒爽口而甜, 不錯。另外的椰汁大菜糕, 底層有椰汁味道, 上層爽口易溶, 感覺也不錯。

整體來說, 餐廳食物不算突出, 但是服務態度卻十分之好。我們沒有點特別飲品, 就只是清水也會不停為我們添, 不會視而不見。而且食物份量亦大, 我們兩人, 三個菜也不吃完, 還可打包給兩人做午餐。理解其策略是透過高一點收費, 但大一點的份量以提高最低門檻去保障餐廳人均清費來對抗鋪租。所以我相位信約埋三五朋友來吃, 分享多一點菜式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小品二人

到澳門工作, 為的是吃好一點點, 但是那天發生的事情卻好生生的打斷了我的安排。原來的牛肉麵沒有了, 說好的豬腦麵飛走了。最後, 午餐只能哽著一個杯麵。晚飯嗎? 有人接濟我, 來一個凍到硬的祥記蝦籽麵吧!! 工作過後, 已到晚上十時半有多, 沒有叫宵夜, 唯有獨個二人走去吃吃再回程吧!!
走到了筷子基沙梨頭一帶, 那邊的宵夜檔特別多。新濠仔卻是他們常說的一家, 而且上次已來過一次, 這次便自己帶著拍檔前來吃吃。其實由紅街市高士德向新龍遁方向行一個街口再轉左直行, 左邊看到24小時麥當勞, 再過加邊踐面馬路一直行。大約十個鋪位左右, 在你的左手邊就到。餐廳外面擺滿了海鮮發泡箱及牆上鑲有大魚缸, 有時外面都會排滿外賣或等入座的人。幸好那天可能是平日晚, 加上只十一時, 宵夜還早, 所以不用等位直入。

餐廳樓面約能座15個大圓枱左右, 樓上閣樓也有位, 可想而知平日排滿的人也真不少。餐廳主要還是些香口佐酒食品, 炒粉麵及海鮮為主。
第一個點了椒鹽鴨舌。椒鹽味道香口惹味, 蒜香椒香也強, 不過整體不算辣。鴨舌炸過脆口, 只是感覺有點過火。但因炸得重點, 舌根部分都脆口能吃, 反而舌心部分期望多點彈性, 可是感覺有點乾扁。不過基本上不用點上喼汁, 味道也充足。
蒜蓉粉絲蒸象仔蚌。蒸蒜蓉同樣香口, 加上椒絲吊味, 而且份量恰好, 不會蓋過象仔蚌的鮮爽。粉絲吸入象仔蚌流出的鮮汁, 加上蒜蓉鮮味, 令粉絲軟淋而好味。象仔蚌分兩半, 吸咀位置爽口有彈力, 口感飽滿, 與蒜蓉味道有個良好的互動。底層小三角白貝同樣有彈性, 但味道更鮮甜可口,一口咬下, 漸漸啖出甜香。另一邊以小吸管內藏為主, 爽口脆口, 吃下也清甜。
上湯豆苗, 份量不小, 不過一窩菜少油慢吃, 也許不錯。豆苗沒有過老, 梗依然是嫩, 但葉有些嚡。上湯鹹味太明顯, 但總吃到菜苗鮮味。加上瑤柱增加口感嚼勁, 還是可以吧!
最後後加上一個蜜汁燒風鱔, 風鱔經炸過, 同樣有點過火。外層脆而有點硬, 不過鱔身夠厚, 內裡彈性依然很不錯。外層棕金色, 脆口而香, 特別是底皮部分如吃炸魚皮般脆。鱔身經蜜汁炸後上漿, 幸好是薄漿, 啖到只是輕輕甜味。可是鱔身沒有醃過, 底味不足, 而外層則鹹味太強。老實說, 這個風鱔是有點失望的。

綜觀餐廳份量不算大, 兩個人除豆苗剩下一點點, 其他都已清了碟。吃得也輕鬆, 但就拖著疲累的身子回港。綜觀兩地的人事, 我較喜歡澳門的撲實與街坊老友式的情誼吧! 這也是辛苦工作換來的生活享受呀!!

