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被"老坤"的一剎

亞坤, 如雷貫耳的名字。香港人愛到星馬旅行, 此店想必是到訪食肆的優先選擇, 憑一口茶啡, 一片多士, 能吃出無限的南洋地道。在街頭巷尾, 花費不高的大前題底下, 絕對是一個美味選擇。這十年, 亞坤計劃衝出獅城, 劍指亞洲。以專利權形式經營, 先到在台灣落腳, 今年, 終在香港尖沙咀入鋪。

之前來時看到餐廳外排滿嚇人的長龍, 所以今次一心在下午五點多 (下午茶已過, 但晚飯未到的時間) 來碰碰運氣。果然人龍真的短很很很多, 如果不是因為那個安排位置的店員誤以為有些位置有人坐, 相信只五分鐘就可入內。



餐廳主打當然是咖椰多士, 不過經朋友介紹之後, 對Nasi Lamak這個星馬椰漿飯也很感興趣, 可惜這裡的椰漿飯真的一點都不敢恭維。不能說是沒有椰漿味, 就只是吃第一口白飯時才有淡淡的一口椰香, 其他的都不復見。太陽蛋過了火位, 蛋黃已近乎凝結, 用力攪開, 疑似太陽蛋分成數片, 但沒有一丁點蛋漿混到入飯中。青瓜, 紅蘿蔔絲放在一旁, 感覺十分奇怪。炸雞全翼硬得異常, 彷彿想捏開你的牙肉似的, 相信是因炸了太久, 點菜時又沒有再翻炸才會出現這效果。比一般街頭的煎釀三寶檔的過氣炸雞翼還差~!!









唯一可取的是這個辣味中而有鹹鮮香的醬, 辣味強而帶有如蝦醬一樣的鮮味, 混入飯中惹味又滋味。可是, 其他的東西真的一點可取都沒有, 所以還是不合格!









咖椰牛油多士, 是餐廳的主打小食。咖椰多士儘管有甜味, 加上牛油更加是脂香過人, 可是咖椰中的鴨蛋椰油香卻顯得十分薄弱。如以這樣的一個店, 大抵姑且合格吧!









要講到油椰多士, 我腦海內依然只有太子源源!! 一塊厚多士, 脆口鬆化, 一條由頭至尾的牛油條與咖椰, 何其滋味, 至今依然無出其右。可憐現在多士斬半, 依然只乾不脆, 咖椰不香, 牛油尚可。亞坤, 都只是如此!!









不過以一家跨國的店, 來到他國的貴租中心地帶, 又豈能只賣一塊咖椰多士呢? 當然, 繼椰漿飯這些非擅長項目之外, 還有喇沙。不過, 依然在咖椰套餐之中的, 除了咖椰多, 仲有這個滾水蛋。滾水蛋, 沒有技術, 蛋靚, 水煮時間同豉油。









這個滾水蛋豉油, 鹹味高但鮮味不夠。色, 也許不錯, 但蛋黃依然覺得太熟, 半流心半凝結, 比地道的溫度與水煮掌控差很遠。









這裡唯一可取, 相信是一口奶茶了!! 不過, 可惜我點的是鴛鴦多啡, 但茶味依然搶眼, 明顯是沖錯了鴛鴦多茶。香味很好, 入口也算細滑, 就是沒有想要的咖啡香。







總括花上十分鐘排隊, 最後只有"失望"二字。椰漿飯, 喇沙這些非老鋪主打, 只在乎客人消費增值, 表現不好也都算了! 主打的滾水蛋與咖椰也未達標, 真的是有點, 可鬧也!! 也許亞坤就只應存在於街檔, 沖一口靚茶, 令大家回味! 走企業化嗎? 就如細電視台的成功小品製作一樣 - 有了勢頭, 沒了看頭! 這個再難有下次, 更遑論開分店。

