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7日 星期日

居酒屋的沒落

很久沒有享受兩個人的寧靜, 這段忙忙碌碌的時間, 親愛的友人沒有埋怨一句。他知道現在工作的艱苦, 還有出走數個地方的舟車辛勞, 有時真的想一動不動的賴在家中, 感覺舒服。星期天, 又完成了工作, 我們倆看看戲, 然後在街上漫無目的的遊蕩一下, 總結一下, 兩星期的工作。就在途中聊聊, 忽然想起這店就在附近, 於是來吃吃。
三河屋, 原本是在黃埔一帶落戶的舊式港日居酒屋。裝潢簡單, 白色牆身, 銀框玻璃趟門。門前飾櫃放滿客人存酒, 牆上貼有清酒或燒酎推銷語句, 而且中英日三語對照。可是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這裡卻變成了地道居民的熱店食肆, 一個鰻魚飯, 賣到排隊三丈。到現在, 餐廳餐牌中的鰻魚飯索價卻是遠超其他蓋飯類。
打量餐牌, 看到漬物類別竟有螢光魷魚, 喜愛吃此等的我倆, 毫不猶豫就來了一個。醬油漬出, 鹹香甚足, 魷魚軟淋而有少許煙韌質感。入口腍而有鮮香, 但鹹味有點太重。一小碗有十隻左右, 感覺不錯。
另外也點了一個梅子作饀的飯團, 可是就有點失望。飯團搓得成形, 手握下甚有份量, 可是飯團的飯香味道不足。飯粒雖明分, 但是帶淋, 少了飯團飯粒的韌性。飯香不足, 亦沒有甜香, 所以酸梅知道突出, 沒有足夠的平衡。紫菜只屬一般, 雖然可以咬斷, 但鮮味不足夠。
接下來當然有招牌的鰻魚飯吧! 用上下半雙鰻魚, 口感從厚肉身上的嚼勁, 吃到了邊緣脆口的尾部質感。雖然講不上有炭烤的活力效果, 但是燒出來的質感不差, 只是覺得燒烤香味不足而已。浦燒做法, 一邊熱烘一邊加上鰻魚燒汁, 入口總有機會覺得粘一點, 但是甜香味道也是可以的。魚身部分不算厚身, 但依然有飽滿感, 然而魚尾真的脆香, 加上浦燒, 風味更好。可是飯粒晶瑩, 但質感偏淋, 少了嚼口彈性, 加入浦燒汁, 香味好一點。可是整個鰻魚飯卻獨欠了山椒粉這個能帶出甜香味的東西, 是有點失策。

環觀四周都是三兩街坊, 情侶, 沒有見到多少日本長客以居酒屋的眼光對待此店。相信餐廳的顧客層已轉型了好一陣, 然而服務方面都轉了型, 不見得有如居酒屋式的親切和無所不談。說到底, 香港人人與人的關係還是冷一點, 而且多傾中性帶負面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