2013年10月24日 星期四

亞豬媽的後現代生活

十多年沒有去過韓國, 然而當然知道他們的文化特質已出口得很厲害, 而且正在影響很多亞洲地區, 甚至歐美。這次有幸去了一趟, 親身感受到韓國文化的新舊交替和社會面貌, 真的開心!! 而這次出行其實也有不少認識很久, 但未有多深交的朋友參與。藉著這次機會, 大家互相都有進一步的認識, 回來後, 更會走出來聚聚。
大家為了重温一下我們在韓國的光景, 而喜愛葡萄酒的“團友”們也希望找到葡萄酒與韓菜的平衡點, 於是透過其中友人的介紹, 來到了這個韓國宮。餐廳位於尖沙咀漆咸圍街中, 門面外牆用上仿石磚佈置, 入口拱門, 有特色。入內光猛, 裝潢跟一般韓燒店沒兩樣, 內堂能坐小說十枱人吧。但其實餐廳還有另外一邊, 跟這邊一樣大, 而且中間通道有獨立房間。深入了解後, 其實餐廳一點都不小, 可是樓面就只有兩位“亞豬媽”而已。
只有兩個“亞豬媽”打足全場, 縱使是只開半邊而有七成入座, 也已令她們忙得不可開交。再加上韓國人, 不論男女, 說話都是爽直無尾音的, 所以難免也會令人覺得服務態度有問題。而我四席上四人, 當中也會有人對她們的服務態度產生一點點疑問。但其實當她們後來少人一點時, 也會走過來跟你有講有笑的呀!!

然而前菜方面, 款式不算太多, 約有六至八款, 令碟小口小口的樣子。味道比我們在韓國吃的整來得清淡一點, 亦沒有那麼鹹。要麼就是如銀魚仔的甜甜口味; 或是如醃蘿蔔乾凡鹹鹹爽口; 還是如泡菜般微鹹而辣。整體算是可以的, 而且相信吃完的, 她們可以再添一些。
由於我來得較遲, 所以來到的時候就上來了一個朋友先點的泡菜煎餅。煎餅底面兩邊煎好, 平面有焦脆。外層入口先是有種焦香脆, 然後內層入口會有散開的質感。這個煎餅沒有太多的粉, 口中不會有太臃腫的糕粉感覺, 不錯; 而且泡菜質感爽口而帶點鹹鹹的, 效果不錯。
而我們四個人, 來了一個二至工人套餐, 再加些單點食物。而套餐上除牛肋骨肉外, 還有一個烤豬肉或烤雞肉二選一, 我們選擇了烤雞肉。烤雞肉, 餐廳用上雞柳肉條, 肉質軟腍可口。雞肉經烤過之後, 成形而入口軟淋, 經由調味醃過, 底味不錯而不會太嗆。可惜"亞豬媽"不斷擔心鐵皮烤焦, 常常將我們已扭大的火轉細, 令雞柳沒有了焦香的效果, 不過質感卻是不錯的。配上的是朋友帶來的一支希臘南部Nemea地區的Agiorgitiko紅葡萄酒, 果味不錯而帶點輕柔, 配上烤雞肉不錯!!