2014年7月30日 星期三

Fuller's Honey Dew Beer

image



澳門街上竟然被我撞見那家賣精品啤酒的小店, 為支持他們的熱誠, 買了兩支Fuller's酒廠所做的honey dew有機啤酒去吃泰菜宵夜。啤酒氣泡綿細而不算高密度, 色淡淺黃。朋友說他的香氣如菊花茶, 確實是有如淡花蜜清香, 感覺輕柔。入口輕快簡單, 甜味輕輕過門, 感覺不膩。配上幾口酸辣油膩泰菜, 盡顯簡單的平衡感, 簡單就是美。

明月照丹心

當一個討論去到不理智的時候, 對話也許就要說到這裡了。好不常有就是跟食友難得食飯一聚, 吃過雞煲火鍋。問: "為何韭菜餃會有魚骨?", 然而得到的答案竟是出人意表的辯說 : "是因為韭菜餡混入魚肉, 所有每隻餃有骨都是正常"的時候, 我只能半掩良心說句多謝便離開。餘下來的話題就是跟食友研究再到哪裡吃。

image



及後他們提議到這好德來再眾, 吃吃他們的小籠包。這店以前位於德興街與德成街轉角位置, 回我工事地每每經過也想試。現搬到了德興街較近佐敦位置, 碰巧有一班人, 就來吃吃。

image



小籠包一籠三十六蚊四隻, 價錢不算平。賣相東歪西倒, 只是一般, 不過味道卻不錯。雖然近收口位置皮較厚, 但整體皮也算薄, 入口汁多而有點肉鮮香。

image



糖醋排骨, 半份收費三十五元, 只有寥寥四五件。黑醋味濃, 但甜味較搶, 肉質太淋而調味流於表面, 一點都不吸引。

image



反而蒸素菜餃不錯, 一籠四隻, 收費四十元。雖則外皮頂部有點乾, 明顯蒸蓋打開了一段時間。不過餃皮也滑, 內餡素菜清鮮, 只是略覺麻油多了點, 有欠自然。

image



鮮肉窩貼三隻, 要價三十三。不過窩貼底煎得香脆鬆化, 肉餡還好, 肉汁有鮮香, 不過仍嫌油脂不夠。質感是不錯的底脆頂滑, 皮也不算厚, 但味道還差一點點。

很懷念從前上海南京步行街後巷, RMB 1.60一兩 (四個)生煎包。當然明白這一切都已不復再, 人民幣回不了頭, 再也沒有這樣的上海, 但可幸我在那個時代活過, 感謝生命! 這店雖然價錢貴了點, 但是味道也算不錯, 感謝領我來的食友, 在劣食之後有點安慰。
餐廳: 好德來小籠包店 (佐敦德興街)

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好不好又一餐

教父說要請食飯, 我總是不理三七二十一就衝去, 原因是總有機會試到一些不同的。今次說要吃Sunday Bunch! 剛巧, 這陣子星期日都只是晚上工作而已, 於是便拔足狂奔, 跟隨吃喝!



今次來到中環, 吃吃泰國菜。店舖在荷李活道, 在上半山的行人天橋底位置。店外只有其餐廳的英文名字, 不過裝潢時髦, 甚有外國酒吧風格!









餐廳Sunday Bunch以泰國菜式主打, 以Semi-Buffet形式主理。收費HK$188一個, 有個六選一的主菜, 而其餘剛小食, 湯及甜品在Bar 檯前, 以供選擇。餐廳小食有這個味道略帶甜的燒豬頸肉粒, 以及香茅蝦。香口食物少有不取悅人之理。









串燒三款, 以花生味道為主的沙嗲醬配合, 味道惹味。三款之中就以豬肉較好, 其他則有點硬。









除沙嗲之外, 還有兩款春卷, 不過可能是半自助, 菜式放久了, 質感不夠脆。









餐廳除HK$188半自助任食包一杯飲品之外, 另加HK$100也可有一小時酒精類飲料任飲。這個餐廳特製的Bloody Mary, 蕃茄濃香而辣味豐富, 感覺不錯。









