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9日 星期三

時刻進寶

日本料理變化多端, 香港人一向喜愛。就算韓風吹襲正烈, 亦無損香港人蒐壽司刺身的激情。不過市面一眾的連鎖壽司店中, 能有時令的魚料食材卻不甚多。然而除卻它們以外, 還是要定時花一點錢, 吃吃好的。

和幸日本燒肉料理的相片 - 銅鑼灣)



當中的日本料理頏廳, 和幸是我的一個選擇。近年銅鑼灣店努力擺脫純烤肉的形象, 由主廚昌哥主理, 將季節限定的食材注入店內。

和幸日本燒肉料理的相片 - 銅鑼灣)


秋末冬初, 魚料由秋刀, 鱈場蟹慢慢改變。這晚來吃的先是一面頂部的寒鰤 (ぶり), 寒鰤是油甘魚的深海大魚版本, 擁有極豐富的油脂。與其說二文魚腩油香好味, 我請求你花多點錢試件極美的寒鰤腩。完全能跳出你對白身魚的想像, 白身魚油白是獨一無二, 而且肉身滑溜, 油香可至一分鐘以上不散, 但又不覺膩口。


接下來的是一件鯖魚, 銀皮魚多是春夏時節當造, 但九州地區鯖魚還有機會吃至秋天。當然, 輈鰤理應還要多等一至兩個星期才最當造, 但已經明顯比鯖魚好。不過新鮮鯖魚吃的還有一口鮮味, 魚鮮味道比寒鰤要強, 始終銀皮魚的特性多是如此, 然而口中嚼勁比寒鰤宙彈性一點。

最後是左邊的一件經輕輕火炙的赤鯥。同樣也是秋冬之物, 也是銀皮, 但帶淡粉紅色。肉質彈性好, 皮略厚但可吃。魚細而味濃, 野生的手釣赤鯥可以是日本漁民的無價寶。皮脂部分經輕輕火炙, 令脂肪半溶, 魚油豐厚到連吃後碟底也是亮光光的。



和幸日本燒肉料理的相片 - 銅鑼灣)



朋友每次來嚷著都要吃這裡做給我的海膽軍艦。仔們有如海膽雪糕一般的融化口感, 但事實是甘香可口。用料上, 餐廳不時會有不同的食材。早陣子用的是馬糞海膽, 瓣數妯密, 色深帶金黃。這次吃的是加拿大海膽, 但是其甘香得過分的填滿口中每一吋, 令人滿足。





和幸日本燒肉料理的相片 - 銅鑼灣)
接下來的看似一件平平無奇的吞拿魚。如要跟"潮人"說一句: "識食梗係食呢啲!"的話, 相信有食吞拿魚也該吃這個叫"腦天"的部分。今時今日香港人吃吞拿魚吃得精, 什麼Otoro, Chutoro。識食的吃藍鰭吞拿魚背內肉Akami, 甚至魚骹位, 我的最發Kamatoro。但是"腦天"卻又是一件一生人總要吃一次的東西。



名叫"腦天"即是吞拿魚頭, 眼對上頭頂近天靈蓋的兩條小肉。魚油香不亞Otoro, 同樣有筋, 但是筋可逐步逐步咬斷, 而且越嚼越有味。整條吞拿魚重數十斤, 腦天只有兩小條, 可做約四至六件壽司。可是這件東西卻因魚油太強, 所以吃壽司比單吃刺身好。



和幸日本燒肉料理的相片 - 銅鑼灣)



今天晚上真是重口味之選, 幾件油香強大的魚料之後, 再來這件火炙左口裙邊。壽司上手已感覺到魚油由指油流到兩指之間。火炙香味停在手上, 吃後依然還有。





和幸日本燒肉料理的相片 - 銅鑼灣)


當然, 刺身壽司也能滿足, 不過還是要有點"米氣"。天婦羅飯用上仿日本米, 粒粒晶瑩, 附上天婦羅醬汁, 惹味。天婦羅水準不算高, 但炸漿均勻, 不厚不薄。蝦肉彈性不足, 但其他配菜如茄子, 番薯都覺不錯。





和幸日本燒肉料理的相片 - 銅鑼灣)


一個飯不夠就來個稻庭烏冬暖胃。手打的急凍烏冬, 依然滑溜中有彈性, 嚼勁不錯。素菜配料, 感覺清淡, 湯身暖胃。有木魚, 昆布香味, 味道不嗆, 但也難突出, 用來收結也許恰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