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1日 星期四

重拾舊情

以前日子, 每到農曆九月十月, 總得約約朋友到家, 弄餐大閘蟹吃吃。近五年試過幾次, 與之前味道相差甚遠, 而且價錢更一年貴於一年, 所以更沒有多少意慾吃大閘蟹。所以今年索性揚言不想吃, 無論是什麼荷蘭來的, 什麼湖來的, 什麼江蘇種的都不感興趣。可是卻得到朋友前輩們不停的邀約, 老實說, 已推掉了不少。反而今年取而代之的目標卻是價錢商宜, 但風味一絕的奄仔蟹。順道這趟跟一個很久沒見的老酒友慶祝他的榮休之喜, 來到鯉魚門吃吃海鮮聚聚舊。
吃一頓海鮮晚餐, 海鮮先送上半份炸蝦丸。蝦丸色澤金黃, 外層幼粒脆口, 炸漿略薄。入口蝦丸口感充分, 富強烈飽滿口感, 但口中不油膩。蝦肉足料而彈牙, 可口而有鮮香, 甚好。
白灼東風螺, 味道相對清淡, 但更能抓緊螺中鮮味。口感有彈性而咀嚼感極重, 口中咀嚼感覺不錯, 感覺也是自由的可口感。
但是要講到白灼菜式, 這個白灼魷魚片卻更好。魷魚片不厚, 但也不算太薄, 入口彈牙而充滿飽滿感。味道雖略淡而有微鮮, 但質感更勝一籌。魷魚片咬下時是爽口脆口, 容易斷開, 從沒半分拖泥帶水, 感覺極好。
而要吃海鮮, 也少不了椒鹽瀨尿蝦。瀨尿蝦要好吃, 第一要看用料。瀨尿蝦件頭大隻, 一條能開四件, 肉身夠厚而令人有啖啖肉口味。肉中之間夾著一條約手指尾粗的微實橙紅色蝦膏, 味道乾脆而帶微甘香。
第二樣要看是其烹調功夫, 炸鑊油溫火候是其關鍵。餐廳將厚肉瀨尿蝦落鑊油炸, 殼炸至乾脆, 而下面的腳可吃。雖滿口油膩, 但惹味非常。蒜椒依附殼上, 香口而惹味。去殼後, 肉身依然保持肉汁水份, 口中還有軟滑的嚼勁, 的確一流。個人深信這類型的海鮮水平, 不可能每一次都能遇到一樣, 這次我是走運了!!
之後來一個豉椒炒聖子, 聖子爽口而有嚼勁彈性。聖子肉身不算厚, 但口感足夠, 整條入口有飽滿感, 口中有爽口感覺。豆豉味道可以, 辣椒味道只輕描淡寫, 不過惹味能力卻可以。
接下來, 朋友特意點上一個炆頭腩。頭腩走油拉得薄而脆, 頭腩膠質依然, 感覺不錯。過茨汁醬入味, 味道香濃但不會太稠, 魚鰭炸得脆口可吃, 皮位有膠質的稔口質感, 效果很好。
上湯炒的龍蝦。上次來吃過一隻十分好的澳洲龍蝦兩食, 先是刺身, 再來芝士焗, 味道十分好但伊麵處理一般。所以今次朋友來要點龍蝦, 沒有了伊麵底, 就換上了炸米粉底。當然上湯炒, 味道會比芝士清淡, 而且龍蝦比澳龍細很多。可是肉質口感依然有彈牙, 不是嫩滑, 但並不嚡口, 也算很不錯。不過炸米粉底仿然差了一點, 口感較硬, 而味道只一般。
吃到後來, 主角才出場, 一個油鹽焗重皮黃油奄。朋友問: "為何已用手去掉硬蓋, 但又有一層啡色的東西在表面的呢?" 我說: "這也是一個殼呀! 不過是軟的, 可吃"。於是手撕開軟殼, 發現整塊咖啡色的軟皮都充斥著金黃色的蟹膏。我著他吃下, 問是否感覺有如一個煎蛋角一樣, 有軟滑, 又有甘香。
如以蟹膏羶香來說, 這蟹的甘香霸度味道與漿口感覺不及大閘蟹, 但是以其香滑蛋角的味道與質感, 我更喜歡這個的輕巧與平衡。而且吃大閘蟹一般吃到後來的肉是沒有什麼深刻的口味, 可是這個重皮奄的肉質是有質感而甜味的, 肉質有咬口, 越啖越有味。
最後還再來一個海鮮料的粥, 加上魚頭骨雜碎, 花甲, 大蜆, 蝦頭, 龍蝦殼等熬過。味道有鮮香而甜的, 可是粥水可以再綿一點, 口感會更好。特別是飲了一整晚酒, 來碗熱粥更窩心。
又是一個開心的晚上, 見與數以年計沒見的朋友, 加上近年各有各忙, 難得一聚。難得大家仍為往時相提及笑, 感覺像回到初相識時的輕狂, 這種感覺更令人回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