前菜之中, 就最喜歡這個金柚沙律, 柚子肉新鮮, 沒有其他泰國餐廳常有的苦澀味道。柚子肉爽而有汁, 加上辣味, 馬拉盞, 金蒜的鮮味平衡, 效果可以。









另一個也是不錯的前菜是這個木瓜絲沙律, 泰式木瓜絲絲清爽, 入口有涼快感。加上汁醬少少酸甜味道, 清淨口中味蕾, 也是個去除暑氣的選擇。









主菜點上一個泰式炒金邊粉, 金邊粉彈牙有嚼勁, 花生碎惹味, 捏下青檸汁帶鮮酸味道。可惜覺得汁醬過濃, 甜味太強, 自感有點失衡, 而且蝦隻彈性不足。主菜不能說是合格!









見教父可樂飲得起勁, 還是偏要來點別的。已忘記了飲品的名字, 但記得飲品用上不少藍莓, 蔓越莓裝飾, 入口士多啤梨味中有乳酸的清涼感覺。薄荷葉味, 多種紅黑莓子的酸爽新鮮, 令人越想繼續喝。









甜品方面, 個人會選擇水果, 星期日的時間, 看著外邊下著大雨, 吃著甜甜水果, 感覺很爽。







整體來說, 前菜食物好壞參半, 我喝的飲品還選是可以的。不過可能中環地區, 地方就覺有點淺窄。又可能是這樣的原因, 半自助餐收放碟子沒有做得迅速, 加上雜飲需一杯一杯的調教, 所以服務感覺有點怠慢。

如入無人之境

我不敢形容自己是個勤力的人, 只會說自己是個勞動人民, 很多時候一星期七日也會工作, 老實說, 有時也挺麻木的。不過這陣子星期日的工作都是在晚上。拜托! 星期日可以休息多點, 而且也可找找食。


image



來到尖沙咀閒逛, 沒吃午飯, 但想來點下午茶。在K11內不停打轉, 最後來到了這家在大堂中心的普通餐室。見下午茶三十多元, 與商場內動輒六七十蚊下午茶比較之下, 二話不說便入來吃。


image



親愛的友人點了個XO醬煎腸粉, 加杯凍飲, 三十多蚊。本以為套餐收費合理, 誰知上桌時, 一碟精美的腸粉只有寥寥的十條左右。雖說下午茶並非如正餐飽肚, 但也不至這麼點到即止吧!!


image



再者, 炒腸粉油多, XO醬少以圖欲蓋彌彰。腸粉無味而厚, 油多自然滑, 比酒樓白鐵板煎腸粉要差。


image



而我點的是乳香酸菜豬大腸米線, 湯底選擇是個椰香海鮮辣湯底。點茶時, 侍應點義正詞嚴地鄭重告訴我豬大腸是炒的, 不是炸的。心想: "一, 我從未打算認為這應是炸大腸, 亦沒有發出會引起誤會的語句; 二, 就算你給我炸大腸, 放入湯中也不會好吃", 就是這樣莫名其妙。

不過有一點肯定的是疑似經理的侍者將我要的米線寫成拉麵, 最後上來仍是拉麵之外, 還有隻已壓扁的小昆蟲在飲料之中。不過, 餐廳當知道問題, 還是會第一時間幫我更換, 這還是有點安慰。可是椰香海鮮辣湯底, 除了是有點辣的湯外, 基本上之前所寫的全都沒有。大腸以酸菜混過, 也有點點南乳味, 但切得略碎而質感有點韌。米線不怎麼樣, 份量也夠可以。

老實說, 下午茶餐在尖沙咀收上三十多元, 不貴。但是侍應們愛理不理的態度, 埋頭苦幹而不理人的勢頭, 加上落錯單, 份量少, 小昆蟲等情況, 喊面也是難免。
餐廳: Ant@One (尖沙咀K11)

