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8日 星期六

What a sticky finger?!

到珠海工作難免有些悶, 幸好這幾年來也交落不少澳門朋友, 好讓我的粵港澳生活變得多姿多彩。見澳門朋友常常不計較拿來好酒, 這次趁行李可容下小瓶, 就帶來這支“糖水”給澳門珠海的朋友開心一番。

image

這支Ch. Pajzos的Tokaji Essencia 1999完全是酒莊的心血結晶, 皆因酒莊用上其葡萄園中最精髓的貴腐葡萄做來這瓶葡萄酒。平時坊間多見的Tokaji Aszu是由增加不同籃數Puttonyos的貴腐葡萄, 做出濃淡及甜度不同的葡萄酒。可是這瓶東西卻完全拋開了Puttonyos的概念, 全程悉數用上Botrytised Furmint, 經數年木桶發酵而做成。因糖分含量高, 所以就算花了幾年時間也只可做到7%酒精。

講到甜度, 一般的Tokaji Aszu的餘糖由大約60g/l至150g/l不等, 但是這東西卻遠超其標準, 最少含有450g/l的餘糖。從葡萄酒倒進杯子的速度與張力, 足可反映這一切。極深的棕色光澤, 略為透光的深層感覺, 輕搖幾下, 酒中糖分都形成一隻隻厚重的小腿。

舉杯一靠, 撲鼻而來的葡萄乾, 蜜餞, 乾杏甫, 焦糖, 蔗糖漿等與極甜味道扯上關係的香味, 甜香豐富, 感覺極致而年輕。

入口, 糖分味道明顯, 甜度高而質感黏。一口濃郁的熱帶水果, 乾果, 焦糖, 糖漿的稠口甜度。前段味覺被甜度完全封鎖, 中層轉化果味及甜點味道, 到後段酸度突然湧出口中, 甜香果味維持近兩分鐘不散。三線層次感覺分明, 只感甜酒年紀尚輕, 多方元素未見互相結合。意想不到15年的光景也只換來這樣的一個效果, 看來這酒最少也多陳15年才叫剛開始吧!

配搭食物, 想到了Turkish Delights, 美式的烤焗棉花糖等極甜菜式。可惜就地並無如斯絕配, 朋友只買來一個以雲呢嗱雪糕為餡的朱古力脆皮魔方。將其咬碎在口中, 灌入一口份量, 魔方溶解轉化, 餘味更帶芒果甜香, 感覺也不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