順帶一提, 餐廳有提供簡單的葡萄酒杯, 不過收開瓶費HK$30/支, 還是一個挺商宜的價格吧!!
接下來另一個燒物當然是牛肋骨肉吧!! 牛肋骨肉在香港的韓燒然而十分普遍, 但是對韓國來說牛肉是比較貴重的, 所以在韓燒也不是常有的, 反而燒五花腩卻是比較多一點。而這個牛肋骨肉當然沒有入口溶化的質感, 而是有嚼勁咬口質感的那種, 牛肉味道越咬越濃的。可是餐廳醃卻選擇用上較甜的味道醃法, 令牛肉燒過之後, 甜味有點突出。在我們廣東人的口味上來, 相信都是較喜歡原汁原味的好一點。然而配上的會是帶來的一支澳洲Coonawarra地區的Cabernet sauvignon, 果味更濃郁, 口感更重, 適合配上牛肉呢!!
然而套餐內也包括一個湯, 這是一個泡菜豆腐湯。泡菜辣味不濃, 但是有點點酸度, 開胃而暖笠笠。泡菜入口亦有爽爽嚼勁, 豆腐滑溜, 飲完酒後喝這個更舒服。
套餐之內, 還有另一個東西, 這是一個石頭鍋飯。但由於"亞豬媽"太忙, 而她們也迫不及待的快手將石鍋飯攪拌而分, 所以影到的就只有我這一碟, 而所有食材都已給混合。而個人口味來說, 我較喜歡石鍋上桌先放一會不動, 等石鍋熱力將飯的接觸點結成輕輕的飯無時, 才加入韓國麵豉辣醬攪拌。這樣飯焦脆口而香, 混入辣醬惹味, 再加上如紅蘿蔔絲, 芽菜等的爽口, 口感十分的不錯。這個飯也能做到這樣, 不是因為"亞豬媽"懂我的心意, 而是她真的太忙, 未有時間幫我拌一下, 所以才可有如此動人的飯焦脆香
吃過了整個套餐之後, 朋友帶來的那一支西班牙Sherry的Palo Cortado還是未有太多的動靜。這時卻點來了這一個韓式生牛肉。生牛肉一條條切成細方條, 奉有香香的麻油, 一隻雞蛋, 還有一堆的雪梨方條。這個的生牛肉其實整體都挺喜歡, 正正是因為那些梨的方條不太甜, 令涼涼的生牛味道令能啖出味道。而且生雞蛋增加黏口質感, 加上麻油香味與梨條的爽口, 是一個很好的平衡和配搭, 全晚最喜歡這個。
而正因大家對燒烤依然意猶未盡之際, 我們便點上了一客牛脷。但相信是因為用料的問題, 牛脷又硬又乾, 入口嚡有點過份。老實說, 這個石說是全晚的一個大污點。無論這個牛脷只以大火輕煎數秒, 或是燒得完全捲曲, 它的質感都如砂紙一樣嚡和一樣無味。最後數唯有強力捏上檸檬汁, 先以酸度醃一醃再燒, 最少有一點味道吧!!
當我們差不多吃到最後的時間, 朋友的那支Sherry酒依然還有著不少, 所以突然靈機一動, 找上一味韓國地道好菜配上這一個經典的西班牙加烈酒。這味醬油醃蟹, 絕對是鮮味的代表, 也是與這支酒的絕妙配搭。這個醃蟹用上醬油將生蟹淹死, 醃上其他配料而吃, 蟹肉煙韌軟綿, 涼口而鮮香。這個效果也都可以, 有點點的蟹膏甘口, 醬油也不是太鹹, 伴以白飯鮮味感覺更明顯。不過用料不算得是很好, 相比起在首爾景福宮旁的大瓦房醬油醃蟹, 無論用料還是效果都是略遜一籌, 不過依然令我們吃得開懷。
正因我們點上了生醃的蟹, 於是"亞豬媽"便替我們送上了兩個小小的醃物, 以便伴上白飯第一。第一個是一個甜甜的蟹仔醃物, 外殼脆脆, 但殼厚的位置也挺硬的。味道帶明顯很甜, 有點過強, 伴飯也許可以, 但整體一般。
然而最好吃還是這個, 這是一些經過醃的草葉植物。用上了很多很多的香料及辣椒, 是有很惹味的香辣感覺。伴飯之後, 味道更有芳香, 估計應該是混有一些紫蘇葉之類的材料。入口有少少甜味, 但辣味與芳香為主, 當中也有點鹹, 質感有點煙韌, 感覺特別。

整體來說, 餐廳的食物口味有好有壞, 價錢不算便宜。不過在一個連吃辛辣即食麵都要俾上HK$50多元的世代裡, 給出HK$500-600元吃這一頓飯, 也許不過份吧! 然而最好還是趁"亞豬媽"有機會跟你交流講講的話, 感覺會更開心一點。

