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7日 星期四

好做唔做, 年三十晚謝灶

年尾時間, 辦公室工作已完成得八八九九, 只剩簡單的文件送收工作, 可是人依然要物理上固態的存在 (謝絕流流地的狀態), 因此年三十晚也要回公司。等一切完成後已約十二時半, 於是一眾同事便相約午飯, 總結一年工作。本以為早一點, 人會少一點; 而且已有些公司年尾收了爐, 所以一心想早點吃過後各自回家幹活。誰不知甫到商場內, 竟有如銀行滯提一樣墟埳。同層三四家食肆, 人人取票, 拿票是二百多近三百, 但叫號還都是僅僅一百, 有些店快有些店慢。有趣的是, 到約一時45分左右, 竟然四家店差不多同時排到我們, 於是憑各人的意願而選了這店。

午市的牛角, 主打各個細份量的午市套餐。在白飯任食的基礎之下, 配上一個肉食, 甚至簡單一點, 一個配好的拉麵或飯等。理應是快來快去, 但因假期情緒高漲, 人們都喜愛慢聊懶吃, 十分寫意。如果餐廳日日如是, 相信已不能支撐。

點上套餐可選一至兩款肉類, 而醃料上也可分鹽或醬油。而第一個餐先點了個鹽蔥牛肋肉。牛肋肉用上大火短時間燒成, 可是肉質略硬而嚡, 肉汁亦不多。鹽蔥清清的醃料, 味道不濃, 牛味也不強。

而點了另一個餐是這個鹽蔥醃來的雞腿肉與薄牛肩頸雙併。雞肉有皮有脂肪, 烤過後有點點焦香, 脆口感也可以, 但是雞肉口感略嚡。老實說跟前陣子白木屋的炭火烤雞水平相差尚遠。而薄薄的約半分厚的肩頸肉片明顯脂肪比例較多, 肉質亦較淋滑。烤過後, 肉片軟滑可口, 算太多筋, 感覺可以。

兩個套餐雖然白飯任吃, 但是也可選擇加上十多元換上這個任食的牛角飯。其實牛角飯只不過是白飯加上了芝麻, 醬汁及紫菜而已, 烹調功夫沒有更多, 只是味道多了點。而且現在發覺日式韓式菜式越來越分不開, 這個牛角飯用上的是韓國零食用紫菜, 滿口鹽味而脆口。可是, 個人覺得日式紫菜的鮮味是更加出類拔萃的。

除了兩個套餐之外, 我們還點上了些單點材料。首先是這個白鱔件, 鱔肉也算厚身, 要吃白鱔用就是要吃這肉身彈性。先用中火將鱔肉烤下層烤一分鐘, 等用質漸漸趨向成熟; 然後輕輕炸過兩邊, 再將有皮一方向下以大火烤之。鱔皮開始乾化而漫漫收縮, 逐漸變得脆口, 但必須注意火候, 不可烤得太久。否則, 鱔肉過乾而實, 口感變得嚡口。如此烤過, 皮脆肉嫩而有汁, 是當中感覺最好的。

既然吃了兩個鹽蔥醃製的牛肉, 也來個醬汁漬的牛胸肉片吧! 肉片如牛肩頸般軟稔, 牛味也不會太多。不過此肉入口時卻有些咀嚼質感, 而且邊嚼邊有味兒, 算是可以。

再來兩個材料: 一個是香草香腸, 餐廳將香草成一格格。缺口經爐火熱力迫使, 令其一個個方塊般形狀起伏, 入口質感更覺鬆化。香腸本來已熟, 肉質略淋, 肉味不濃。但經爐火烤過卻多了一分烤香, 加上燒烤醬汁, 味道變得可口。

而另一個則是蒜蓉牛油帶子。餐廳用上錫紙盤將帶子放好, 然後加上蒜蓉牛油。爐火經錫盤阻隔, 熱力慢慢變得均勻, 牛油蒜蓉遇熱, 漸漸變成汁。加上帶子初受熱, 汁水滲出, 之後慢慢回流, 將盤內汁醬收乾。帶子入口甘香, 吸引蒜蓉牛油惹味, 而且肉質有彈性, 不會太嚡, 感覺不錯。唯帶子需不停攪動, 以免被錫盤緊纏。

年尾時間, 是開心的日子。同事都嚷著要吃甜品, 而第一個來的是一個黑糖綠茶雪糕。利用黑糖深沉的甜香味道, 配合上綠茶雪糕的奶香與微微澀味, 感覺平衡而有點複雜感。

而第二個就是這個雪糕銅鑼燒。餐廳繼續利用桌上爐火, 將銅鑼燒外皮烤得略乾而焦脆。內裡的雪糕餡也因熱力迫使而溶化, 但需注意火候時間, 不宜烤得太耐, 不然內餡化掉太流質而不好吃。兩種感覺夾雜, 而硬實的雪糕有咬口, 感覺很好。

最後是這個奶皇鯛魚燒, 同樣是用上爐火將之烤得脆香。同樣是脆口, 但是入面的奶皇卻因熱力, 以令味道變得更香濃。甜香內餡加上輕輕的蛋香焦香, 再塗上涼口的忌廉, 感覺也很不錯。

縱觀各樣, 餐廳普遍的甜點反而更有特色, 而且美味。相比之下, 烤肉的午餐用料很一, 可是單點材料卻可挽來不少面子。另外, 餐廳也有用上佐賀和牛作料, 可是價錢不菲吧! 服務方面值得一提的是服務員對餐廳的優惠提供認知不一, 我們在吃飯中途曾多次被店員推介下午茶的折扣優惠。可是最後卻因為我們是入座時間未夠二時而要收回正價, 令場面有點尷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