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萬般帶不走

可有想過自己五十歲能說出多少個經歷故事嗎? 不過可以肯定一家五十年的店鋪所載的故事比你的人生還要多數十倍。一碗雲吞麵做了五十年, 帶的是獅子山下社會的眾生相, 吃出的是一口人情味。

旺角龍記雖然結業, 但承襲而來的是細佬的大隻佬。週末收工有約, 還專程抽點時間過來試試。

image



已有一段時間沒來旺角, 可能是因為自由行泛濫, 又可能是自己已沒有了那MK味。可是就算是來到旺角也只願意走走邊旁少人一點的橫巷, 猶記得黑布街上曾有我每月訂書的American Magazines, 還有並未向外走的石磨坊。雖然兩者已不存在, 但街道仍留給我一點親切感。


image
店鋪比以前光鮮許多, 一身現代麵館裝束, 價錢也現代。桌上餐牌精美, 以大隻佬為標記, (有話說在前), 不知遲下會否發展成商標。餐廳主打辣味牛筋, 雲吞麵, 還有炸醬麵。

image

一心為炸醬麵而來, 因個人喜愛炸醬惹味多於雲吞。不過除麵食外, 剛收工正餓肚子的我也想要個小食。一碟炸魚皮, 至今麵店少有自家製, 分別就只在供應商如何。這個魚皮也算是薄, 輕輕放入湯中也能發出"嘞嘞"之聲。入口脆而不太鹹, 只是細碎小片太多, 一不小心會嗆到喉。
image

炸醬麵一碟, 配上清湯一個。用中地魚熬的湯有其鹹魚, 但蝦頭蝦殼份量不夠, 入口略覺淡而鮮味不足。炸醬麵從外觀看去已知不妙。炸醬色淡, 漿粉茨黏稠, 肉絲, 冬菇, 蔥花, 與廣東麥氏一系的做法明顯完全不同。
image

炸醬欠惹味, 茨稠但淡, 辣味不足。肉絲粗條而硬, 完全可不到廣東炸醬麵的效果。唯一尚算可取的是麵條, 拖水夠乾, 入口有爽彈感, 拉入汁茨, 質感口味都算可以。

吃過這家, 近幾天再去上環忠記一吃, 雖說價錢不一, 但水準明顯高下立見。水準能維持依樣葫蘆, 才能予人感覺專業。我曾於新大光燈也過水準不錯的。但二次再臨, 遇到認叻的亞姐說一句: "唔駛指明要爽啲啦, 我地啲麵一向都爽"! 一, 她根本不明"爽啲"的真正含意; 二, 是無視我的素求, 結果麵淋而拖不乾水, 還送上曱甴, 大好炸醬麵就挎在你的誇口之上, 請以此為鑑。
餐廳: 大隻佬麵食 (旺角黑布街)

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

簡便餐盒

是日中午來到IFC的Pret A Manger, 下雨天, 人流特別多。不過快餐店的模式, 一個人很快便找到空位。看著看著到cashier, 拿著公關送來的Coupon換個套餐, 可是他們都好像不太清楚甚麼回事, 惘然之際, 餐廳的外藉經理就走過來熱心服務。



套餐 - 芝麻雞肉壽司沙津或照燒汁三文魚壽司沙律選擇 (各價值$44), 還附上一杯味噌湯(價值$18)。我二話不說的選了後者, 照燒汁三文魚壽司沙律。









沙律內分別有酸紫椰菜和蘿蔔絲, 以及日式海藻。而至於三文魚近乎全熟狀態, 肉色由微微鮮橙到全熟的蝦肉橙色, 上面灑上黑白芝麻。









醃製過後的三文魚味道偏鹹, 而照燒汁則比較甜及濃厚, 不過配上白飯可以中和了兩者的味道, 感覺還可以。份量上, 看似是細細盒的, 但其實以一個體力勞動的辦公室人士來說, 份量亦算足夠。而且餸料的份量也可配上盒中已堆砌好的一口白飯。