2013年10月23日 星期三

歌唱家的羊腩煲

每次到澳門工作, 有時即日來回, 而回到家已是三更夜半, 說真的是一句辛苦。不過可幸的是從我的工作, 能夠認識一班喜歡飲食的朋友, 而且他們也會周圍帶我飲飲食食, 這種感覺最是開心。澳門街上, 能有地攤檔的機會比香港的多, 最少宵夜時份也能見到五花八樣的宵夜選擇。香港地方較大, 絕對數字依然較多, 但選擇卻是看得出的越來越少。
原本朋友跟我說要去吃街邊羊腩煲, 初時真的有點抗拒, 因衣著不能令我坐得放鬆, 而且天時未涼, 大汗熱的我是有溶掉的可能。但聽朋友已在此坐下, 於是便戰戰兢兢的來。但來到這裡, 簡直令我錯愕歡喜。不是因為特別涼, 而是這樣的風味香港再也難求。
地攤其實位處營地大街至關門正街交界, 從之前說過的金馬輪在營地大街上一路走過去, 在分岔路上就已遇上。地攤檔只在晚上開檔, 初時以為必是宵夜勝地, 但原來地檔到十一時多已告打烊。只賣一味羊腩煲, 而且有限數, 賣完收工, 而且也設外賣。據聞地檔試過黃昏五時半開檔, 最早七時四十五分已賣光收檔, 可謂如格蘭披治的最快圈速紀錄一樣難破。
檔攤沒有什麼特別, 就只是一個車仔檔, 賣羊腩。這樣的車仔檔不像大排檔, 他們朝行晚拆, 早上來時, 一點痕跡也沒有。然而香港就是容不下這個!! 你說這樣的車仔檔會影響市容嗎? 先進如首爾, 東京都有, 那為何香港不可?? 
羊腩煲分例牌或小的, 分別是MOP 170及MOP 90。然而我們的是朋友加料的一個例牌加一個細, 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大煲, 五個人吃, 夠吃有餘。
羊腩打從每天下午就已開始炆煮, 據聞店主每天一邊歌唱一邊炆肉, 味道隨心情與歌曲的激昂性而有所改變, 所以每天吃到的不會太一樣。朋友打趣的跟我說: "今天唱的是張學友, 所以感覺還好, 如果是迪克牛仔的話, ....... 要準備多點酒!!"
這裡的羊腩煲的另一個等特點是用上明火炭爐燒烤。炭火先經在店邊地上磚爐培養著, 令爐火熬烘烘才整個上桌。而加炭也是要先將熱騰騰的羊腩煲拿起, 再從店邊地下夾出熱炭入爐, 所以爐火不需很久已回復生氣。
試想像如在冬天時間, 能有這樣一個炭火爐放在你面前, 是何等的窩心快樂?! 
等不多久, 羊腩煲開始滾。見湯色深沉, 羊腩肉堆至稍有露出湯面, 下面還已加上一份枝竹。湯身挺拔, 深色而有油光。呷一口, 湯味濃而帶點鹹, 入口有點漿口, 但是十分惹味。羊腩一件件分明, 如燒腩般直條切法, 上層皮的部分軟腍可口。入口沒有化口的質感, 但就軟而略韌。下層有肥膏, 是有鬆化, 因湯汁濃口, 所以油脂香不明顯, 而且亦沒有羊羶味。下層瘦肉軟腍, 反倒有點入口散開的效果, 肉質一然然, 不煙韌不黏牙。整體來說, 羊腩味道不錯, 如喜愛濃味的話, 這個風味一流; 但愛淡的就略嫌鹹了一點。
汁醬方面, 來一碟腐乳醬, 而旁邊混入些辣醬。原來這樣的風味, 可令腐乳醬鹹味減退, 而且更可提升味道複雜感。加上椒絲, 口中還有爽口感。然而這相還少了一樣東西, 就是從檔口內掐上一堆檸檬葉絲, 香味更加提高。
配菜方面, 枝竹已是必然選擇。冬菇, 是細隻的花香菇, 菇唇厚而滑, 味道甚香, 亦是相當的可口。個子小小, 反而味道香濃。而另一個好選擇當然就是一碗之前已煲淋了的蘿蔔, 蘿蔔相信是下午時以羊腩煲煎水的上湯煮淋。一碗上桌, 筷子一下就能捅進, 但仍保留質感, 只是再加入湯再煮, 味道滲進而不太鹹。一口咬下, 上湯汁味湧出, 效果十分好!!
而接下來還有叫上這個炸芋頭片 (請原諒這些照片都是有點鬆郁濛, 所以我實在太過興奮, 而急不及待的在吃了)!! 這些炸芋頭片不是放湯吃, 只是炸得薄薄脆脆的, 香口而惹味, 令人難以抗拒。老實說, 芋頭片在上桌的頭個半小時, 完全沒有淋掉的狀態, 但放得久了, 難免亦有點硬。

其實在吃到中途, 老闆還來加料, 送上三件野豬肉件給我們吃。味道十分好, 而且有原隻豬耳仔的豬頭肉, 吃下肉感很好, 而又不覺得粗糙。有嚼勁質感而咬得一點都不辛苦, 反而有少少羶香。可惜老闊手勢太快, 來不及怕照呢!!
最後來的一個絕妙嬌娃, 當然是一個公仔麵吧! 平時火鍋, 我會建議公仔要分兩半而下。因鍋小, 而且沒有太多人吃, 分兩半, 麵能掌握時間好一點, 而無剩餘。但這個鍋十分大, 一個麵落下, 麵餅能均衡散開, 怕就怕你們一口氣吃不完了!!

