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5日 星期六

意外的膳食

因工作緣故這兩個多月如遊牧民族般飄游不定, 感受真正的舟車勞頓, 其實連寫東西的精神與時間也是少之又少。因此才將某些食評一推再推的遲了完成, 不過這段飄泊不定的日子, 更感覺真朋友們對我的期盼與真心。我可老實不客氣的說: "我很愛他們", 因為他們知道我喜歡吃, 而且多心得很, 所以日日也有不可的好膳食。12月底才剛在山東回來不到一天, 老友突然打來約晚飯, 即晚即興的說: "他已在中環稻菊訂了兩個位吃飯"。當下有點開心, 因為一直都想試試仔家在香港一奴的天婦羅店。

未夠七時我便應約到埗, 朋友還在完成工作趕過來。看到餐廳已有四成的入座, 有些已吃到尾聲。餐廳主要分堂前酒吧, 天婦羅檯, 鐵板燒檯, 壽司檯與觀景檯桌幾個部分。從接待處旁的酒吧放下外套後直進, 見各個部分都有捧場客: 有人雀躍的看著鐵板師傅的堆著堆著; 有人一瓶美酒在桌靜看廣闊海景; 有人交頭接耳, 像有大事商討。而我則靜靜暗在一角, 喝著冰水在沉澱。

在等朋友之際, 桌上放著的有一雙沉實的木筷子, 用上稻菊紙圈套著; 格仔間格的墊枱蓆; 及有兩隻碟, 分別放在醬油與蘿蔔蓉天婦羅汁。加上了餐廳一個, 感覺幽雅, 但後來才發現, 原來在不同餐廳的部分, 擺設是有點不一樣的。

而等到齊三人, 於是我與友人各點了一個餐, 而友人的另一半則只要了個飯便足夠。而我點的是一個天婦羅套餐, 數百元一個人。先來個沙律前菜與旁邊的菠菜小碟, 不會是突出的主角, 但就是永遠百搭的存在著。小小的日式沙律酸汁, 只是輕輕略過, 而換來更多蔬菜清爽。小菠菜鮮澀的味道與數粒杞子的清淡, 開始了後面的主菜。

再來一個三點的刺身, 油甘魚刺身兩片, 厚切而令口感飽滿, 白身魚獨特鮮香而帶半點油脂。三文魚刺身兩片, 不算油脂特別豐富, 甘味亦有不足, 普通得緊要。另一款應是屬於金目鯛肉薄片, 油脂甘香當然不錯, 可是口感肉質有點韌。整體來說, 這個刺身拚盤只是很普通的用料與手功。

然而朋友點的是一個鐵板牛肉餐, 第一個來的是這個鐵板汁燒帶子。雖然帶子件頭不算大, 肉身亦不厚, 可是汁煮入味, 帶子質地富有彈性, 不錯。可是, 帶子始終還是較薄身, 影響口感的飽滿度。

而他那個餐接下來的是一個鐵板燒大蝦, 從色澤看去蝦殼帶偏黃啡深色, 汁醬附殼濃香惹味, 已是不錯。蝦肉帶微金黃色, 肉邊有條略深橙色的膏, 感覺甘香。嚐了一口, 肉質彈性不錯, 鐵板烤香與汁醬調味還好。

不等我們完結掉那些前菜, 主菜卻迅速準備在旁。我的天婦羅盛合混合多樣食材, 青椒仔, 番薯, 南瓜, 洋蔥等素菜, 另外亦有經典天婦羅的蝦隻與相信是沙的魚件。除此之外, 還有樓面能見一條條細小的穴子魚天婦羅。脆漿上得均勻而成形, 薄薄的漿包含食材原來的鮮味, 可是每到轉角位置總留有一絲絲剩餘的脆漿, 感覺有點礙事。眾多食才之中就覺得沙魚與穴子比較好, 蔬菜內裡感覺略乾, 也沒多少鮮爽感。但是穴子雖然只是橫切的一小段, 但是穴子用烤得稔淋而帶香味, 特別喜愛這個。

朋友套餐的主菜是這個鐵皮的牛柳, 他選的是比較平價的美國安格斯牛。這個我反倒喜愛吃多於什麼什麼澳洲和牛, 味道來得更好, 不過現在的安格斯跟以前的水準還是差得甚遠的。牛肉不算入口溶化, 但是從咀嚼過程擠出口中的肉汁的油脂香都挺不錯。另外, 肉質感覺也算是淋滑而有彈性, 可是火候上就似乎有點過了一點, 肉汁也相信少了一點。

而當我們吃到這個中尾段的時間, 友人另 一半的和牛溫泉蛋飯來了。這個我可沒有嚐, 但是看上去和牛口感很是鬆化, 從色澤上看汁煮好像有點入味, 而且也有不少肥肉依附著的。

而我的那個套餐的結尾是一個我很期待的天丼。個人一向對天丼十分鍾情, 每次到一些天婦羅名店吃飯就算是套餐有飯包含其中, 也總是要點上一個天丼。其實天丼的食材用料沒有指定公式, 一般都是用上餐廳剩下細碎的好料結成一個雜錦的天婿羅餅, 再配上醬汁蓋於飯中。然而這個炸餅飯用上蝦粒, 八爪魚粒等, 再加入紫蘇, 粟米等配料做成。炸餅因用料點多, 整體較厚身, 可是脆漿卻有點過硬, 這雖令炸餅成形, 但口感卻不太好。醬汁比較亦用得較少, 入口有點過乾。飯粒雖然軟, 但卻沒有太多的煙韌彈性, 令脆口的炸餅混入飯中的複雜度減少整體來說, 這個天丼只能說是僅僅合格而已。

飯後跟尾, 來一個麵豉湯及蘿蔔漬物。漬物只是輕輕以醋醃過, 味道輕描淡寫但簡單不錯。麵豉湯不太濃亦不覺淡, 只是麵豉味道卻不太足夠。

套餐去到結尾, 兩個套餐就來上了兩份甜品。甜品組合有兩個, 一個是咖啡的泡沬甜點。軟滑可口的泡沬, 輕鬆而有餘味, 感覺不錯。而另一個則是做成三層的芒果綠茶蛋糕。海棉般的蛋糕軟而香, 綠茶香味也挺強烈, 加上芒果的甜香, 感覺比之前的主菜及前菜印象更深刻。

整體來說, 餐廳食物的用料及操作水平都是可以的, 可是最大問題是能稱得上是香港一等一的天婦羅, 而且一個老實說吃不飽的套餐, 收費亦不菲。可是出來的效果卻就是一貫的沒有驚喜, 老實說, 這是有點失望的。再者, 餐廳處理套餐的法不算太多, 菜與菜之間時間太快, 很多時根本未吃完, 下一款菜式就要到了。這對於需要強烈時間控制的天婦羅菜式是一個不太能接受的情況。另外, 餐廳天婦羅爐部分莫名而來的炸油氣味與壽司檯內事無忌憚在喝酒的日本師傅也使我對餐廳的操作規章有點質疑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