套餐加HK$18, 有個熱辣辣的味噌湯, 用料不多, 只有數片昆布, 味道較淡, 但尚算大杯。畢竟也是味噌湯, 喝完後還是有點口渴的後遺。



餐廳: Pret A Manger (中環 IFC)


十全武功 (上集)

還記得年多前甘大少離世, 鏞記掌舵易手。當時生怕廚房巨變, 甘大少的生平絕技從此在鏞記消失, 所以急急相約老友們到鏞記再嚐手功菜式。每每講起吃過菜式, 總是少不了鏞記的精彩手工, 連身邊好友也聽過無數遍, 但心知上次沒有預他的份, 仍虧欠這位多年老友一餐。有次, 酒友問起: "還可否再攪一餐?" 當時心中半疑可否, 打電話給從前的舊友, 得悉原來樓面相好還沒離開, 所以也添上了半分信心, 於是便安排再來一餐。但這次菜單又不想與上次完全重複, 還有有些舊菜式也很想一試, 所以思前想後, 精心的度來了這個菜單。



老模樣的訂上三樓的貴賓廳, 坐下, 二話不說就有個皮蛋子薑。一如既往, 鏞記用上的是約27-29日的皮蛋, 溏心晶瑩, 流心嫩糯鮮味, 夾上子薑, 甜美與鮮味對應。未開飯, 已能叫人滿足。









更令人滿足的是酒友那晚帶上的全是美味的日本清酒, 配搭上絕對是優越之選。









前菜小碟再次用上了五福蘭亭的擺盤設計, 菜式上桌當然吸引在座朋友拿出相機。由上桌時乾冰氣體如泉湧活躍, 影到後來乾冰也已去到八八九九。其實原五福蘭亭這菜是用上蘭亭佈置, 模仿王羲之的鵝池模樣, 而菜式安排是五味不同的鵝菜。然而現在的五福蘭亭佈置一樣, 但可遷就不同的菜式。









第一個前菜, 同樣也是原於五福蘭亭的一味鵝腦凍。其實一味的鵝腦凍來頭不少, 故事要追朔到三十年前, 鏞記獲邀到新加坡推廣鵝菜。當時師傅研製以豬皮, 鵝骨熬湯做成凍膏, 並將鵝腦原原鑲入水晶之中。然而現在飲食偏向清淡, 所以菜式將鵝腦份量減少, 加入芫荽片在啫喱之中。







鵝腦凍啫喱湯汁入口未算化口, 但鹹味香氣不錯, 鵝腦涼口但有少許羶甘香。中層夾著的芫荽有種清爽口腔的效果, 整體感覺不錯。配上一口清爽口感的純米吟釀, 效果不俗。



第二味前菜與上次一樣, 節錄自鏞記演譯的金庸菜式盛宴"玉笛誰家聽落梅"的煙燻鵪鶉蛋部分。以木烤煙燻的鵪鶉蛋, 燻香味道十足, 而且氣味來得自然不造作。鵪鶉蛋入口涼, 蛋白肉爽而有微甜燻香, 蛋黃香味更濃, 鮮香不錯。









第三個前菜是白灼豬心蒂, 原來訂菜單之時我是要求是要上一個白灼魚皮, 可是餐廳卻回覆不可, 於是改為建議白灼豬白蒂。個人來說對白灼豬心蒂絕不抗拒, 但是因上次已吃過, 而且魚皮對用料的要求及處理卻更見功夫。







不過白灼豬心蒂也是做來不易的, 採用豬心頂部的心管輕輕剪開, 用上仔細刀功去除心管中的網紋組織才可令豬心蒂變得順滑爽口。不需要花巧的烹煮方法, 只是以水煮白灼, 豬心蒂雪白無筋, 入口爽脆而滑。鮮味不多, 但是質感一流, 而且菜式溫度較涼快, 很配合整體的前菜效果。