這夜, 不需好酒! 一個風味羊腩煲, 五個粗獷大漢, 數之不盡的啤酒樽, 謂不完的話題, 足以令人津津樂道。

2013年10月22日 星期二

深宵的野良犬

上星期二可說真的是個搵食日, 只有下午排程工作。結果, 午餐到了兩家吃吃; 晚飯才飽了一頓, 又被叫到了宵夜喝酒。晚飯後, 跟朋友運動一下, 從新馬路徒步走到了皇朝。跟朋友來到了這家熟人店, 一手就亮出七八支葡萄酒, 請恐怖!!
餐廳名叫Nana, 位處皇朝地帶之上。該區四處也不少夜店, 酒吧, 的士高, 會所沿途不絕。然而他店卻在靠靜一點的內街轉角位置。萬估不到一家貌似cafe西餅店, 卻可開到這麽的一個半夜, 而且還有端好的葡萄酒杯呢!!
店內大廳為一般cafe格局, 擺有一個方一個方的梳化。來時, 樓面也有三兩枱人客, 基本都是來吃飯慢聊的樣子。
沿門口旁樓梯走上閣樓, 是一些高櫈酒吧枱擺設的位置, 然而再走出去的一個密封騎樓, 有冷氣, 但以玻璃門間開。外邊擺有三張長方枱, 給人們舒服的坐下慢聊。
才剛到不久, 朋友便點來一碟鹽酥雞。然而雞件酥脆, 外脆內軟, 可是就沒有五香粉淮鹽, 及混入紫薊藥同炸。嚴格上來說, 這不是鹽酥雞,極其量只可叫作 - KFC的爆谷雞。外層的確脆, 而且乾身爽順, 內有油香及肉質可口。結果我們吃吃聊聊, 也吃上了三四碟。
而另一個炸物就是一個炸薯角, 味道很普通, 講不上有表現。不過這類型的煎炸物品不會什麼好口味, 但就是會令人不停的吃的那種。薯角金黃, 脆口, 內裡軟淋淋, 可時時有空心及太硬的外殼。
大部分朋友都是第一次認識, 而其中亦有朋友只是剛剛收工, 所以強烈的要找上些東西吃來填肚。一問之下, 原來餐廳也有供應生蠔, 所以本著配一下香檳及白葡萄酒的心態, 要了一些生蠔吃吃。
不過不知餐廳是否不太懂處理, 還是已準備將生蠔作別的打算, 大部分的生蠔竟然已經一早打開了面蓋了。於是, 我朋友只好苦苦搜尋, 找上一些比較新鮮的來吃。我們頭尾吃了兩round, 蠔身味道口感還新鮮, 蠔肉爽口, 但已沒有鮮香鹹水了, 而且入口有點涼。第二round是由朋友親自入廚房開, 最少心理上也許會好一些, 但差別不大。
試問兩round生蠔又怎能滿足那位一天辛勞工作過後的朋友呢? 接下來便由另一位朋友點上兩個外表差不多pasta, 但他堅持兩個是不一樣的。他說: “看過餐廳之後, 這兩個是最好的”! 第一個是個忌廉汁為基, 三文魚粒及蘑菇為主菜的菠菜闊條麵。菠菜闊條麵做得重身, 口味不濃, 而盤底也有不少的忌廉汁剩下來, 麵身亦沒有粘上太多油, 感覺不錯。只是味道略淡, 三文魚是冷藏貨, 質感較硬, 味道淡而死實, 只可說是中規中矩。
而第二個pasta的賣相與第一個的近乎一樣的, 只是三文魚不見了, 換來了一些蘑菇及帶子。(但老實說, 我在上一碟也看到有帶子!!) 不過這個盤底忌廉汁明顯少了一點, 闊麵依然口感不錯, 汁醬還有洋蔥的清甜香。可是, 問題又是那些較死實的帶子, 質感不厚而感覺生硬, 整體還只不過是一般而已。

綜觀來說, 我是喜愛這家餐廳的氣氛與幽靜, 特別是在這時候也依然燈光火著, 沒有露出半打烊的狀態。可是食物還都只是一般, 不過勝在能飲酒聚腳, 與新知舊遇痛喝一翻, 十分盡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