而第四個前菜也都是一個鵝菜, 選了鏞記慶祝七十周年"七十饌"中特製的懷舊菜式之一 - 蜜汁吊燒鵝掌紥。餐廳先將鵝掌去骨, 再用鵝肝, 叉燒, 臘腸切件, 然後以鵝腸包紥, 釀入鵝掌之中, 並以明爐蜜汁吊燒。上桌時切成一件件, 賣相精緻, 是以舊式鴨掌紥以之改良的新派懷舊菜式。







鵝掌紥入口啖啖肉, 叉燒飽滿的質感, 加上鵝肝糯口而味帶甘香; 還是臘腸的鹹香與咬口, 內餡上基本是個極好的口感與味道平衡。外層鵝掌皮的燒烤香與脆口和酒脂, 加上鵝腸的爽脆, 是多層次的質感提升。還有蓋上蜜汁而燒, 甜香中有鹹鮮味道, 用此代替肥瘦叉燒頭作燒味前菜, 感覺有過之而無不及。



最後一個前菜是鏞記的另一個得獎名菜 - 松子雲霧肉。此菜來頭也都不小, 菜式乃1999年國際美食大賞的金賞菜式。雖說鏞記要數獎項的話, 無論菜式, 餐廳, 還是個人獎項, 真的寫足三千字都寫不完, 但是這個菜式到至今每個人去吃都總是好評如潮。而且此菜式是甘大少跟據明代袁枚的"隨園食單"中所述的熏煨肉的描述而製成的菜式。







松子雲霧肉用上頭抽及酒醃之, 以火煨燉後, 之後再作輕微燻煮, 加上松子鬆化, 做成如斯經典菜式。五花腩肉, 肥瘦相間, 少說也有四至五層。雲霧肉未到口已感受到煙燻香味, 但見面層豬皮上色晶瑩, 如油光極重的古玉琥珀。入口質感真如名字般的啖雲嚼霧, 口中瞬間如無物, 只剩下煙燻香味與脂香油香。然而松子的鬆化脆口, 也可為雲霧肉提昇質感層次, 再者餐廳在菜式旁邊提供上的一個酸爽的萵苣粒, 以作平衡口中過膩的油份, 可謂想得周到。可是更好的就是配上一口酸爽度高的純米大吟釀, 比萵苣卻來得更好。



只是一個五小碟前菜就已如數家珍般的一一道來, 可知接下來的也不是什麼無名小菜。接下來的一個與松子雲霧肉一樣, 也是1999年國際美食大賞的金賞名菜。當年餐廳特為紀念千禧年而創作的一個菜式, 名叫"風雲際會邁千禧"。









菜式名字氣勢十足, 用料亦都不少, 感覺如香港般的多元薈聚, 集於一堂而共享盛世。菜式主打以手撕龍蝦肉, 配上紅蘿蔔, 椰子肉, 碌柚肉, 海蜇, 西芹, 加上脆麻花, 砌出很有條理的賣相。配料上有芝麻, 鹽, 橘油及花生碎的加上, 為味道與質感做平衡。









其實菜式有如一般撈起菜, 以不同的配菜伴以魚生主菜混合, 然而這次餐廳用上是手撕的龍蝦肉。樓面店員先將碟內的各樣配菜撈好, 從一絲絲的手撕龍蝦肉之中攏起了藏在底下的脆麻花。









見店員小心翼翼的將不同配料混好, 各樣切成絲的東西, 如西芹, 紅蘿蔔, 椰子肉條等完完全全的混合起來。一邊的撈, 一邊心中盤算加入調味的時間與安排。看不同的顏色的食物差不多均勻分配之中, 店員拿起調味碟, 先將花生碎分兩次加入盤中, 再撈起。









之後再加入少許鹽攪拌, 再將橘油撈入, 提升整體味道。最後還將沾有橘油食材之上灑上芝麻, 令整體惹味感覺提高不少。雖說只是一個撈起菜式, 但見店員一絲不苟的處理與步驟, 可見他們對食物的表現也有所要求。









當店員鄭然宣佈完成, 於是每人分到一小碟, 內裡用料已混以為一體。筷子夾上一小撮入口, 感覺到龍蝦肉軟滑而有彈牙, 脆麻花脆口而乾, 混入了柚子肉與椰肉的水果爽潤感覺, 西芹與海蜇爽脆和彈牙, 加上花生碎與芝麻的惹味; 以及各方天然味道和調味合而為一, 使菜式得到豐富的味道與質感平衡。感覺中, 它就似一道完整的藝術品, 口中不能講出那一個味道最搶眼, 亦如一幅畫般講求整體意境。風雲際會果然名不虛傳!









如此完整的一味菜, 要配酒並不容易, 因為菜式自身已是極佳的平衡。因此這頓飯中似是有意無意的選上這支味道與質感極平衡的日本清酒。位於廣島縣笹之川酒藏出品的平成二十四年袋吊大吟釀原酒。此酒由南部杜氏流派代表 - 佐佐木幸充, 採用袋吊方, 以非人工壓榨方法製造, 之後於低溫熟成, 每年產量只一百五十枝。口感順滑細緻, 米味果味濃醇, 酒中餘味十足, 與百味聚一的風雲際會邁千禧互相揮映著。









席間, 餐廳也有安排靜悄悄的兩碟XO醬, 基本上菜式吸引, XO醬只可充當陪客, 整晚鬱鬱寡歡。不過偶一單吃醬中瑤柱, 發覺醬身足料, 略鹹微辣, 越吃越有味, 從此也喜歡上。









只兩味菜便如痴著迷, 再來一味夏天菜式, 而且也是尚佳的佐酒菜。這個炒落地丁香, 顧名思義, 落地乃是落花生, 丁香則為田雞腿後的兩粒小肉。這菜以此兩味為主, 缺一不可, 但是附以平衡, 餐廳加上菜甫, 馬蹄, 以及夏天當時得令的夜香花。夜香花一朵朵小花精緻, 有去暑氣的作用。雖說此花乃冬瓜盅必有配料, 但現今世代的冬瓜盅能索得夜香花的已是不多, 現在卻可有數不清的份量, 真是大快朵頤。據說此菜於不同時節也有機會配上不同的配料菜式, 但主角卻不會改變。









既然丁香乃田雞腿後的兩片小肉, 試想想如果要炒一碟如斯菜式需用上多少田雞呢? 數量上真的不敢想像, 可是味道卻不錯, 清淡中有清涼香味, 感覺自然。夜香花感覺涼快, 青澀味道邢有點苦甘; 馬蹄爽口1而脆, 味淡但與之很匹配; 最惹味還是要數菜甫與花生, 口中"咯咯"作響; 加上田雞腿肉, 細粒軟滑但帶有彈性。菜式雖說整體清淡, 但是越啖越有味, 而且配上日本清酒的鮮香, 感覺是說不出的舒暢。







猶記得多年前在國內一酒家中嚐過一味鎮級的得獎菜式叫作"萬馬奔騰", 菜式用上馬蹄, 西芹, 粟米芯, 腰果等爽口的用料全都炒成一盤, 入口咀嚼, 口中"咯咯"聲的作響如萬馬在口中奔騰一樣。那次與友人試過, 全都笑翻了, 因為牙齒吃不到第三口已覺得很累。可是這個明顯比"萬馬奔騰考慮得更同全, 平衡感更好, 味道配搭更見一班。

鏞記之內要吃的菜式數之不盡, 典故還多的是。接下來還會有下半截的菜式記下來, 不過篇幅不想過長, 所以分成兩截, 還望見諒!!

餐廳: 鏞記 (中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